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务人员抗新冠:最美逆行者?最惨逆行者?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8.02.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医务人员抗新冠:最美逆行者?最惨逆行者?

2003年SARS来袭之时,中国采取了不讲条件‘全民动员’的方式将风险分摊于社会成员。危机过后,许多做出牺牲的人其实已经逐渐被遗忘。如今战斗在抗疫第一线的医务人员的处境,也十分堪忧。

China Coronavirus: Zahl der Infizierten steigt sprunghaft (picture-alliance/Photoshot/Xiao Yijiu)

医护人员是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高危群体(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早00:30,起床,洗漱。到医院后,有老师带领穿防护服。一层层、一件件、一副副、一双双⋯⋯当全副武装时,只感觉呼吸困难,视线模糊。进入病区短短的一段路程,我们都走得很艰难。"来自吉林北华大学附属医院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赵文佳,自己在微信朋友圈的日记中这样描述进入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重症监护病房的第一天。

截至北京时间2020年2月17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导致72528人确诊、产生6242个疑似病例,并已经有1870人死亡。奋斗在与病毒作斗争第一线的医护人员,被中国网民形容为"最美丽的逆行者"。然而他们的处境,其实十分堪忧。

"移动的大蒸笼"

用赵文佳的话说,一线医务人员所面临的最直接的挑战是:完成一层层保护措施的他们就像是自己变成了"一个移动的大蒸笼,热气腾腾"。新上一线的他和同事们感觉到了胸闷和"让人害怕的窒息感"。脱下一层层防护后,发现整身衣服已经湿透。当然,有防护服,其实还属于处境不错的医务工作者。梳理中国网络上各种医疗机构发出的求救信息,会发现除了口罩,防护服也是如今抗疫一线紧缺的物资。同样奔赴武汉的北华大学附属医院呼吸科的医生程静在微博朋友圈的日记中写道,她被吉林支援湖北医疗队的一位小护士感动。因为后者身材很瘦小。第一天穿防护服上班,防护服的闷热让她工作一个小时后就感到体力不支,有些站立不稳,还胸闷、恶心。程静劝她去清洁区休息,那位小护士坚持不去,理由是出去再进病区,就要浪费一套防护服。

Coronavirus China Wuhan medizinisches Personal (Imago Images/Xinhua/Wei Peiqua)

中国官方:在武汉负责重症的救治工作人员,已经接近全国重症医务人员资源的10%(资料图片摄于福建福州市)

中国官方最新公布的一份报告从一方面也暴露了新冠病毒肆虐之下中国医务人员的艰难处境。根据中国疾病防御控制中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应急响应机制流行病学组在《中国流行病学》杂志发表的题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的论文,截至2月11日,共有3019名医务人员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客户端报道,此前中国卫健委的发布会表示医务人员感染人数是1716名。对此,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向中新社解释道,疾控公布的医务人员感染的数据来源于传染病直报系统,3000多名是指有医务人员身份的感染者。有一些是在医院工作岗位上感染了新冠肺炎,还有一些在家庭、社区感染了新冠肺炎。所以不能说这些感染的医务人员都是在岗位上或者由于防护不到位,造成感染。

中国疾病防御控制中心是对截至2020年2月11日中国内地报告的超过7万病例的流行病学特征进行描述和分析后得出以上结论的。

医护人员病死率低于其他病例

报告称,在为新冠肺炎患者提供诊治服务的422家医疗机构中虽然有一千七百多人确诊,但大多数病例为轻症患者(85.4%),病死率低于其他病例。其主要原因与年龄有关,医务人员都是在职人员,一般都在60岁以下,而死亡主要发生在60岁以上的患者。

报告提到,截至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在任何一家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提供服务的医疗机构中发生了"超级传播者"事件。但同时也指出,武汉和湖北的一些地区发生了严重的医务人员感染。并强调迄今为止,医务人员感染以及防护失败的具体原因仍有待深入调查。

德国之声尝试联系了多个武汉以及北京等地的医护人员,但他们均以单位有要求不能接受外媒采访为由拒绝表态。

剃光头引起的争议

中国民众如今对坚持在抗疫一线医护人员的关注,还体现在一些地方援助湖北医疗队的女性医护人员集体剃光头的视频,在互联网上引发了不小争议。2月15日,每日甘肃网发布了一则名为《剪去秀发,她们整装出征》的消息。但两天后,该消息所配发的视频引发了网络上的激烈讨论。其中显示,甘肃省妇幼保健院派出的15名护理人员中14人被理成光头。理发时,部分女士落泪。有声音质疑,让护理人员理光头是形式主义,"平头就行,为什么非让女生理成难看的光头。"也有网民提出问题:理光头是否出于护理人员的本意?

虽然随后有声称是知情者的网络社交媒体用户公开表态称,上述女性护理人员是出于"自愿",让人把自己理成光头。但这还是平复不了坊间的质疑声音,指出这些女性是"被迫自愿"。

无论是自愿还是政治任务,中国国家卫健委2月17日表示,全中国目前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包括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军队系统已经派出3万余名医务人员来支持湖北武汉。同时有1.1万重症专业医务人员在武汉负责重症的救治工作,已经接近全国重症医务人员资源的10%。

被遗忘的"逆行者"

同时中国退役军人事务部、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联合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各部门妥善做好因疫情防控牺牲人员烈士褒扬工作,符合烈士评定(批准)条件的人员,应评定(批准)为烈士。

通知指出,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直接接触待排查病例或确诊病例,承担诊断、治疗、护理、医院感染控制、病例标本采集、病原检测以及执行转运新冠肺炎患者任务等的医务人员和防疫工作者,因履行防控工作职责感染新冠肺炎以身殉职,或者其他牺牲人员,符合烈士评定(批准)条件的,应评定(批准)为烈士。

烈士也好,被评为"因公感染"的医护人员也罢,摄影师张立洁拍摄的系列照片《SARS背影--非典后遗症人群纪实》已经给当前一线的医务人员敲响了警钟。当年2003病毒袭击中国各地,一线医务人员同样曾被形容为"最可爱的人",民众和官方都声称"永远不会忘记他们"。而如今SARS过去17年后,张立洁镜头下的这些非典后遗症患者逐渐被忘却。他们有人失去了工作的能力,长期接受治疗,有些人失去了爱情或婚姻,最严重的家庭,9口人全部感染非典,14天内去世了4个。这些"非典幸存者们",转瞬沦为残疾、偏见、失业、贫穷的受害者。

张立洁在微信公众号"视觉小先生"的一篇采访报道中说:"当未知病毒侵袭人类的时候,我们采取了不讲条件的'全民动员'的方式将风险分摊于社会成员。当危机过后,那些曾经恪尽职守,在最危急的关头做出牺牲的人们,有没有得到精神上的抚慰?那些被无辜感染的普通人,有没有得到全社会的理解和实实在在的物质帮助?非典过后,我们做得并不好,但这一次,我希望能够有所改变。"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