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人无氧登顶珠峰40年 | 文化经纬 | DW | 23.08.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单人无氧登顶珠峰40年

40年前,意大利人莱因霍尔德·梅斯纳尔(Reinhold Messner)单人无氧征服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立下喜马拉雅登山史上一座里程碑。尽管2020年那里重又寂静,梅斯纳尔对珠峰登山活动现状仍持批评态度。

Nordseite des Mount Everest

新冠疫情爆发后,珠峰上一片沉寂

(德国之声中文网)1980年8月,适逢雨季。登山爱好者一般会因此时多雨而避免攀登珠峰。与当时的加拿大女友霍尔金(Nena Holguin)一起,梅斯纳尔前往西藏,要从珠峰北坡出发实现又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1978年,这名来自意大利北部与奥地利交界的南蒂罗尔的登山健将曾与奥地利人哈伯勒尔(Peter Habeler)共同首次不用瓶装氧气从尼泊尔一侧的南坡成功登顶珠峰。现在,他要单人无氧登顶。

冲击珠峰的第三天,1980年8月20日下午,他终抵海拔8850米的地球最高点。最后几米,他更多的是爬动而不是行走。40年后,他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回忆道:"当时,我筋疲力尽,其程度超过此前和此后的任何时候。我在抵达峰顶时疲劳至极,只能任由自己倒在雪中,昏昏欲睡。幸好,喘息一小时后,--不是更长时间--我又有了力气,站了起来,开始下山。"

Bergsteiger Reinhold Messner 1980

1980年,梅斯纳尔作登珠峰报告

成功登顶一天后,梅斯纳尔回到了海拔约6400米处的前哨大本营。他女友竟一下子没把他给认出来。霍尔金在日记中有这样的记载:"那样子,就像是一个醉汉从山上下来,而不是4天前出发的那个男人。……他噙着泪花,直愣愣看着我。他脸泛黄,嘴唇满是裂纹。"

体力、心理上的极限挑战

登顶那天--梅斯纳尔把帐篷、背包和所有储备都留在了8220米处的最后一处露营地--天气骤变:雾气蒸腾、开始降雪。梅斯纳尔回忆道:"我突然感到害怕,担心失去方向感。要是我找不到在粒雪上留下的浅浅印记,那我就会迷失在山上了。因此,我尽力加快攀登速度。"

然而,由于氧气分子压力减少,速度无法加快。在珠峰区,氧气只以海平面三分之一的压力被压入肺。现年75岁的梅斯纳尔告知,"当时,一方面担心,这会有生命危险;另一方面,稀薄的空气让我抬不起腿,举步维艰……。"另外,还有单人登山的心理负担。他说,"尤其是那个不可能性--无人能分担你的忧虑和害怕。这让人难以承受,我们人类毕竟是群居动物啊。"

Bergsteiger Reinhold Messner hockt auf dem Gipfel des Mount Everest

1978年,梅斯纳尔在珠峰上,--首次无氧登顶

梅斯纳尔单人登上珠峰,--雨季、没有氧气罩、部分经由新路线-- 被视为喜马拉雅登山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他本人却表示,他1978年夏的单人无氧成功登顶南迦帕尔巴特峰(Nanga-Parbat)更重要,"因为,它是完全由一个人征服8000米峰这一级别征程上的第一步。"单人登顶珠峰不过是他作为高山征服者发展进程的终点。此后,他专注于"快速"攀登,征服全部14座8000米级别高峰。1986年,梅斯纳尔成为不使用氧气瓶成功登顶所有8000米级别高峰的第一人。

单独登顶人数减少

像梅斯纳尔那样,试图单独登顶珠峰的人寥寥无几。而其中无一人获得成功。去年冬季,科布施(Jost Kobusch)便在攀登珠峰时止于7400米处,打道回府。梅斯纳尔批评这位28岁德国青年说,"宣告要写下史上最大冒险事迹,这挺容易,如果心里早知道这不过是一次尝试。"很少有哪位专业登山家能得到梅斯纳尔的好评。在这一点上,梅斯纳尔是出了名的。他指出,科布施缺乏必要准备,尤其缺乏如何在冬季单人攀登珠峰的经验,"他对他在那里要做的事情没有或只有很少的了解"。

Bergsteiger Jost Kobusch in Nepal

2020年2月,科布施在攀登珠峰征途上只抵达7400米处

梅斯纳尔认为,尝试单人登顶地球上这座最高山峰的数量之所以屈指可数,原因也在于,过去40年来,那里的登山活动有了根本的改变。至1980年代初,只有世界上最优秀的高山攀登家才会前往珠峰,尝试开发新的、困难的路线。曾几何时,珠峰已被商业化,已有1万多人(次)攀登。梅斯纳尔指出,一些专业登山者同样也单人攀登,但只是经由为付钱的客户们准备的商业性远征所用的普通路线:"在铺好的雪道上,前面50人,后面100人。 这可不是单人攀登。"

因新冠疫情而沉寂

然而,在2020这个新冠之年,珠峰上一片沉寂,犹如梅斯纳尔40年前单人攀登时的情形。在中国西藏北线只有一支中国登山队被允许攀登;在尼泊尔南线,珠峰地区全面封锁。

Nepal Bergsteiger sterben am Mount Everest

2019年春,珠峰山脊上人流拥堵

不过,梅斯纳尔不相信,这会对攀登珠峰活动产生长期影响。当代名声最大的这位登山家指出,"夏尔巴人(登山向导、脚夫)需要这份活,因为他们要以此挣钱;政府取消了登山许可证收费。……压力会加大,在旅行社那里预定珠峰的压力也会增大。这一来,相关项目也会扩大。大本营以及更高处营地的舒适度将增加。这样,对愈来愈多的人来说,登上世界屋脊是可能的了。"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