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民德体育明星:地狱般的训练 一切为了祖国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11.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前民德体育明星:地狱般的训练 一切为了祖国

桑德拉·劳德尔卡(Sandra Kaudelka)曾是前民德跳水名将。近日,她导演完成了纪录片《独自奋战》(Einzelkaempfer),讲述她在前民德竞技机器中的经历,以及当年“一切只为社会主义国家”的狭隘体育精神。德国之声对考德尔卡进行了专访。

default

桑德拉·劳德尔卡(Sandra Kaudelka)

德国之声:考德尔卡女士,您自己曾是前民德的专业运动员。您拍摄这部纪录片的初衷,是不是想让观众了解,您童年时的体育偶像如今的情况怎样?

桑德拉·考德尔卡(Sandra Kaudelka):没错!我看到媒体中关于前民德体育的报道,都把前民德与兴奋剂一概而论,我对此感到很气愤。我想拍一部片子,讲述我当年自己的正面的和负面的经历。

德国之声:时隔多年,您现在再回过头看您当年的体育生涯感受有所不同么?

考德尔卡:不是不同,但是我能更好地处理。在拍摄过程中,我也遇到一些当年我自己特别崇拜的体育明星,这对我处理那段历史很有帮助,让我也能从中得出一些积极的评价。

德国之声:根据人们今天得知的事实,当年体育强国民主德国在竞技体育方面的确是滥用了禁药,我们对当年的体育健将还能继续保持敬佩么?

考德尔卡:那些体育健将都是伟大的人物,他们是前民德当年体制的一部分。每个人都努力在自己所处的境况中,发挥最佳状态。有些人是极力试图挣脱这种体制,有些人则是想办法顺应这种体制。

前民德的铅球健将和奥运冠军乌多·拜尔(Udo Beyer)在您拍的影片中说,他当年就知道存在系统化的服用兴奋剂现象。您在拍摄影片时,有没有想过,自己当年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服用了禁药呢?

考德尔卡:我当然知道当年有服用兴奋剂的现象,但是以为,我们跳水运动员不在其中。因为跳水需要极高的协调技巧,而不仅是增加肌肉变成大力士。

德国之声:您的这种看法有没有过发生改变呢?

考德尔卡:有的。我在影片中采访的一位运动员因尼斯·盖佩尔(Ines Geipel)对我说,当年,10到13岁的体操和跳水运动员也被要求使用了减缓身体发育的激素。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可信的,因为体操和跳水这两个项目,都要求运动员能保持身材小巧和灵活。

德国之声:两德统一后,前民德的许多运动员就好比当年的一些政客一样,都一下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成了默默无闻的普通人。您对此感到惊讶么?

考德尔卡:我一点都不惊讶。也正是出于这点,我才想拍这部片子。我想让观众知道,这些运动员,这些每天训练6个小时,一直坚持20多年,而且在各自的项目中取得卓越成绩的运动员,到头来却一无所有了。就好比前民德的短跑明星玛丽塔·科赫(Marita Koch),她当年的名声好比鲍里斯·贝克尔(Boris Becker)在网坛。

德国之声:对于前民德来说,体育健将是该国最好的对外宣传方式。您当年也享受了一些优待么?

考德尔卡:有的,不过我在影片中也提到了,比如运动员如果想买汽车,等待提货的时间比普通人稍微短一些。那时候,人们也没有太多的奢望。但是这些都是太小的甜头了。我影片的主题,是想展现苦头。比如跳水运动员柏利塔·巴尔杜斯(Brita Baldus),退役后读大学拿到双料文凭,却一直没有找到正经工作。这也是我父母这一代人面临的现实,他们在两德统一后,始终没有真正适应新的社会制度。

桑德拉·劳德尔卡(Sandra Kaudelka)10几岁时就获得前民德青少年跳水冠军。她拍摄的纪录片《独自奋战》(Einzelkaempfer)讲述了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竞技体育。片中采访了不少当年的体育明星,包括铅球奥运冠军拜尔(Udo Beyer),400米短跑冠军、直到今天的纪录保持者科赫(Marita Koch),还有田径运动员盖佩尔(Ines Geipel),今天是前民德体育制度的铁杆批评者之一。这部纪录片结合了人物访谈,珍贵的资料记载,展现了前民德体育辉煌背后的阴影,以及当年体育明星名望不再的生活。

采访记者:Ute Soldierer 编译:谢菲

责编:李鱼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