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國拉攏太平洋島國 澳洲和西方在擔憂什麼?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7.05.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分析:中國拉攏太平洋島國 澳洲和西方在擔憂什麼?

澳洲學者認為,澳方真正擔憂的,除了中國破壞南太平洋的原有秩序外,更重要的是,一旦中國軍力進入南太平洋,解放軍就有能力直接攻擊澳洲,甚至是夏威夷。

Salomonen Honaira | Chinas Außenminister Wang Yi und Jeremiah Manele

中國外長王毅與所罗门群岛外交部长見面。

(德國之聲中文網)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本週出訪南太平洋8國,其中包含要與中國簽訂安全協議的索羅門群島,也傳出要與南太平洋多國直接簽署多邊協議,引發澳大利亞和西方國家高度緊張。究竟這些面積與人口都不大的島嶼國家,為何如此重要?

這些擔憂是基於軍事上的戰略理由,還是國際合作或外交的理由?兩位學者分別給出了不同的答案。

「中共可從索羅門可攻擊澳洲」

澳洲學者指出,因所羅門群島與澳洲地理位置相近,澳洲擔憂的是國安問題。澳大利亞國立大學(ANU)太平洋事務系(Department of Pacific Affair)研究員史密斯博士(Dr. Graeme Smith)向德國之聲直言,「從國安的角度來說,索羅門群島離澳洲真的很近,這意味著(中國)可以直接攻擊澳洲」。索羅門群島距離澳洲本土不到2000公里。

澳方非常擔心,對索羅門的爭奪會成為新的國安問題。因為在在歷史上,這曾經是美軍和日軍在二戰中激烈爭奪的地區。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後,日軍於1942年1月攻占索羅門群島,並試圖以此為基地,向南進攻澳大利亞本土。澳方不少人士擔心,一旦中方有機會在索羅門群島駐軍,或是利用其作為海軍基地,很可能會重演二戰的歷史。

當時,美國為了阻止日軍對澳洲的攻擊,同年8月7日,以美國為首的盟軍部隊在索羅門群島的瓜達康納爾島、圖拉吉島和恩格拉群島登陸,開啟了長達6個月的瓜島戰役。1943年日軍在瓜島戰敗,日本海軍大將山本五十六在指揮撤退時,其座機在瓜島上空被擊落。但一直到1945年,日軍才全部撤出索羅門群島,澳洲可能會被入侵的危機也才完全解除。

另外,針對澳大利亞新任外長,擁有一半華裔血統的黃英賢(Penny Wong)搶在中國外長王毅之前,先行訪問斐濟,是否有與中國競逐意涵?史密斯向德國之聲解釋,斐濟過去和澳洲有很好的合作,特別是在2018年莫里森政府降低對南太平洋島國的援助以前。此外,這次黃英賢對斐濟的訪問,也是為了6月中的太平洋島國論壇做準備。

但過去在自由黨政府執政時期,澳洲的對外援助計畫成為財政預算縮減下的犧牲品,也讓澳洲與南太平洋島國的關係鬧的有些不愉快。自由黨的艾伯特(Tony Abbott)政府,還將獨立的澳大利亞援助機構(AusAID)與澳洲外交部合併, 並於2014年6月全面生效。

2018年時,當時具還是在野黨身份的黃英賢就抨擊,自由黨執政的前五年(2013年-2018年),澳洲的海外發展援助預算就削減了超過110億澳元,這進一步惡化澳大利亞在南太平洋地區的影響力。有分析稱,這可能也是中國得以藉機拉攏南太平洋島國的真正原因。

Japan | Quad Treffen in Tokio

澳大利亚新任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内塞就職宣誓時曾說将在该国的气候政策上「作出重大改变」。

助島國面對氣候變遷是關鍵

而對於新任工黨政府和原莫里森政府對南太平洋政策的差異,史密斯認為,新政府會更重視氣候變遷問題,因為全球暖化對於太平洋島國來說,「這是攸關基本生存線的問題,他們很重視」。

他說,「(澳大利亞)這次的選舉不只是工黨獲勝,它是一個真實的轉變」,未來澳洲應該不會再發生因為政黨輪替,而放棄對抗氣後變化的情況。

史密斯舉例,氣候變化議題在德國、或是澳大利亞,現在已去政治化。甚至在英國,「保守黨可能比英國其他政黨,更著重於減碳」。

但史密斯也認為,氣候變化在美國已變成政治議題。過去在川普政府執政下,美國推翻了氣候變化的協定,「現在的拜登政府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是若美國未來又換黨呢?那就很難說了,」他說。史密斯指出,南太平洋島國會對美國的角色,有一些不同的考慮。

而中國雖然承諾會給予援助,也會幫助南太平洋島國對抗氣候變遷,但史密斯認為,這些國家也會評估中國在減碳上的真正作為,「例如你(中國)自己還一直在蓋燃煤電廠,那這個減碳的作為,也會被重新評估」。

而對於中國外長王毅出發前所流出的協議草案,引發西方高度關注,史密斯解釋,「澳大利亞與這些國家過去都有分別一些協議」,「但這次這種全面性的區域協議,是我們之前沒有想到的,」他說。

值得一提的是,史密斯博士日前在接受澳洲廣播公司(ABC)採訪時也指出,同為南太平洋島國的在基里巴斯方面,一直有報告稱中國正在尋求與該國簽訂安全協議。而基里巴斯就地理位置而言,在戰略上比所羅門群島對中國更重要。

史密斯解釋,「它從東到西延伸3000公里,離夏威夷相當近」,「而且在領海方面,它有一片巨大的專屬經濟區」。

基里巴斯在2019年與北京建交,它與中國的外交關係處於與所羅門群島類似的階段。他說,很難判斷基里巴斯是否會接受這樣的協議,但中國與索羅門群島的協議,可能會對基里巴斯產生重大影響。

「應留意中國意圖」

有別於史密斯著重在國安和全球暖化的分析,新西蘭梅西大學(Massey University)安全研究資深講師波爾斯(Dr Anna Powles)26日在英國《衛報》投書表示,中國希望與10個南太平洋國家簽署的協議草案,透露了中國的五個意圖,包含將經濟合作與安全掛夠、從雙邊主義轉向多邊主義、希望進入人道和救災領域、尋求更多的海域准入,以及公布戰略的時機。

波爾斯分析,中國提出了實質性的貿易和投資倡議,包括中國-太平洋島嶼自由貿易區,這可能會與現有的區域自由貿易協定太平洋更緊密經濟關係協定(PACER Plus)產生摩擦。

同時,中國將為太平洋國家的警察部隊提供中級和高級警察培訓,並堆動數據網絡、網絡安全、智能海關係統合作的擬議協議。這引發了對收集生物數據和監視太平洋地區生活和旅行人員的擔憂。

此外,這個提議的公布時機並非巧合。這是與最近宣布的印太經濟繁榮框架,以及美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對太平洋地區的更廣泛承諾的反擊。

(綜合報導)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