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监控延伸澳洲 警方命中国女删推特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1.07.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北京监控延伸澳洲 警方命中国女删推特

过去一年,来自中国的Zoo都住在澳大利亚,也在当地参加与举办了多场反中国政府的示威活动。然而,今年4月她突然接到父亲拨来的电话,家乡国保在电话中要求她交出推特帐密,并命她立即返回中国。在家人屡次被国保施压後,她决定公开关键视频。

(德国之声中文网) 人在墨尔本的Zoo (化名) 今年4月23日突然接到父亲从中国用微信拨来的一通电话,她接起来後,父亲打开视频,慌慌张张的逼问她有没有在推特上注册了一个名为「习近平」的帐号。

她惊觉父亲人正在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分局,而身旁的警察不断要求父亲逼Zoo交出推特的帐号密码。她父亲说:「把推特的账号密码发给我。然后,这个它们到时候把这销掉。」警察不断在父亲旁边强调,他们追踪到名为「习近平」的推特帐号发了几个污蔑习近平的推文,但在对话中,Zoo坚决否认她发过类似的内容,强调自己十分热爱习近平,且她父亲是专门研究习近平思想的知识份子。

但警察却称,他们追踪到该帐号的登入IP是在澳大利亚,但Zoo持续坚称她的帐号应该是被在澳大利亚的人给盗了。接着警察又要求Zoo的父亲叫她把使用的邮箱地址发给警察,但她仍持续反抗,坚称自己只有使用QQ邮箱。

Horror zoo (Horror zoo)

Zoo告诉德国之声,她自念书时期便在中国结识了不少在中国推动女权与LGBT的运动人士,但在这些组织的微博陆续被封号後,她在2019年抵达澳大利亚,并开始参与了当地的一些支持香港「反送中」抗争的示威活动。

在大学教授中国党史与习近平思想的父亲边问边说:「你千万别给人家利用,千万千万别给人家当炮灰了。习总书记是多好的一个领路人。」自称是胡警官的人在旁边也不断试图说服Zoo,要她想办法找到自称被盗了帐号的密码。

胡警官説:「我跟你讲,你不管是不是你朋友发的,还是你本人发的,首先你要记住,妳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讲实在话,你虽然人在那边,但你还是受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管辖范围之内,知道吧?」

警官接着开始态度强硬的逼问Zoo在澳大利亚的签证何时到期,并命她回中国後,立即到公安局找他。警官把手机还给Zoo的父亲後,Zoo仍试图向父亲保证,推特帐号并非她的,但她父亲只是呆滞地盯着镜头,冷冷的跟她説:「没什麽事。再见吧。你把我搞的是...我关掉了啊。」

中国的跨海监控

Zoo告诉德国之声,她自念书时期便在中国结识了不少在中国推动女权与LGBT的运动人士,但在这些组织的微博陆续被封号後,她在2019年抵达澳大利亚,并开始参与了当地的一些支持香港「反送中」抗争的示威活动。

她説:「我到澳大利亚的第三天就参加这边的撑香港集会,了解更多与『反送中』相关的真相,但当时国内有些朋友与同学一直转发支持香港警察的图,让我觉得割裂感特别严重。」

之後,Zoo也陆续在澳大利亚主办了一些活动,包含了一个悼念新冠病毒吹哨者李文亮医师的活动。她对德国之声表示,澳大利亚对她来说是个能自由发声的地方,她也可以合法自己组织活动。她説:「在中国表面上是合法,但只要你集会或在墙上贴传单都会被抓起来。但澳洲有言论自由,我可以为自己所代表的群体以及想表达的理念发声。」

「亲情被公权力破坏」

自从四月底被家乡公安要求交出推特帐号与密码後,Zoo説当地国保一次次威胁他的家人,这也迫使她决定公开事发经过。

适逢六四天安门事件的31周年时,Zoo在六四学生领袖周锋锁的邀请下,参与了线上举办的纪念会。家乡的国保在会议结束後的几小时,将她的其中一个推特帐号「Horror Zoo」的页面打印下来,并发给她父亲。

她告诉德国之声:「他们当时告诉我爸这个案件已非常严重,所以我爸也开始配合国保,叫我回国自首,我当下因为觉得亲情被公权力破坏而感到非常气愤。我决定把他们约我爸去公安局『喝茶』一事公开。」

Zoo明白,公开遭家乡国保监控与威胁的细节可能为家人与自己带来更多的压力,但她也强调,曝光事件细节便是为了之後都能自由的发声与露脸。

她説:「我也知道我这些号都是被监控着的,那我这样高调的宣示意思就是说我以後再也不怕你们了,我就会自由的发声。」

无法联系之后

Zoo向德国之声坦承,整起事件让她感觉自己是「被命运给推着去做决定」。她説:「我自己什麽心理准备也没有,我的很多人际关系跟朋友都在国内,我跟家人也都没办法联系。我原先在澳大利亚已取得入学许可,但入学计划也因为这起事件而受到影响。」

Horror zoo (Horror zoo)

对Zoo来说,她仍希望能回到中国,透过实际行动去帮助中国内部需要协助的群体。

Zoo表示,父亲叫她回国自首一事也让她对与家人的关系感到更绝望。她认为,在公权力的压迫下,家人的人性未能经受住考验,不过某种层面来说,她认为这也是另类的「解脱」。

她告诉德国之声:「我小时候一直很怀疑我爸妈到底爱不爱我,现在我不用怀疑,他们就是不爱我,这对我来说也是种解脱。」

虽然她不确定自己何时能返回中国,但对Zoo来说,她仍希望能回到中国,透过实际行动去帮助中国内部需要协助的群体。她説:「我希望可以回去中国,透过拍纪录片或写作帮助有需要的人。我认为不要脱离那片土地比较好,因为这样才能真正帮助到那片土地上的人。」

© 2020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观看视频 01:22

家人与维权间的两难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