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教育营”输出廉价劳动力?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4.03.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再教育营”输出廉价劳动力?

中国官方在回应外界对“再教育营”的批评时,往往会强调“学员”获得了“免费职业技能培训”。现在,越来越多的线索显示,新疆当局设立“再教育营”不仅仅具有政治动机,还有经济上的盘算。

China XinJiang Polizeipatrouillen (Getty Images/AFP/B. Dooley)

在和田地区执勤的防暴警察

(德国之声中文网)39岁的古孜拉·阿瓦尔汗(Gulzira Auelkhan)是一名哈萨克族中国公民。2014年起,她就随丈夫在哈萨克斯坦定居。根据"新疆受害者资料库"的记载,2017年夏天,她回到新疆伊宁市,希望能够将她的两个女儿也接到哈萨克斯坦。然而,入境才三天,她就被中国当局拘押,送入了所谓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又称"再教育营"。据她本人透露,中国方面给出的理由是"在哈萨克斯坦生活太久、连续三年没有回中国"。

2018年10月,她终于被放出"再教育营",但是仅仅10天后,她又被强制进入一间工厂做工。古孜拉·阿瓦尔汗近期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说,她在新疆伊宁家纺服装产业园的里制作手套,厂方管理人员告诉她们,产品也会销往国外。

DW.COM

古孜拉·阿瓦尔汗表示,2018年12月时,那家工厂里的9名"雇工"被告知,必须要签一年的合同,否则就会被再送进"再教育营"。厂方承诺每月支付600元人民币的工资,但是据她本人表示,在工作了一个半月后,她只拿到了320元。而根据法律规定,新疆各地的最低月工资标准在820元~1460元之间。

古孜拉·阿瓦尔汗对法新社表示,虽然在工厂的强制劳动十分艰辛,但是相比"再教育营"内的生活,依然有了很大的改善。据她称,"再教育营"内,上厕所时间超过2分钟,就有可能遭到电棍击打头部。

她在12月底冒险用微信与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丈夫联系,后者将情况披露给国际媒体。2019年1月,新疆当局允许古孜拉·阿瓦尔汗离开中国,重新回到哈萨克斯坦与丈夫团聚。据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透露,今年1月初,中国当局总共允许2000余名哈萨克族人离境。

官方拒绝承认关联

中国官方否认"再教育营"与当地工厂有任何关联。新疆自治区政府新闻办在回复法新社问询时强调,"职业教育培训中心与企业没有签订任何劳务协议","没有任何企业从职教中心获得劳工"。

德国之声也就此致电伊宁市所属的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公安局。但是接听电话的一名警官以极其不友善的口吻表示,此事应当通过"正常渠道"去了解。面对德国之声"究竟哪条是正常渠道"的追问,这名警官直接挂断了电话。

美联社曾在去年12月从多名曾经被拘押于"再教育营"的人士处获悉,确实有不少人刚被释放就被强迫进入当地工厂做工,且工资都低于最低标准。中国外交部当时则指责外国媒体"对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发表不实报道",认为外媒在根据"道听途说的谣言"妄加指责。

美国獾牌运动服装公司(Badger Sportswear)则在被披露使用了新疆一家有使用血汗劳工嫌疑的厂商的供货后,宣布停止从中国新疆采购货品。

Umerziehungslager China Google Maps (DW/M. Bölinger)

谷歌地图的卫星影像已经能够依稀分辨新疆各地的“再教育营”

合作企业疑获政府补贴

《纽约时报》则在去年12月报道,卫星图像显示,一些"再教育营"内似乎正在建造生产线。而中国中央电视台播放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宣传片内,也出现了戒备森严的疑似生产车间的建筑物。画面中甚至还出现了"和田泰达服装公司",该公司此前为獾牌运动服装公司供货。

《纽约时报》认为,随着"再教育营"拘押人数激增,其运营成本也在攀升,因此新疆当局具备将"再教育营"与当地企业联系起来的经济动机。

就在去年3月,中国纺织服装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孙瑞哲也在与赴京参加"两会"的纺织业代表座谈时表示,"把教育转化人员学习技能和发展纺织服装产业结合起来"。《纽约时报》还披露,新疆各地方政府还为在"再教育营"附近建立生产线的企业提供补贴,"企业每吸纳一名营地人员就业,就能得到1800元的培训补贴"。

观看视频 03:07

“他们让我唱歌 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外部链接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