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 坚守悼念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4.06.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六四30 坚守悼念

回忆,总是让林耀强太沉重。每年一踏入五、六月,林耀强的内心,和所有经历八九民运的人一样开始翻腾。今天是六四30周年,这一晚,林耀强跟许多香港市民一起,回到每年举办烛光晚会的维多利亚公园,静静地纪念当年这一场波澜壮濶的学生运动。

China Kenneth Lam Ex HK Student (DW/V. Wong)

去北京支援广场上学生的时候,林耀强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

(德国之声中文网)1989年5月,林耀强作为香港学联 (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 代表,负责带备物资、香港市民的捐款上京支援广场上的学生。那一年,他才20 岁出头,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三十年后,两鬓斑白的林耀强是一名律师,在他的律师事务所接受德国之声访问。三十年的记忆,依然深刻。

林耀强在1986年入大学。他表示,八十年代的香港的大专院校,普遍也非常关心中国的发展,他86年参加上海南京交流团,充份感受到当年大学里思潮开放、气氛自由。那时候,大学生们怀着美好的愿景,憧憬中国有一天走向民主自由之路。八九学潮拉开,怀着的只是一个卑微的诉求 : 打倒官倒、争取民主自由的制度 。林表示,至今仍难忘那一幕 : 几个年轻人,跪在人民大会堂,顶着柬书,恳请求见领导人。林形容学生的诉求非常谦卑、合理和理性,完全无意挑战政权,因此获得北京市民、以至香港及海外社会的支持及同情。

林耀强生于基层家庭,八十年代的香港,只有少数人可以幸运地进入大学。林耀强忆述,那是一个知识改变命运、只要上了大学便可以脱贫的年代,北京的大学生就更不用置疑,他们不用干一些埋没良心的事情,只要少批评一点,自然会成为制度的既得利益者,无论名利前途都有所保证。然而,北京学生们选择把改革社会的责任背负在自己的身上,拱上了自己的前途,甚至连性命也摆上。

Kenneth Lam Archivbild (Arthur Kent)

林耀强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

上京支援 受悲壮绝食场面感动

5月14日林耀强和另一名学联同学,两手空空,挽着两颗单纯支援的心,踏上天安门广场,也是北京学生绝食的第二天。看见他们绝食的悲壮场面,林坦言非常震撼,“上千名同学一起绝食,以死明志,绝食宣言裡写着 : 『国家是我们的国家,人民是我们的人民,我们不喊,谁喊 ? 』”这么多年,仍深刻烙印在他的脑海裡。

两名香港小伙子在浩瀚的广场里很快被淹没,极其淼小。林于是灵机一触,和同学跑去买一块白布,店老板知道他们是学生,要写横额,坚持不收费,另一边去买油漆时,也一样不收钱。二人在横幅上写着 :“香港学联支持你们”。由早到晚,二人拉着横额,在广场上横行,所到之处,掌声雷动。广场上学生们看见两名千里迢迢来支持的香港同学,很受鼓舞,这份鼓舞也教他深受感动。

上京前,为了不让妈妈担心,林不敢如实透露行踪,当林妈妈从电视屏幕上看见,原以为在大屿山露营的儿子在广场里出现,才恍然大悟。

北京饭店建立临时联络基地

5月底林再次上京支援。当年,没有FACEBOOK,INSTAGRAM,最重要的通讯设备便是传真机,林从香港背了一部传真机,在北京饭店租了一个房间,建立一个临时的联络阵地,传真机插在电话线上,林耀强定时把重要资料传送回香港学联。林形容,那时候整个香港及北京都很沸腾。

5月下旬,广场气氛开始逆转,每隔一两天,也会听到一些传言,说军队会入城。每一次传言到来,林和同学们就走上广场去,跟学生们在一起,保护他们。那时候,他们都天真的认为,就是军队入城,充其量也是用木棍或水炮而已。“当然这个想法很天真,没想过军队会开枪镇压,”林沉重的说。

开枪那一刻惊醒 士兵真的会杀人

6月3号晚上,林一直留守在广场裡,另外两名同学到了医院。林表示,广场上,杀戮的气氛稍为轻微。当踏入午夜12时,气氛开始紧张,一部装甲车转入长安大街,那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装甲车及坦克车的速度一点也不缓慢,是非常迅速。气氛变得很紧张,一批市民用铁栏去拦截装甲车,却不得要领;到了凌晨二时左右,一列长长军队,由西面向东门行进,经过毛泽东像下面时,一列巴士正朝着士兵方去驶去,以图阻止士兵前进。林耀强看到几名士兵走向巴士的司机位置上,把司机拉下来,用枪柄不断击打已倒在地上的司机,北边工人自治会几名工人见状非常愤怒,走出二三十米,喝止这些士兵不要殴打司机,其中一名工人把手上的汽水瓶掷向士兵们。突然听到几声枪声,林还未反应过来,便听到后面的人喊着快点去救人。林跟着大伙儿,那一刻他完全不懂害怕,六七名男生,一起抬着一个垂死的人。他表示,他一边握着受伤工人的手,另一边托着他的背,在那二十米路上,工人背部一直在流血,抵达学生自治区域时已经没有生命气息。林表示,那一刻他开始惊醒,原来士兵真的会杀人,他第一次亲眼目暏士兵杀死北京市民。而同时间,在东西单的杀戮更厉害。

回到人民英雄纪念碑,未几,第一批穿迷彩军服的士兵冲上人民纪念碑。当时林坐在纪念碑顶层,距离士兵只有几米之隔,“如果当时他们要开枪,我必死无疑。“ 生死之间,身边的同学,不需要任何眼神交流,也没说上一句说话,马上用身体保护林,把他和士兵分隔开,直推他到安全地方。期间反覆的嘱呼,“小强你们香港人已经为我们做得够多了,无论如何请安全的回去,把真相告诉大家。”

一生的托付 说出真相

林耀强告诉德国之声,这一幕是他一生不能忘记的场景。北京的市民及学生,抱着一个卑微的要求,就是要他把真相告诉世界,于不惜以生命去保护他安全离开, 那一刻教他无比沉重。

这一个託付,成了他一生的责任。“我有生之年,也会坚守这个责任。“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