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眼的死亡 新冠疫情下的哀悼 | 文化经纬 | DW | 26.03.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刺眼的死亡 新冠疫情下的哀悼

装满新冠病毒罹难者尸体的意大利军用卡车的照片震惊了世界。这场灾难正在改变人类对待死亡的方式吗?

观看视频 01:19

意大利:疫情下惨烈的一天

(德国之声中文网)连日来,在意大利北部城市贝加莫,军用卡车往返不停。新冠病毒罹难者的尸体如此之多,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这样运送到火葬场。

这些令人不安的照片在网络流传,传递着残酷的信息:在新冠病毒流行时期,逝者在告别人世的时候,身边没有亲人的陪伴;病毒不在乎死者的尊严,也不在乎亲友的悲恸。

贝加莫是意大利感染人数最多的城市。据当地政府发布的信息,仅上周就有300多人罹难。大多数逝者在医院病房里孤独地死去,没有亲人或朋友握着他们的手,分担他们的恐惧。由于存在感染的风险,访客不被允许进入医院,而且许多家庭成员自己也处于隔离之中。

病毒制定规则

新冠病毒有自己的剧本。首先,感染者的死亡脱离世间常情。其次,丧亲者只能独自承担悲伤。眼下,意大利北部举行的葬礼空前快速,没有送葬者。排队等候的时间很长。根据法律,人们仍然不能聚会。

Coronavirus Italien Alzano Lombardo Todesanzeigen an Straße (picture-alliance/dpa/AP/L. Bruno)

意大利北部城市贝加莫附近小城Alzano Lombardo:空旷街边的墙上贴满讣告

由于无法互相拜访,亲朋好友不能亲临葬礼共同回忆死者的音容笑貌。没有慰籍悲伤的拥抱,没有并肩告别的葬礼。生者只能依靠内心的强大,通过电话和视频与家人哀悼。

社区居民往往只能依靠报纸上的讣告来了解邻里的生死。3月13日,当地报纸《贝加莫报》(L'Eco di Bergamo)刊登了整整十页的讣告。看来,新冠病毒不仅决定我们的尘世生活,还要决定我们辞世与致哀的方式。

死亡被推到一边

法国历史学家阿里耶斯(Philippe Ariès)在他的《死亡的历史》中论证,西方人的生死观在19世纪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那之前的千百年间,死亡是人们熟悉的伴侣,是生命既存的部分。但是,阿里耶斯(Ariès)认为,现代人压抑了死亡的观念,将其摒弃在恐惧之中。在我们以成就为导向的社会中,死亡位于人生计划之外,它被认为是一种挫败,你得好自为之。

延伸阅读:意大利为何病死率如此之高?

今天的人们辞世之际,很少被家人和朋友围绕,而是消失于公众视野。在南欧的部分地区,情况有所不同,尤其是在几世同堂的家庭,生死循环尽在眼前。然而,多数时候,阿里耶斯在1978年所作的描述完全正确:死亡对我们来说日渐陌生,正从日常生活中隐身而去。

死亡脱离我们的现实生活,成为一种文化产品供人体验。舞台上、电影和电视里的死亡,往往具有壮观的形式,鲜血喷射而出。死亡已蜕变为一种艺术形式,不断重复对自身的压抑。

重归生活

新冠病毒疫情让情况变得有所不同:在意大利伦巴第州,不得不用军用卡车将逝者运往火葬场。毫无疑问:死亡因卡车成列而刺眼,仿佛要重新宣告它在我们生命中的位置,令人无法忽视。

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公共生活因为新冠病毒疫情而停摆,消费和生产处于停滞状态。人类的损失非常惨重,但是总算能够聚焦于人道尊严和自我保护。对于那些痛失亲人、朋友和邻居的人们来说,这也许是一个小小的安慰。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