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夏奥到冬奧 中国哪里变了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6.01.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北京夏奥到冬奧 中国哪里变了

当北京获得2008年夏季奥运举办权时,国际奥委会预测奥运会可以改善人权,北京也暗示了这一点。但协助设计鸟巢体育馆的艾未未说,当时只是中国的「假笑」,2022年露出的才是真面目。

Winter Olympics Maskottchen

2019年9月17日,在中国首都北京,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巴赫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残奥会吉祥物启动仪式上与小朋友交谈。

DW.COM

(德国之声中文网) 本周二(1月25日)为北京冬奥开幕倒数第10天。中国官媒大肆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消息,双方相互贺早年,两人对本届奥运满是盛赞之词。

不过,中国此时也正面对着各方对其人权侵犯行为所提出的多项指控。中国称这些控诉是 「世纪谎言」,并表示将体育和政治混为一谈违反《奥林匹克宪章》。而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也同样用此作为反对批评者的盾牌。

车维德(Victor Cha)曾在小布什总统手下的白宫工作过,并且是《超越最终得分--亚洲的体育政治》一书的作者。他认为,中国对他人将体育政治化的抱怨是「五十步笑百步」。

在乔治敦大学任教的他上周为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撰写的一篇文章中说:「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更无视《奥林匹克宪章》中关于将政治排除在体育之外的规定。」

他说:「尽管全世界都希望奥运会没有政治,但正如乔治·奥威尔曾经写道:『体育是少了枪击的战争』。」

莱特州立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罗曼 (Laura Luehrmann)告诉美联社:「体育和政治确实混合在一起。政治是关于有限资源的分配和使用--最明显的是权力和决策,但也包括财政。体育是关于权力和金钱的--即使是以美化体育成就为框架。」

国际奥委会在第二次将奥运会交给中国办理时,几乎没有任何其他选择。以挪威和瑞典为首的6个可能的欧洲候选国因政治或成本因素而退出。瑞士和德国的选民则是在公民投票中投了反对票。

国际奥委会成员最终选择了北京,一个不需要选民批准就能进行比赛的专制国家,而不是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投票结果是44比40。

美联社报导,虽然从2024年巴黎奥运会开始,主办城市必须遵守联合国关于商业和人权的指导原则,但中国在2015年被选中时,并没有受到这些规则的约束。国际奥委会允许中国逃避人权监督。

设计2008年北京奥运鸟巢体育场的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告诉美联社:「当中国再次举办奥运会时,已不再是2008年的中国了。」

他当时期待自己的设计能标志着一种新的开放,但在失望之后,他感到后悔,称其所以为的开放和奥运会是中国的「假笑」。

2011年,艾未未在中国入狱,罪名不详,现在流亡在葡萄牙,而鸟巢将于2月4日再次举办开幕式。他说:「今天的中国已经进一步偏离了民主丶新闻自由和人权,现实变得更加严酷。」

China Präsident Xi Jinping World Economic Forum

在香港大学教授历史的徐国琦是《奥林匹克之梦》的作者,他说:「虽然习近平负责2008年奥运会,但冬季奥运会才是习近平真正主办的奥运会。」

两届奥运间的中国变化

2008年,中国政府对天安门广场的转播进行了一些限制,但允许转播,还同意设立 「抗议区」,尽管这些抗议区从未被使用过,而且多次拒绝相关人士进入;在奥运会前一年多,中国取消了一些报道限制,还为记者解除了对互联网的审查。

中国在2008年抱怨说,围绕西藏的人权抗议活动使奥运会政治化。奥运会火炬接力在世界范围内巡游时,在伦敦和其他地方面临暴力抗议。此后,国际奥委会再也没有尝试过这样的传递活动。

影响2022年的一些变化始于2008年奥运会结束后的一个月,当时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中国的表现比大多数国家好,这增加了中国的信心。

此后,中国迎来了习近平的崛起,他领导主办了2008年奥运会,并在2012年被任命为共产党总书记。在香港大学教授历史的徐国琦是《奥林匹克之梦》的作者,他说:「虽然习近平负责2008年奥运会,但冬季奥运会才是习近平真正主办的奥运会。」

跟13年半前的北京夏奥相比,美联社指出,这届奥运会更多人关注的是中国崛起后对公民自由的漠视。

美国带头称中国对至少100万维吾尔人的拘留是种族灭绝。人权组织则记录了中国对维族强迫劳动丶大规模拘留和酷刑。在网球明星彭帅指控中国前副总理张高丽性侵后,几乎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中国也因此受到批评。

上述事件引发了由美国主导的外交抵制。但是,与上次北京举办奥运相比,中国拥有更多的政治丶经济和军事影响力,对于全球的批评也更加无所顾虑。

美联社提到,中国对来访记者的限制,将他们放置在「泡泡」中,并且与中国民众隔离了开来。

弗莱堡大学的中国研究员舒曼(Amanda Shuman)告诉美联社,中国的做法跟过去10年没什么两样。她说:「如果有的话,压力比2008年要小得多。中国政府很清楚,它的全球经济优势让它可以为所欲为。」

到了2022年的北京冬奥,虽然记者还是可以自由使用互联网,但疫情把他们限制在一个严密的「泡泡」中。主办单位已警告外国运动员,任何违反中国法律的声明都可能受到惩罚。据一家互联网监督机构称,运动员和记者广泛使用的一个北京冬奥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存在明显的安全漏洞。

一些国家的奥委会已经建议团队和工作人员不要把个人电话或笔记本电脑带到北京。

新闻里有无真相?

国际奥委会从赞助和转播权中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它很少在公开场合对中国的主办单位进行批评,而这些主办者实际上就是中国政府。

密歇根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高敏 (Mary Gallagher)说,美国的民主状况及其「糟糕的新冠疫情应对措施」使中国更加有恃无恐。

她对美联社说:「现在,美国的多重失败为中国的民族主义和信心重新创造了动力。由于共产党对信息的严格控制,这一点变得更加有效,可以将『正能量』用到中国发生的事情上,而只宣传其他国家,特别是美国的负面报道。」

反观美国媒体,美国共和党议员25日致函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高管,首席执行官谢尔 (Jeff Shell)和NBC奥运会主席曾克尔 (Gary Zenkel),提出关切,询问「中共和国际奥委会对NBC2022年冬奥会节目的影响程度」。

支付了76.5亿美元获得奥运会2032年播出权的NBC环球公司上周表示,其报道将包括「地缘政治」问题,但运动员的故事仍将是其报道的中心内容。

人权组织曾向NBC施压,要求其在转播过程中报道中国的所谓侵权行为。美国国会中国事务执行委员会也在12月致函NBC,敦促其在赛事期间讨论中国对香港民主的镇压。

在被问及评论时,NBC指出,它在上周的一次演讲中曾说,其奥运报道 「将提供关于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的观点」。

(美联社丶路透社等)

观看视频 02:42

奥运举办在即 中国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