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对香港人还是不太信任”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0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北京对香港人还是不太信任”

北京政府虽然表面允许香港在2017年实现特首普选,但却可能在候选人提名等方面作出诸多限制。香港学者戴耀廷表示,中央政府不信任港人是症结所在,“占领中环”可能是香港民众追求民主的“最后武器”。

德国之声:戴耀廷教授,您一个月前在香港媒体发表文章"公民抗命的最大杀伤力武器",认为大规模的公民抗命行为是推动实现香港立法会和特首"双普选"的有效工具。您这篇文章选择在这个时候发表,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戴耀廷:其实我也没有一个什么计划。我在报纸上有专栏,每个星期都有文章,刚好在元旦有一些示威者在大游行之后走到马路上去堵路。但因为他们的人数不太够,所以也产生不了什么作用。还有就是梁振英特首在报告里也没有提出什么具体的政改时间表。所以主要是因为这些事情,引发了我在这个时间写了这篇文章。但其实这个想法,在中环用一万人去公民抗命的方法,我在2010年已经写过一个文章,当中也提到这个建议。但是当时其实没有什么人理会我的建议,其实现在我只是把当时的建议写的更具体一点而已,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会产生那么大的讨论。

德国之声:这篇文章确实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在香港内外引起了广泛讨论。您认为为什么大家现在对于"占领中环"这个建议如此关注呢?

戴耀廷:我想其实可能是香港人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在2010年政改方案通过以后,此后的立法会选举,还有更重要的是2012年3月的特首选举等。整个香港社会在民情方面可能产生了一些变化。大家对于前路都有一种比较悲观的情况,就是不知道怎么样走下去。我们的特首选举那么烂,政府也没有公信力和正当性。大家对于2017年的普选都比较悲观,我和很多人谈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很无力,有一种无力感。可能看到我的文章里提到一个方法,这个方法当然还需要通过更多的讨论,怎么样真的施行。但大家似乎看到,还是有一个方法。虽然这个方法能不能成功现在还很难说,但好像是有一点希望。所以就突然大家就都有兴趣去讨论这个问题,无论是赞成还是反对的,还是仍在观望的态度。

Tai Yiu Ting

戴耀廷

德国之声:曾有媒体称,香港近年来政治冲突频发,且有暴力趋向,并认为这是反对派推动"对抗政治"的结果。您提出的公民抗命是以"占领中环"的方式瘫痪香港政治经济中心,有没有想过也会被人批评"过于偏激"?

戴耀廷:其实我提出的方案当然有它激进的部分。如果最后真的发动起来的话,会影响整个香港的政治经济社会生活,但是我非常强调的是我们整个行动是非暴力的,不会用武力的方式。此外,我们的行动是针对一个单一的目标:落实真普选。我们不是要否定北京政府在香港的主权,也不是要否定一国两制,也不是要搞港独,也不是要革命,完全不是。只是一个要求,这个要求在基本法里,以及全国人大常委在过去已经说过,香港人在2017年可以普选特首。我们这个行动就是希望能够确保北京政府能够落实这个承诺,其实也是能够解决现在困居的唯一一个方法。

德国之声:您一再强调,您所说的普选是"真普选",那么什么是假普选?有反对您的声音认为,2007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已经授权香港可以在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并认为这便是香港民主发展的"时间表",您对这样的说法有何意见?

戴耀廷:2017年特首普选,我想应该是一定会有。但是大家对于什么样的普选,就还没有很清楚的定论。因为这几天也有香港的一些老左派站出来说,特首选举的提名必须要有筛选机制,不能让反对派的一些人参选。什么是"真普选"?其实就是从国际标准来说。按照基本法规定,《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是适用于香港的。公约里提到的"普及和平等的选举",其实在国际上有一个共识,提名参选资格不能有不合理的限制。如果某人因为属于某某政党就不能参选,这完全不符合国际标准。其实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就是符合国际标准的普选制度,在提名方面的安排不应该有任何方法让一些政党的人不能参选,这其实是一个很基本、很低的要求。

Demonstranten in Hongkong

去年香港“7·1”抗议

德国之声:您在文章中表示,"北京不想香港有真普选的意愿可能太强",您觉得北京方面为何不希望在香港实现真正的普选?

戴耀廷:我想现在北京对香港人还是不太信任,无论是对泛民主派,还是对普罗的市民。他们总是担心如果真的普选,泛民主派他们如果当选,必定会和中央对抗。香港人如果普选,泛民主派参选就一定会当选。其实以我自己的判断,泛民主派也不是所有都是对北京有很大的抗拒。有些时候因为大家沟通不够,还有就是过去一直以来(北京)都是比较打压的态度。但是如果真的普选以后,一个泛民主派的人当了特首,他其实也是需要和北京合作的。我想,到那个时候其实大家反而有更好的机会,去维护比较正常的关系。北京必须要明白,香港社会已经发展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应该相信香港人在维护国家主权的条件下,能够进行自己的管制。过去我们看到,应该说从草拟基本法到过渡到现在十五年后,长期以来北京都不能够信任香港人,所以产生一种恶性循坏,大家相互不信任。有真普选的话,我想反而能够突破这种困局。

德国之声:您认为公民抗命是"大杀伤力武器",不可以随便使用,"必须到了最后时刻"才能使用,什么是您所说的"最后时刻"?

戴耀廷:现在梁振英暂时没有提出政改的时间表,但是他也不能拖太长。如果计算时间的话,他在2014年初应该就一定要提出一个咨询文件,按照过去经验,要咨询三个月。然后整理意见,提出一个具体建议,所以时间应该是(2014年)5月6月的时候。如果他提出的建议是符合国际标准的建议,我想大家也不需要做什么很激烈的行动,也会得到立法会的支持。如果他提出的是一个不符合国际标准的建议,那个时候就要进行行动了,要向北京政府和特区政府施加更大的政治压力。当然,事情的发生有很多变数,现在也很难说。不过按照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2014年7月8月就可能出现"占领中环"的行动。

采访记者:石涛

责编:谢菲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