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城市的建设者 社会的二等人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2.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农民工:城市的建设者 社会的二等人

农民工在工厂和工地里辛苦工作,收入却极其微薄。他们是中国经济腾飞的中坚力量,也是城市里的二等公民。

(德国之声中文网)北京南部的一间简陋的课堂里,三十多个七、八岁的孩子们正睁大了眼睛,全神贯注地听老师讲课,积极地抢答老师的问题。然而不管这些孩子如何努力,他们飞黄腾达的机会却微乎其微。因为他们是普通农民的孩子,他们的父母以外来务工人员的身份来到首都,过着二等公民的生活。这些孩子在新家园连上学的权利都没有。

这间教室属违规建筑,已被多次警告关闭。校长因此不愿透露本人和该校的名字。他介绍说:“我们学生的父母来自全国各地。”其中大多数人都在郊区的小菜田工作。 “孩子们无法去北京正规的公立学校,所以就到我们这儿来了。“

罪魁祸首:户籍制

Gegensätze in China Symbol

背井离乡的农民工在城里过着二等公民的生活

中国目前约有1.5亿农民工。他们在工厂和建筑工地挥汗如雨,收入却少得可怜。他们是中国经济腾飞的中流砥柱。也是社会的弱势群体。因为根据中国法律,中国人只有在其出生地才享有相应的社会福利,如国家基本医疗保险以及孩子接受义务教育。

造成这种现象的罪魁祸首是毛泽东时代建立的户籍制度。媒体人米勒(Tom Miller)刚刚发行了一本关于中国城市化进程的书 ,他介绍说“该制度于1958年推出。政府希望借此防止农村人口流向城市,消耗城市资源。”“(依此制度)农民就应该在农村生活、耕耘土地,”米勒补充说: “这个制度是控制老百姓的一项措施。”

直至今日,每一个中国公民都要登记户籍。该规定给人民的日常生活常常带来巨大的麻烦。谁要是离开出生地去别处居住和工作,便失去了享受国家福利的权利。

43岁左右的农民工梅阿姨正面临着这个问题。几年前,她为了找工作从安徽老家搬到千里之外的北京。在首都她经常感觉自己是二等公民。“因为我在安徽出生,所以我的户口在安徽,也就是说我在那里登记了户籍。我在那儿看病,国家医疗保险给报销。”但这在北京可行不通:“如果我去看医生,就必须自己掏钱。”她说。

户籍制度与城市化进程

China Alltag 2009 Wanderarbeiter

在工厂和建筑工地上经常能看到农民工的身影

去年,中国城市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每四个城市居民中就有一个是没有相应户口的农民工。因此,多年来专家们一直要求取消户籍制度,但至今未果。中国政府甚至希望在未来几年内让更多人在城市定居。米勒强调,城市化是新总理李克强强调的重大项目之一。 “李克强认定,如果有更多的人迁往城市,必然会促进经济发展,因为城市居民需求大、消费能力强!”

在未来12年内,中国城市人口将达到总人口的70%。 截至2030年,政府希望拥有220个人口过百万的城市。根据官方数据,政府正在投资数十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兴建本地和长途交通。然而若不进行户籍制度改革,社会的不满情绪将与日俱增。因为这将意味着,20年后有一半的人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和受教育的权利。 “那将是5亿多人,”米勒警告说:“这必将成为引起诸多社会问题的‘导火索’。”

来源:德国福音教通讯社编译:安静

责编:文木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