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助儿童安乐死不负责任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4.02.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协助儿童安乐死不负责任

为儿童和青少年提供主动的安乐死协助?德国之声评论员Stefan Dege认为,这已经超出了人类所能负责的范畴。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事关生死,事关自决权、自由和责任。这同时也关系到一个问题,宗教信仰如何决定我们的人类行为。这些也许都是些宏大的字眼。但在谈到为儿童提供主动的安乐死帮助时,我的答案是:不行!

如果今后有一个身患绝症的孩子希望死去,可以由一个比利时医生来帮助他完成这一愿望。比利时议会作出的决定就是如此。但是政客们并没有对一个关键问题给出答案。

一个希望自己死掉的绝症患儿?这根本是一个凭空捏造出来的假设。孩子都愿意健康生活,他们有权利抱有希望,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儿童和青少年希望有人能为他们的生活指点方向,能够分辨对错善恶。有孩子的人要为自己的孩子提供保护,让这些未成年人不用在面对力不能及的挑战时,勉强给出答案,比如在面对自己是生是死的问题上。

只有成熟人格才有可能对自己行为的后续效应做出判断,而且还要加上一点运气。但是,应别人请求而帮助实施死亡却是无法挽回的事情。人死便不能复生。

该由谁来帮助儿童和青少年来检视他们提前离世的决定,又有谁有能力这样做?比利时的决定是,家长、医生或心理医师应该共同做出决定。这让人联想起一个枪决执行小分队。原则就是"责任分担":唯一的区别是,谁也不知道处决中是谁开出了致命一枪。

Porträt - Stefan Dege

德国之声评论员Stefan Dege

作为父母,都希望能够伴随孩子走向生活,而不是死亡。作为医生,职责是救死扶伤,而不是杀人。对于心理医生来说,也是同样道理。那些参与决定一个儿童是否该提前死亡的人,无法回避其个人责任。

有关一个生命是否有价值的决定,超出了人类所能负责的范畴,对于成年人都是如此,更别说是未成年人。有人想在这里施加影响,就是试图扮演上帝的角色。在这里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我们今天如果可以杀死一个绝症患儿,明天可能就轮到残疾人,后天是不是就可以杀异议者?

比利时议会的表决结果再次激化了围绕协助安乐死的讨论,并且证明其荒谬之处。这件事情的唯一一个好处是,将所有问题都摊在桌面之上。我们无法回避,必须给出答案。

作者:Stefan Dege 编译:石涛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