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格斯多夫:刺杀希特勒-大衣口袋里的炸弹 | 文化经纬 | DW | 28.12.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冯·格斯多夫:刺杀希特勒-大衣口袋里的炸弹

1943年,希特勒前往柏林军械库参观俘获的苏军武器,军官冯·格斯多夫打算与希特勒同归于尽。他已经摁下大衣口袋里的炸弹引线按钮,希特勒却突然提前离场。

Rudolf von Gersdorff (picture-alliance/dpa/R. Kroll)

Rudolf von Gersdorff,1952年

无名英雄与反纳粹勇士系列五

(德国之声中文网)1943年3月21日,希特勒前往柏林军械库(Zeughaus)参观中央集团军群主办的缴获苏联军械展览。

希特勒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两个小时才到。乐队奏乐后,希特勒发表演讲。大概讲了12分钟就结束了。随后,按照日程安排,希特勒进入展厅内参观。

陪同参观的一位主讲是军官冯·格斯多夫(Rudolf-Christoph  von Gersdorff)。他是军方反抗运动的参与者。此时此刻,在他的大衣左右口袋里各有一颗炸弹。

Hitler mit verwundeten Wehrmachtssoldaten 1943 (picture-alliance/akg-images)

1943年3月21日,即冯·格斯多夫刺杀未遂当日,希特勒参观柏林军械库,与受伤的德军士兵握手

8天前失败的刺杀行动

之前,就在当月的13日,军方反抗运动的领袖之一冯·特雷斯科夫(Henning von Tresckow)及其副官冯·施拉布伦多夫(Fabian von Schlabrendorff)已经试图在希特勒的专机上安炸弹。但是,炸弹没有按时爆炸。希特勒安然无恙地降落。二人及时将炸弹取回,未被发现。

为二人提供炸药和引线的,就是军官冯·格斯多夫。

这次,希特勒参观军械库,再次提供了刺杀的机会。冯·特雷斯科夫问冯·格斯多夫,他本人是否愿意执行刺杀行动。

冯·特雷斯科夫并没有说明具体刺杀的方式,但有可能要与希特勒同归于尽。冯·格斯多夫答应了。

临行前,二人边散步,边商讨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冯·格斯多夫在回忆录《毁灭中的士兵》(Der Soldat im Untergang)中写道,突然间,特雷斯科夫停下脚步,说道:"两名总参军官一起考虑如何最稳妥地杀死他们的最高指挥官,这不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吗?可是,必须这么做。现在是拯救德国免于灭亡的唯一机会。世界必须从这个有史以来最大的罪犯手中被解救出来。"

Henning von Tresckow (picture-alliance/akg-images)

军方反抗领袖之一冯·特雷斯科夫

10分钟的引线

希特勒参观的前一天,冯·格斯多夫到军械库勘查现场。院中希特勒讲话的舞台无处安放炸弹,--何况党卫军一直在布置现场走来走去。展厅内则无法预知希特勒会在何处停留。当年的炸弹引线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引爆。冯·格斯多夫所选择的是10分钟的引线,--鉴于展厅内没有暖气,他预计实际引爆的时间大概是12分钟。希特勒预定在展厅内的参观时间是30分钟。

冯·格斯多夫此时已清楚知道,他必须随身带着炸弹,贴近希特勒,一起被炸死。

在回忆录中,冯·格斯多夫写道:"勘查现场很忙,以至于我那天很晚才有时间思考这件事。一直到回到宾馆房间内,我才完全意识到这一计划的意义和责任重大。……我一夜没合眼,感觉就像是死刑犯在等待第二天行刑。"

拆弹

第二天,当希特勒演讲结束,掌声刚停,冯·格斯多夫就按下了自己大衣口袋中的炸弹引线按钮。

参观开始了,但希特勒显然完全无心听讲解,并且一言不发。很快,希特勒就抄最近的路几乎是跑向了边门的出口。冯·格斯多夫后来了解到,希特勒在展厅内仅待了2分钟。

冯·格斯多夫口袋里的炸弹已经按下了引线。于是,他走进最近的厕所,拆除了引线。

刺杀希特勒的行动再次在没有被发现的情况下失败了。

Deutschland Zeughaus Berlin 1920 (Imago/United Archives International)

柏林军械库(1920年)

"有损德国军官的荣誉"

1905年,冯·格斯多夫出生于一个贵族的军官家庭。1941年,他被纳入冯·特雷斯科夫麾下。

在回忆录中,冯·格斯多夫记述了令他下决心参与刺杀行动的几件事。其中包括在波里索夫(Borissow)发生的党卫军残忍屠杀数千犹太人的事件(见系列四),以及希特勒下达的处决苏联军官战俘的命令。当时,在战事指挥上,军方与希特勒也有严重的意见分歧。

冯·格斯多夫在回忆录中写道,在后来几个月里,还有其它的军事、政治和个人方面的事件让他越来越坚信,单单试图避免最糟糕的情况发生是不够的,必须要主动采取行动。"我逐渐克服了此前的多重阻碍,包括所接受的军人要服从的训练,以及宗教信仰上的一些偏见,当然还有此前所宣下的效忠誓言。"

冯·格斯多夫写道,除波里索夫的屠杀犹太人事件外,军中的反抗人士很快听说其它地方发生的类似事件。在他经常到前线了解战况的过程中,也不断听到年轻、年长的军官讲述这些令他们震惊的事件。这些消息很快在前线传开。

冯·格斯多夫在当时的前线报告中写道:"在与军官们的长谈中,我均被问及枪杀犹太人的事。我的印象是,枪杀犹太人、苏军俘虏以及军官,受到军官团的普遍拒绝。特别是处决苏军军官的命令,导致敌军的抵抗特别顽强。这些枪杀事件被视为有损于德军、特别是军官团的荣誉。"

Massaker von Katyn Rudolf von Gersdorff (picture-alliance/AP Photo/A. Riethausen)

施陶芬贝格刺杀希特勒事件后,因其他人的保护,冯·格斯多夫得以幸免(图为冯·格斯多夫在1952年)

1944年刺杀行动为数极少的幸存者

为了给刺杀行动提供合适的炸药和引线,冯·格斯多夫不断以向上级展示这些炸药为理由,从他的下属那里提取材料。当然,每次他都要在收条上签字。"签字时,我问自己,是否是在签署我自己的死刑判决。"

1944年施陶芬贝格刺杀希特勒的行动,炸药也是由冯·格斯多夫提供的。刺杀行动失败后,冯·格斯多夫没有被纳粹发现。

冯·格斯多夫在回忆录中写道,他之所以逃过几乎注定的死刑,"首先要感谢冯·施拉布伦多夫(即希特勒专机炸弹刺杀行动的实施者)。......他受到盖世太保的四级酷刑逼供......在非人的折磨下,他没有说出一个名字。"冯·特雷斯科夫则在事发后自尽,因为他知道面临什么,担心自己无法忍受住可以预期的酷刑。"我的性命也要感谢军方的军官们和下属军官们,1942年、1943年之际,我从他们那里调取了大量的引线和炸药。1944年7月20日施陶芬贝格的刺杀使用了同样的炸药后,只要有这些军官举报一条线索,就至少会让我有重大嫌疑。"

Fabian von Schlabrendorff (Getty Images/Keystone/Hulton Archive)

冯·格斯多夫在回忆录中写道,他之所以得以幸免,首先要感谢冯·施拉布伦多夫在盖世太保的酷刑下“没有说出一个名字”(图为冯·施拉布伦多夫,1966年)

冯·格斯多夫写道:"我始终清楚地知道,在积极的反抗运动中,我个人的角色有多么微不足道。但作为为数很少的幸存者之一,我感到有义务提醒人们缅怀1944年刺杀行动的牺牲者。"

1977年,冯·格斯多夫出版回忆录《毁灭中的士兵》。1980年,冯·格斯多夫逝世,享年74岁。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