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武派自白:坚持五大诉求 挡子弹也在所不惜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6.09.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勇武派自白:坚持五大诉求 挡子弹也在所不惜

香港反修例示威持续超过三个月,儘管港府提出正式撤回修例,但民愤未息,警民冲突升温。德国之声访问了站在最前线的勇武派,探讨他们如何在这场没有「大台」的抗争中,仍有组织地运作。

Hongkong | Proteste (Reuters/J. Silva)

香港街头,今夏,冲突已持续百日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年轻一代今年过了不一样的夏天,三个多月抗争流下的血汗,是争取民主的印记。刚大学毕业的M(化名)与在职的阿俊(化名),都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曾参与过佔领运动和为「鱼蛋革命」(即2016年旺角骚乱)作后援。今次反修例示威中,他们戴上头盔、防毒面具,全身黑衣装备,站在最前线与警方对峙,堵路、掷砖头、燃烧弹,被外界视为「勇武派」、「冲冲子」。阿俊坦言,改变源于近年落实高铁一地两检、兴建港珠澳大桥等,足见香港正被大陆侵蚀,反修例风波更见尽政权不公。「六月九日一百万人游行,政府仍死性不改,当晚宣布将会如期在立法会恢复二读,大家很愤怒才冲撃立法会;到了612警方滥暴令民愤升级,继而有721元朗警黑勾结,大家才憎恨警察。」M也表示,若政府一早回应诉求,不会出现及后连番冲突,「我们是要针对政权,而警察在维护这不公义制度,因此我们要推翻他们。」

没有「大台」 靠筹组小队站在最前线

反送中运动强调没有「大台」统领,然而一众勇武示威者除在网站连登与Telegram联繫,亦成立小队分工合作。据阿俊透露,他与数十名示威者组成一个小队,当中有学生、教师、博士生,甚至政府人员。每次示威前他们会秘密开会,讲解行动细节与分工,「又会跟大家讲解逃生路线,小心被警察包抄,也不要散开。」他又指,过去冲突发现不少被捕人士都是单独行事,因此落场时见到这些独行侠,都会招揽他们入队,「起码可以一齐行动,互相帮助,我们较有组织,亦可向他们提供防护用具。」M指出,这类行动小队起码有数个,每次落场每队都有一至两人手持对讲机互通消息,看似没有领袖的运动,其实默默地已建立有系统的运作。

示威冲突越演越烈,勇武派由搬运水马铁栏设路障、投掷鸡蛋等,进化至用弹叉掷砖、投掷燃烧弹;防线对面的警员武力也升级,催泪弹、橡胶子弹、布装弹几乎每次都出现,近日亦出动水炮车驱散示威者,连番行动拘捕逾千人,当中728上环冲突,四十四人被控暴动罪,而在811铜锣湾的示威中,警方派员乔装成示威者混入其中突击拘捕多人,勇武派可谓遭受重大打撃。

811后打撃勇武派 核心骨干人数减

阿俊认为,警方早已渗透入勇武示威者群中,并且多数在示威者撤退期间才现身,相信警方锁定核心成员并作监控,「728上环冲突多人被控暴动,当中有三人是我们的兄弟,其后另一小队在荃湾示威时破坏交通灯,未行动就被警察识破;更明显是811后加强监控,有成员在其屋苑被人跟踪,被人翻查闭路电视,我们上街时也会有人跟随。」M最近与家人外游后在机场被截查,「我抵达机场入境和取行李后,被关员截查﹐问我有否携单眼罩及防毒面具,搜过行李没有才放行,我不相信这是随机检查,根本是白色恐怖。」

M又指出,拘捕行动中警方多次滥用武力,导致同僚受伤,「有人被警棍打至脑出血、断胸骨,有人要做物理治疗,事实上拘捕就拘捕,何必要拳打脚踢?」被捕与受伤之下,他们的小队由开初时六十人,剩下现时二十多人,领军人物近日亦被捕。儘管警方渗透在示威者群中,但M与阿俊仍坚守原则「不捉鬼」,「出得来前线就是手足,不会想人谁是鬼,否则只会伤及前线士气影响行动。」M亦认为,「与其搞太多事,最后可能是个误会,倒不如好好应付前面的防暴警察。」

面对香港回归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困局,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本月初提出正式撤回修订《逃犯条例》、加入两名监警会成员调查冲突等四大行动作为对话基础,但M与阿俊均认为,与民间五大诉求并不对焦。「真正撤回修例、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先决条件,特赦与否较没那麽重要,而无可否认我们确实有做过的话,我们会承担,不像政府警方讲过不算数,但先要争取了其他诉求,不可以甚麽也争取不了,就把我们拘捕入罪。」至于政府官员打算落区聆听市民意见,他们反建议特首与官员到示威前线,才算得上真正与民对话。

料国庆日冲突升级 坚持五大诉求不罢休

僵局持续、长期抗争,阿俊亦反思勇武的初衷,「我都会问自己为何每次背着数十镑的防具都要走出来,所以有人指控我们收钱走上街头,我敢说我给你一万元帮我挡一枪布袋弹,你又够胆吗?」M表示,父母虽支持他抗争,但也担心其安危,曾提出过送他到外地定居,但M决定留守自己的家,「我不想让我出生的地方,最后变成与上面(大陆)一样,日后正式收回香港,可能已经没有利用价值,所以是为了民主及自由的理念。」

港府正研究推行《蒙面法》及《紧急法》去止暴制乱,外界一直盛传十月一日国庆日将是解决冲突的「死线」,阿俊认为若实施《紧急法》,只会惹来更多人反抗,「除非政府回应五大诉求,否则抗争到底,若你问我是甚麽心态,就算被子弹射至伤亡,也要五大诉求,我们牺牲了这麽多人,有伤、有跛,我们怎对得起他们。」「若警方开真枪,当然我们也会升级,但说实在我们还可以怎麽升级呢?如果出动解放军,我们就回家看电视作罢,反而届时国际就有迴响。」M认为,作为勇武示威者,底线是保住性命,不被拘捕,才可抗争到底。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