“占中九子案”宣判日实录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04.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占中九子案”宣判日实录

历时79天的香港2014年「雨伞运动」 「占中九子案」于4月9宣判,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等9人全部被裁定煽惑公众妨扰等罪名成立。本周三早上法院判刑,4被告被判实时监禁,3被告获缓刑,最年轻的张秀贤被判社会服务令。

(德国之声中文网)其余社民连副主席黄浩铭及立法会议员邵家臻被判入狱8个月;而民主党李永达及学联前常委钟耀华判囚8个月,缓刑两年;案中唯一女被告立法会议员陈淑庄由于要在两个星期内进行一个危及生命的脑部手术,所以延至6月10日再宣判,陈可继续保释。

戴耀廷及陈健民刑期最重

法官陈仲衡指出,认同“占领运动”是一场争取政制改变的运动,获得香港众多市民的支持;而整场运动不涉及暴力,也不涉贪欲、愤怒和钱财,被告们出于对争取普选的理想和保护被捕的学生领袖;然而,陈官批评,被告们没有顾及一般老百姓所受到的交通及生计的影响,案件令行车道阻塞,大量巴士需更改行驶路线。陈官指出,虽然被告们准备了承担自己的法律责任,惟其造成社会的过度不便,却是很多其他人要承受的后果。因此,从参与占领人数,和占领的持续时间等,较过往涉及公众妨扰的案例严重,判处罚款和社会服务并不以反映控罪的严重程度,而监禁是唯一选择,并以18个月为量刑起点,考虑戴和陈的品格良好,各获减刑两个月,判二人实时入狱16个月。至于另一名发起人、75岁的牧师朱耀明,陈官形容朱的求情信令他印象深刻,对他过去为社会献身,尤其对他帮助滥药者和艾滋病患者的行为深受感动,再加上考虑他年纪及健康情况,决定判处缓刑两年。

另一方面,陈官接纳9名被告中、年纪最轻的张秀贤之社会服务令报告,认为他犯案时不足21岁,人生阅历不丰,相信社会服务令是合适的刑罚,因此判处他200小时社会服务令,需于20个月内执行。

China Hongkong Regenschirm-Opposition (DW/Vivien Wong)

支持者拥抱陈健民

被告互拥作别 

在法官宣读刑期时,各被告均表现冷静。朱耀明和其余被告拥抱作别,期间泣不成声。陈健民则向旁听席高举手臂。而黄浩铭被带走前在犯人栏内高呼:“法官阁下,感谢判刑,我们争取民主普选的决心是不变的。”

戴耀廷、陈健民的代表律师其后表示,二人会就定罪及刑期提出上诉;另一方面,代表邵家臻的律师亦表示会积极考虑提出上诉。

散庭后,毋须入狱的一众被告步出庭外,在场支持者鼓掌数分钟。被判监16个月、缓刑2年的朱耀明激动痛哭,他指由2013年起与戴耀廷及陈健民发起“占领中环运动”,过去五年间,他们仨从未分开。朱表示记挂二人在狱中的生活及家人,形容自己的心时刻与他们在一起。

五年期三子从未分开

陈淑庄进一步透露病情,指由于预备入狱前做身体检查,发现左脑有一个直径 4.2 厘米的肿瘤,压着脑干,医生建议她一至两星期内要做手术;而被判监8个月、缓刑两年的钟耀华代黄浩铭呼吁大家继续加油,参与4月28日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游行及六月四日及七月一日要上街游行。同被判监8个月、缓刑2年的李永达表示,将与律师团队在法律上及监狱生活上给予4名入狱者最大支持,重申希望市民在4月28日能上街游行。

早上8时不到,逾百名支持者丶数百传媒人已在法院等候九子, 现场不少敎友更高唱"We shall overcome” ,并为九子祈祷,不少支持者含涙与九子拥抱。

九子判刑前联同支持者拉起写有“不废江河万古流”的大型横额,高呼“我要真普选”、“公民抗命,无畏无惧”等口号。“占中三子”之一的港大法律系教授戴耀廷表示,面对判刑会欣然面对,没有悲壮感觉,已吩咐家人不用担心,相信可以应付监狱的情况,笑言此刻不是生离死别,判刑后会尝试申请保释等候上诉。

China Hongkong Regenschirm-Opposition (DW/Vivien Wong)

发起人戴耀廷

另一名发起人中文大学教授陈健民呼吁市民继续关注《逃犯条例》条订,并于4月28日参加“反送中” (逃返条例俢订) 的游行,重申这就是对他最大的支持。

人生“一分号 ”

社福界立法会议员邵家臻对德国之声表示,自己昨晚彻夜难眠,心𥚃纵有忐忑,然而,形容整体感觉如“引刀成一快、事情就这样成了”。他认为现在是占领运动最光荣、最重要的时刻,形容是人生的一个“分号”,一个阶段的结束。他又谓穿着简便的衣服,又配备了药物,为入狱而作好准备。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与常委周庭在判刑前到法院支持占中九子,当年双学 ( 学民思潮、学联) 及“占中三子”携手上阵, 共同展开占领抗争行动。看着昔日战友要即将入狱,黄之锋对德国之声表示,坦言心情非常沉重。黄认同钟耀华所说的,判刑是IN EVERY MAN, 是为当年曾经参与过“雨伞运动”的每一个人而背负的结果。

众志常委周庭认为判刑令她很感慨、亦很悲伤。她指出,这9名抗争者背负着香港历史最大型的一场运动、为每一个参与“雨伞运动”的人而负上刑责;亦同时看到政府对公民抗命的参与者打压越来越多。周感慨现时参与社会运动的成本变得有多高。政府亦以许多不公义的恶法令年青人无法反抗,形容这个白色恐怖最需要儆醒。

占中九子案判刑,占中义工、融乐会前总干事王惠芬早上5时已抵达法庭排队听审。打从去年“占中九子案“审判开始,她便担当一个法庭临时纠察,为占中家属安排座位,以及变身脸书实时导员, 把法庭的最新宣判情况公布。面对九子中4人要实时入狱, 王惠芬坦言纵使作了心理准备, 然而当听到宣判那一刻,她仍然非常难过。在她心里, 这是一场政治要求却由法律去解决,感到很荒谬,形容判刑是占中九子为社会争取民主要求的政治结果。

当4月9日法庭裁定占中九子全部罪成后,散庭后王惠芬立即跑去为三子准备入狱之日用品,坦言不能为九子做甚么,感到难过,希望借着这些小事表达心意。王惠芬说,九子罪成,代表所有参加过这一场“雨伞革命”的人而被订罪。


王慧芬的理念

判刑由2013年,戴耀廷撰文阐述占领中环的理念开始,王惠芬的生命与占中运动及三位发起人从此紧扣一起。这么多年,占领运动的每一个重要时刻、以及“占中九子案”由预审到审结,她几乎从没缺席。

China Hongkong Regenschirm-Opposition (DW/Vivien Wong)

王惠芬


原是社工的王惠芬,2001 年创办融乐会,多年来为少数族裔争取权益,一向敢言敢为。及至 2013 年,她阅读了戴耀廷阐述占领中环理念受触动,出席了第一次商讨日,并已作好牺牲的准备,在意向书上剔上“愿意被捕”。同年年底,她离开一手创立的融乐会,全身投入“占领运动”的筹备及教育工作。那段日子,差不多每天早上,她都跟着戴耀廷走遍香港大小区域,派发占中宗旨单张。

王惠芬告诉德国之声,那一颗追求民主运动的火热,源于在争取小数族裔权益时, 明白到民主选举中直选的力量;也来自童年在内地生活的背景,自小家里信奉基督教,却是到了香港才可以呼吸宗教及言论自由的空气。

占领运动爆发,王惠芬差不多天天都到占领区,20多个晚上留守在营幕里。白天,她到占领区的流动民主教室授课;又充当辅导,安慰及支持一些沮丧失落、被警方拘捕而又不知名的年青人。在关键时刻,她凭着一腔热血,跑去游说行政局成员开放公民广场,当然不得要领; 又写电邮给时代周刊的总编辑 ,提议对方选香港的占领人士为PEOPLE OF THE YEAR …9月28 当天,王惠芬连中了3次催泪弹,之后连忙与群众一起组织物资站。“我们是盐水部,负责为大家清洗眼睛,物资一缺,只要喊一声盐水,马上便有人传递过来。”

整个占领行动,历时79天,教王惠芬最痛心是目暏警察打年青人,看到他们被打得头破血流,充满暴力,感到很没公理。王惠芬强调,“要知道这些参与的年青人,他们只是一般的普通市民,做茶餐厅、或刚中学毕业,他们的参与得不到家人的谅解或支持;有些是教督徒,教会却又不支持,他们其实付出很多。”她最担忧年青人会集体患上抑郁。是实上近几年社会的确患上集体抑郁,她盼望一天能够有复和的集体医治,告诉年青人:其实你们已经做得很好,请别放弃。

“占领运动”在失望中落幕,王惠芬选择跟随占中三子共同进退,一起往警署自首。

其后,“占中九子案”由预审到审结,王惠芬接近从未缺席。聆讯时她手机不离手,眉头紧蹙,因她要充当新闻报导员,在其个人 Facebook 户口上做即时报道,她的帖文受到律师、被告家属及支持者的热烈追捧,包括今天的判决,她的Facebook 里实时地发简短帖文。

六年来与占中三子出生入死,王惠芬深受三子“行公义、好怜悯”的行为感动。她告诉德国之声,朱耀明牧师对社会有深厚的关怀,心系年青人,经常含着两行泪, 从他身上看到一个人的真善美 。而戴耀廷尽管是一名著名教授,他却有一颗非常谦卑的心,无论面对任何人,受到极的大压力,多少委屈,仍能温柔谦卑地面对。最后的陈健文,王惠芬笑说,最初感到他十分理性冷静,但慢慢感受他内心的澎湃,说话中带有温度。总结来说,“我在他们身上,看见耶稣 !”王惠芬说。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