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恐慌对社会心理进行操纵 | 欧洲 | DW | 23.05.201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欧洲

利用恐慌对社会心理进行操纵

本周,欧洲人对希腊财政危机带来的欧元危机深感忧虑,法国对禁止伊斯兰教妇女穿戴蒙面长袍的讨论也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

default

欧洲人似乎看到了一群贪婪的狼在金融市场上徘徊。这一群狼正在吞噬着欧元。本周,欧洲的政治家们非常愿意去作出这样的描述,他们大声训斥脱缰的资本主义野马,却没能抓住问题的实质。

无论是寻找替罪羊还是抱怨邪恶的金融冒险家将欧洲带进了危机,都掩盖了问题的真相。市场只是在做它的分内之事,它只是对供求、机会和风险作出自己的反应,如此而已。

就在不久以前,欧洲的金融市场还被认为是安全的,欧洲的国债被认为是一种安全的投资。这时,小小的希腊出现了问题,人们开始认识到欧洲的金融市场根本就不安全。

更糟糕的是,欧洲和欧元根本就对这场危机没有心理准备。

现在,欧洲正在面临一场新的经济衰退,而且是在全球经济危机之后不久。究竟能否走出全球化带来的危机,人们的信心正在减少。

事实上,根本没有这样一群狼在咬住欧洲的咽喉。让形势变得不稳定的,是人们对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的担心。人们担心的真正的危机是欧元的崩溃,是储蓄和退休金的缩水。简而言之,就是人们担心欧洲变成一个负债累累的大输家。

Symbolbild Griechenland im Visier der Spekulanten

希腊是金融投机家的牺牲品吗?

一些经济学家早就认识到,希腊只是冰山的一角。他们警告说,希腊只是全球债务危机的一个反映,这一危机早就蔓延到各大洲。

人们正在就政治所能扮演的角色而争论。金融危机一开始,欧盟各国政府就纷纷抛出拯救破产银行的计划,然后又作出了为希腊提供紧急贷款的决议。本周,欧盟又拿出了所谓的"欧元保护伞"计划。

金融市场一片混乱,各国政府领导人昼夜开会商讨拯救措施,以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各国作出的立法草案以紧急程序在议会上通过,政党领袖们敦促本党和反对党在投票上高抬贵手,称这"事关我们国家的命运"。

批评家们说,这样的话,还要议会、专家委员会、立法咨询和整个民主程序做什么用?有人嘲讽说,只要看看周末的股市走向,就知道下周会采取什么政治措施了。体制批评者早就指出,金融市场迫使我们采取一个接一个的紧急救援措施,最后使得大家都变穷了。

不少评论家说,从危机中应该吸取的唯一教训,就是应该抵制银行利益集团的院外游说,加强对金融市场的约束,而这恰恰是让那些政治家感到最不舒服的。

事实是,只有当股市恢复平静后,政治才能重新自由地和民主地发挥作用。只有这样,政治才能够决定自己在政策上的轻重考量,例如让民主首先考虑的是公民利益而不是金融市场的利益。

可能有的公民会问,为什么要去考虑这些复杂的货币问题?答案就是:这场欧洲病可能很快就会传染到日本、英国和美国。最后甚至可能还会传染到与这些国家有密切贸易往来的中国。

这一场金融灾难已经让德国在全球竞争能力排行榜上从第13位下降到第16位。耐人寻味的是,排在榜首前两名的是小经济体新加坡和香港。

大部分国家都在面临财政债务的压力,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税收收入的下降和耗资巨大的救市计划。这些国家无暇顾及人口老化和人口下降的问题,虽然这些问题早就在讨论。

一些欧洲国家对真正的大问题和棘手的问题绕道而行,他们只愿意讨论那些似乎是简单的、不重要的和伪问题。例如法国的议会本周考虑禁止穆斯林妇女穿蒙面长袍,法国人为此感谢他们的总统萨科齐。欧洲有种说法,称这种被称为"布卡(Burka) "的长袍在欧洲不受欢迎,因此一些其它欧洲国家正准备效法法国。这样做对吗?

当然不对。这听上去简单的问题,会导致跨越危险的界限。警察和法官应该干涉妇女穿什么衣服吗?如果有妇女把自己包裹起来,她们就该被抓起来吗?很多批评家警告萨科齐不要走出这一步,因为这涉及到民主制度中的自由这一原则问题。

Frau mit Burka in Europa Niederlande Flash-Galerie

在一个民主制度中,人们只要不威胁到其他人,就应该被允许按照自己的喜好形象自由走动。对于机场这样的地方,出于安全考虑对蒙面早有特殊的规定,这不需要额外的立法来规定。

"布卡"问题的实质是如何与伊斯兰教相处的问题。伊斯兰教已经在欧洲广为传播,很多基督教徒对欧洲大地上出现新的清真寺感到不安。但这事关在民主制度中多数人如何与少数人相处的问题。

德国历史上著名的共产主义者罗莎.卢森堡曾说过,自由也总是一种允许持不同意见者的自由。凡是尊重民主自由这一基本秩序的人,都应该遵守这一规范,这不意味着对极端伊斯兰分子和恐怖主义采取宽容的态度。但是遗憾的是,很多欧洲人不能在这一点上作出区分。或者有些人是故意混淆两者的界限。

用金融市场的上狼群或者用伊斯兰妇女的布卡来制造恐慌,这最容易达到在心理上对社会进行操纵的目的。本周,欧洲就提供了特别生动的例子。

作者:Adrienne Woltersdorf/潇阳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