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之前的叙利亚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2.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决战之前的叙利亚

阿萨德政权的最后时刻还没有到来,但大马士革和平安全的表象已经不复存在。生活在大马士革的叙利亚作家哈达德(Fawwaz Haddad)描述了当地的局势和紧张气氛。

default

大马士革上空的硝烟

"制止杀戮"

许多人认为,叙利亚的战事尽管在不同的城市进行,但最后一役将在大马士革决出胜负。大马士革仍被暴戾的现政权牢牢控制,这里有戒备森严的军队弹药库。但在这里发生决定性战斗并非不可能,因为小股的自由叙利亚军已多次推进到市中心地带,并于政府军发生交火。自由叙利亚军在大马士革周边地区拥有大量支持者,他们从起义一开始就暗中支持叛军,并协助政府军官兵叛逃。

Syrien Bürgerkrieg Regierungstruppen bei Damaskus

政府军仍控制着首都

同其他叙利亚城市一样,大马士革居民也很早就开始了对现政权的反抗。尽管这里的示威集会规模不如其他地方。但大马士革的年轻人经常到周边城市参加抗议活动和死难者的葬礼。

在"制止杀戮,我们要建设一个所有人的国家"的口号下,年轻男女冒着被捕的风险,参加示威集会。人们用涂鸦方式在建筑物上喷涂口号,组织"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临时抗议集会,这在大马士革街头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周五祈祷结束后,清真寺周围总是聚集起游行的人群,在穷人居住的鲁克纳丁(Ruknaddin)、米丹(Midan)、马泽(Mazze)等城区,经常发生居民和安全力量间的冲突。

每个参加游行的人都冒着被逮捕、被虐待、甚至受酷刑或死亡的风险。人们的住宅被破门而入,办公室被搜查或洗劫。参与抗议的大学生们可能被拘押数周甚至数月,有的被关进监狱后就没能再出来。今天的叙利亚,每个城市、乡镇或村庄都有自己的反抗活动协调组织,有自己的烈士和革命故事。

挺进大马士革

最近叙利亚首都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在大马士革近旁的杜马(Duma),政府军和反叛武装的冲突升级。杜马是反抗运动的重镇。数百人在政府军的炮火攻击中丧失。大部分居民逃离了这座城市,今天的杜马几乎是被战火摧毁的霍姆斯的缩小版。大马士革周围的大部分城镇都面临这样的命运。

终于,在斋月开始前的7月20日,自由叙利亚军的许多小股部队从多个方向大马士革挺进。他们进入了卡法苏撒(Kafar Susa)、巴撒丁(Basatin al-Mazze)和米丹(Midan)等周边城镇,从那里向大马士革的重要机构、阿拉伯复兴党的办公地点以及安全力量和情报部门的据点发起攻击。在阿达维(Adawi)和提贾拉(Tidjara)两个城区发生了短暂交火。在米丹有20人在冲突中死亡。巴格达大街上的一处阿拉伯复兴党的办公楼被冲击。

Syrien Bürgerkrieg Straßenszene in Damaskus

市中心也不再是安全地带

在观察者眼中显得平静、甚至没有受到外部纷扰的大马士革,自此也成为了冲突的焦点之一。至少有4个城区沦为战斗地带。自由叙利亚军推进到了离大马士革中心不远的地方,甚至一些政府权力机构也在叛军的射程之内,受到直接威胁。国家安全大楼内发生爆炸,4名所谓"危机中心"的高级官员丧生。对于安全部门和官方媒体来说, 这是又一个败笔。

人们会埋葬死者

在大马士革,惊恐在悄悄地蔓延,似乎随时随刻都有什么东西可能崩溃。在城市的不同地方都能听到枪声。有消息说,自由叙利亚军攻击了政府军的坦克和军车,有一架直升飞机在卡布恩(Qabun)坠毁。政府军的反应则是对城市边缘和市郊漫无目的地发射炮弹,导致大量居民逃离。

尽管自由叙利亚军未能守住阵地-他们称之为"战略撤退",但大马士革的交战还是拉开了最后战役的序幕。因此现政权更加毫无顾忌地试图用暴力消灭任何武装反叛力量,完全不顾平民百姓的安危。首都的战斗还将持续下去,人们不得不担心这将扩大为一场真正的内战,阿萨德政权已多次发出了这样的威胁。而对于迄今为止不同族群一直和平共处的大马士革来说,宗教间的争斗尤其可怕。

Khaled Saad Eddin Syrien Houla Beerdigung

葬礼队伍

最后的战斗还没有打响。但大马士革已经不再像人们以为的那么安全了。政府的错误反应使民众充满怀疑和恐惧,人们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或许大马士革老城也会遭到狂轰滥炸,亲阿萨德的民兵组织已经威胁,在必要情况下,他们将"毁掉大马士革"。

决战的时刻正在临近。也许它不会马上爆发,但一定会到来。叙利亚政府和国际社会都在拖延时间。如果这一刻真的到来,阿萨德政权知道他们该做什么,可国际社会呢?叙利亚人也知道他们该做什么-他们会埋葬死者。反叛武装战士则不会惧怕流血,尽管对外界来说,他们的牺牲只是以数字的形式呈现。

作者:Fawwaz Haddad   编译:叶宣

责编: 谢菲

法瓦兹·哈达德(Fawwaz Haddad),叙利亚作家,生活在大马士革。他的第10部小说《真主的战士》的德文版"Soldaten Gottes"明年将在德国出版。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