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特朗普连任会使美国陷困境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2.06.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博尔顿:特朗普连任会使美国陷困境

博尔顿准备推出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他近日也接受许多媒体专访,强调2020年的总统选举是保护国家不受特朗普危害危害的最后一道护栏。他也公开表态自己在选举中会支持的对象。

USA Präsident Donald Trump und Sicherheitsberater John Bolton (Getty Images/AFP/B. Smialowski)

博尔顿准备推出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他近日也接受许多媒体专访,强调2020年的总统选举是保护国家不受特朗普危害危害的最后一道护栏。他也公开表态自己在选举中会支持的对象。

(德国之声中文网) 美国前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接受美国广播公司专访,他强调自己希望特朗普总统任期只有一届,这样美国还不至于陷入「下行漩涡」。

博尔顿在访问中一如书中将特朗普描绘成 「惊人地不了解情况」,会做出 「反复无常和不理性」的决定,无法将个人和政治与国家利益分开,并被外国对手拿来操纵。

他表示,对于朝鲜、伊朗、中国和俄罗斯都一样,他们都知道,只要能够掌握特朗普不受身边顾问影响,就可以达成他们想要的交易。

他说:「 他们认为他是一个从根本上就不知道如何取舍的人。」他称特朗普这种总想跟别人交易的人如果连任会很危险。

特朗普、拜登均不投

他担心特朗普「没有连贯的基础、没有战略、没有哲学」,散漫的决策方式对国安这种致命的领域尤其危险。

他说:「在日常的事情上反复无常、冲动、偶发、或是有很多轶事趣闻是一回事,但是进入危机局势或在非常高风险的情况下,如果总统不能保持对眼前事物的关注,就会变得嚴重,而且有潜在的危险。」

Buchcover von 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 A White House Memoir (Simon & Schuster)

博尔顿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未出版先轰动,书中多项针对现任总统特朗普的指控可能左右美国年底的总统大选结果。

他表示自己不认为特朗普是保守派共和党员。他说:「我不会在11月投票给他,当然也不会投票给拜登。我要投给一个保守派的共和党员。」

他以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互动为例,说明特朗普妨碍司法公正。

根据博尔顿的说法,埃尔多安要求特朗普代表土耳其国营银行进行干预,该银行因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而面临可能的刑事指控,而据说该银行与埃尔多安家族关系密切。

他说:「总统有一次对埃尔多安说:『你看,纽约的那些检察官都是奥巴马的人。等到我把我的人找来,然后我们再来处理这件事。』」

博尔顿强调从来没有听过任何总统说过这样妨碍司法公正的话。

乌克兰丑闻再引关注

博尔顿在书中公开指称特朗普利用乌克兰打击政治对手。若属实,等于证实了特朗普以援助乌克兰作为该国调查拜登的筹码。

特朗普1月曾在推特上写道:「我从未告诉博尔顿,对乌克兰的援助与包括拜登在内的民主党员调查有关。」

博尔顿在专访中表示,特朗普以「关心乌克兰的普遍腐败情况」作为辩护是「胡说八道」。他补充说,乌克兰政府 完全理解 这种联系,也说:「特朗普在讨价还价,利用联邦政府的资源进行调查,我发现这非常令人不安」。

他说在2019年8月20日从特朗普本人那里听到,特朗普 「直接将提供援助与调查联系起来」。他说特朗普在撒谎,「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博尔顿也提到,政府高层,包括白宫、国务院、五角大楼和司法部都知道这件事,他说国务卿蓬佩奥、国防部长埃斯佩尔和司法部长巴尔和他同感震惊。

他提到自己曾与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和巴尔就此事的合法性进行对话,并积极努力说服特朗普将援助与任何乌克兰调查分开。不过巴尔的发言人对此予以否认。

虽然对乌克兰最后得到美国的援助,但博尔顿表示,特朗普这种作为只是他「行为模式 」的一部分,他痛批特朗普把个人关系和政治利益置于国家安全之上。

USA Washington 2019 | John Bolton, damaliger Sicherheitsberater (picture-alliance/AP Photo/P. Semansky)

博尔顿强调,特朗普根本不在乎外国政府会不会读到这本书,而是担心美国民众的反应。他认为自己「 非常有意识地 」避免在书中提及机密信息,但是「国家的人民需要听到现实」。

为何现在才站出来?

主持人问他过去为何支持特朗普时,他强调自己误以为可以做出贡献,但是在17个月的任期里,他发现:「我高估了使之成为一个连贯、理性、有系统的决策过程的机会,我想要以此促进美国的利益......事实证明我错了。」

面对特朗普抨击他是 「疯子 」或 「骗子」,并指责他泄露机密信息,说:「每个在白宮的人都讨厌博尔顿。」博尔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不意外。

他说:「这是特朗普政府的典型特征,当面对批评时,他们不会处理批评的实质内容,而是攻击人,我完全预料到这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主持人质疑博尔顿为何不早一点发声?他表示就算自己当时去众议院作证也不会有效果,他批评众议院民主党员 「弹劾失当」,没有花时间去扩大调查范围把可能被弹劾的罪行也包括在内,像是许多他在书中首次提及的指控。

他说:「我不认为民主党有智慧、政治理解或触角来改变,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巩固他们自己基本盘的方式,讓他们可以说:『我们弹劾了特朗普』,这种行为和特朗普一样糟糕,跟特朗普差不多。」

他说:「帮助民主党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不是我的义务。我的判断是,虽然当时我已经做好了作证的准备,但我认为现在才是讲述这个故事更好的时机,因为现在美国人民可以从我们作为一个国家、每4年做出最重要的政治决定这种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