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尔·瓦伦贝格:他拯救了10万名犹太人 | 文化经纬 | DW | 25.12.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劳尔·瓦伦贝格:他拯救了10万名犹太人

一位出生于瑞典显赫家族的32岁年轻人,来到纳粹占领下的匈牙利,不顾生命危险,以外交斡旋等方式,奇迹般的营救了约10万名犹太人。他自己却在与苏军的一次会面后生死无着、再无音讯。

Raoul Wallenberg (picture-alliance/dpa)

Raoul Wallenberg

无名英雄与反纳粹勇士系列二

(德国之声中文网)1944年夏天,一位瑞典年轻人来到德国占领下的匈牙利。这一年,盟军在诺曼底登陆,苏联红军重新夺回了本国的领土,对纳粹德国最后的战役开始了。

也就在这一年,匈牙利40万犹太人被送往德国,其中大部分首先送到奥斯威辛集中营,没有劳动能力的立即送进毒气室。

32岁的劳尔·瓦伦贝格(Raoul Wallenberg)从斯德哥尔摩来到柏林,乘坐火车前往布达佩斯。他的身份是中立国瑞典的外交官。

Raoul Wallenberg (Getty Images)

瓦伦贝格,1937年前后

"瑞典的洛克菲勒家族"

瓦伦贝格出身于一个显赫的家族,有"瑞典的洛克菲勒家族"之称。这个家族内有银行家、外交官、军官。他的祖父曾在多个国家任外交官,其中还包括中国。

但瓦伦贝格却对设定的银行家道路并不感兴趣。在写给祖父的一封信中他说:"我觉得我的性格中更多是从事一些积极的事情,而不是坐在那里对别人说--这不行!"

1944年初,美国成立了一个战争难民事务委员会,目的是营救犹太人。该委员会在斯德哥尔摩办公室的负责人熟悉瓦伦贝格,认为他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于是,瓦伦贝格就肩负着这一任务,来到瑞典驻布达佩斯公使馆上任,专门负责犹太人的事务。

"保护护照"

当时,布达佩斯还有约25万犹太人留在那里。瓦伦贝格抵达后,购买了30栋房屋,后来收容1.5-3万名犹太人。这些房屋顶上飘扬着瑞典国旗。瓦伦贝格称他们为"国际犹太人"。

此外,瓦伦贝格还向犹太人发放所谓"保护护照"(Schutzpass)。凡是能证明与瑞典有任何联系的人,都可以申请获得"保护护照"。

瓦伦贝格传记《失踪的英雄》(Lost Hero)一书中记述他是如何设计这样一本"护照":"他对同事说,护照看上去要十分正式,设计要令人印象深刻,要有公使馆工作人员的亲笔签名,要有瑞典的国徽,最好要彩色的。此外,最好有持有人的照片。要让他们看上去即将前往瑞典,而同时他们的人在我们的控制之下。"

书中写道,瓦伦贝格使用宣传的力量,为新设计的"保护护照"印刷宣传海报,贴在布达佩斯的街头。

Deportation ungarischer Juden Sommer1944 (picture-alliance/akg-images)

1944年夏天被送往集中营的匈牙利犹太人

瓦伦贝格的经费来自于美国的战争难民事务委员会以及富有犹太家族、组织的支持。

这本"保护护照"被证实十分有效。除了双色印刷、瑞典公使和瓦伦贝格亲笔签名外,护照的效力还要归功于瓦伦贝格亲自、持续的外交斡旋努力。--有时,也使用"非常规"的方法,如行贿以及威胁外交报复。

这些护照上写着:瑞典国王派驻布达佩斯特使证实,上述持有人将在瑞典外交部授权的框架下前往瑞典……在成行之前,上述持有人及其住所处于瑞典国王驻布达佩斯特使的保护之下。

无论如何,这些"保护护照"奇迹般地受到党卫军的承认。估计有数万名犹太人因此而免遭厄运。

Schutzpass (DW/C. Rabitz)

瓦伦贝格“保护护照”

匈牙利法西斯"箭十字党"

在此期间,党卫军中校艾希曼(Adolf Eichmann)来到布达佩斯。他希望再次将大批犹太人送至集中营。但战局发生变化,党卫军头目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也下达停止运送犹太人的命令。艾希曼黯然准备离开布达佩斯。瓦伦贝格以为自己营救犹太人的使命快要结束了。

然而,1944年10月,匈牙利国内的法西斯政党"箭十字党"夺取政权,在大街上肆意屠杀犹太人,将尸首抛至多瑙河。

"死亡行进"

同月,艾希曼重返布达佩斯,并开始实施所谓"死亡行进"(Death March)。约17000名犹太人用火车运往奥匈边界,27000人步行前往。瓦伦贝格在布达佩斯货运火车站用"保护护照"解救了许多人,他还开车跟随"死亡行进"的队伍,又营救成千人。

《失踪的英雄》一书中引述在路途中获救的女性苏珊·泰博(Susan Tabor)的回忆说:"我当时觉得完全孤立无助。他们像对待牲口一样对我们,那么久,以致于我自己都相信我不过就是一头牲口。他们说了那么多次,你们就该死,以致于我最后也这么认为了。……瓦伦贝格却让我们知道,我们不是牲口,有人关心我们。……头一次,我感到了希望。"

1944年11月底,瓦伦贝格组织了一次与艾希曼的会面。据当时同在瑞典驻布达佩斯公使馆工作的拉斯·贝格(Lars Berg)后来回忆,艾希曼警告瓦伦贝格说:有时候的确会发生事故,甚至发生在一个中立国的外交官身上。

Ungarn Ungarische Pfeilkreuzler marschieren in Budapest (Bundesarchiv, Bild 101I-680-8283A-13A / Faupel / CC-BY-SA)

匈牙利国内的法西斯政党“箭十字党”夺取政权后,当街屠杀犹太人并抛至多瑙河

阻止最后的大屠杀

1944年12月,苏军围困布达佩斯。"箭十字党"最终将约7万名犹太人集中在布达佩斯的一个聚集区内。1945年1月,党卫军原本计划实施对这些犹太人的大屠杀,负责的是党卫军指挥官施密特胡贝尔(August Schmidthuber)。瓦伦贝格告知他:如果这些犹太人被屠杀,瓦伦贝格将在战争罪行法庭上亲自作证,看到他被判绞刑。最终,7万名犹太人的性命得以保全。

瓦伦贝格曾说:"无论是我,还是我的国家,都从未将中立视为一种舒适、容易的方式来避免痛苦。…..我想,我在灵魂上参与这件事已到如此的地步,以致于犹太人的痛苦如今已成为了我自己的痛苦。"

Raoul Wallenberg (AP)

瓦伦贝格在1945年后失踪

失踪的英雄

1945年1月17日是瓦伦贝格的同事们最后一次见到他。他前往距离布达佩斯200多公里外的苏军总部与苏军元帅马利诺夫斯基会面。然而,此后,瓦伦贝格便音讯全无。

一直到1957年,苏联政府才宣布瓦伦贝格已于1947年7月17日在莫斯科秘密警察总部心脏病发死亡。但却有消息传出,曾有与瓦伦贝格共同关押的狱犯在1947年后见过他。尽管有多种说法,却都无法证实。

1989年,克格勃将瓦伦贝格的一些遗物--护照、驾照、烟具、日历本转交给瓦伦贝格的家人。2000年,俄罗斯与瑞典合作进行的调查引述证据称,瓦伦贝格可能是在莫斯科秘密警察总部被枪杀,但并无最终定论。

曾任美国国会议员的兰托斯(Tom Lantos)就是瓦伦贝格在布达佩斯营救行动中的获救者。他写道:

"在纳粹占领期间,这位英雄的年轻外交官离开了斯德哥尔摩的舒适与安全,来拯救战时布达佩斯人间地狱里的人们。他与他们没有太多共同之处:他是路德宗派,他们是犹太人;他是瑞典人,他们是匈牙利人。然而,凭借所激发出的勇气和创造力,他挽救了数万男人、女人和孩子的生命,将他们置于瑞典皇室的保护之下。"

"瓦伦贝格让我们看到,一个个体出于对人权真切的关心,能够面对邪恶并取得胜利;一个人也能带来不同。"

Ungarn Eva Kiss | Wallenberg Gedenktafel (DW/F. Schlagwein )

布达佩斯的瓦伦贝格纪念像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