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夕 北大筑隔离墙引发学生抗议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6.05.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六四前夕 北大筑隔离墙引发学生抗议

北京收紧防疫措施坚持“清零”目标之际,传出北大周日晚间在万柳校区筑起隔离墙引发学生不满的消息。网络视频显示,数百名北大学生晚间聚集在宿舍周围抗议,要求校方拆墙。

(德国之声中文网)北京当局继续收紧防疫措施,周日(5月15日)宣布朝阳区、房山区等四区继续实行居家办公和点对点闭环管理,禁止餐厅堂食服务,缩减公交地铁运营,加剧人民的不满情绪。 

与此同时,网传北京大学周日晚间在未通知学生的情况下在万柳校区筑起“隔离墙”,将学生宿舍与教职工区域隔开,快递点、理发店等设施在教职工区域内,而教职工及家属可以自由进出,学生区域出入受限而且不允许点外卖,引发学生不满。 

彭博社报道称,北大校友会成员在私人聊天室里讨论周一发生的事件,有成员表示,该校区的北大学生受限于新冠限制措施,无法离开宿舍区,这意味着他们无法前往主校区里的图书馆、实验室或参与社交生活。

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部分北京大学学生深夜在宿舍下的马路和露天廊道聚集抗议,要求校方拆除隔万柳公寓周围的隔离墙。视频中,北京大学党委书记、副校长陈宝剑拿起大喇叭自报姓名,他表示将为大家解决问题,会前往各个楼层与学生沟通,请学生先回到宿舍,但台下的学生发出嘘声。 

在陈宝剑说话的同时,后方有学生动手拆掉金属墙,引起台下学生欢呼鼓掌。此时陈宝剑继续发言说,“请大家把手机放下,保护北大。” 视频中有学生质疑:“这叫保护吗?我们的权益呢?”  

不愿具名的北大学生对法新社表示,周日晚间至少有300名学生聚集在万柳校区的宿舍楼外抗议。

一名学生表示:“看到校区夜间立起隔离墙,每个人都相当生气并出门抗议。”该名学生还补充说,限制措施“完全摧毁了每个人的正常生活”,而且对学生的规定比教职员工严格。

网上消息指出,晚间11点左右隔离墙被拆除,学生逐渐散去。有学生代表在学生离去后请校领导签署不追究学生的承诺书,但不确定校方是否签署。也有学生在网上称,辅导员鼓励学生根据现场照片互相举报。 

法新社报导称,在抗议学生散去后,校方同意让学生更容易从万柳校区前往大学其他地方,并且提供杂货配送。

法新社记者周一目击两辆警车停在一个安静的校区外。

该社记者联络北大校方询问有关昨夜的情况,北大表示该事件不是抗议,“只是学生表达诉求“。中国媒体没有针对该事件进行报导。

相关话题很快在微博上受到审查,该起事件令人回想起1919年爆发的大规模学运“五四运动“。此外,北京大学也是天安门广场抗议运动的发源地。

不少网民在推特等社媒上赞赏北大学生的勇气,称“北大不愧是五四运动的发源地”、“五四精神在北大”。也有人将北大的这起事件与“六四”做连结,在推特上表示:“五四精神来了,六四就不远了”、“北大本身就是六四运动起源之一,北大牛逼!”、“这是六四的前夜”。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教授曾锐生(Steve Tsang)对法新社表示,北大具有政治重要性,政府会“迅速、强烈地做出反应,在抗议势头形成前结束抗议活动“。

他指出,北大学生是中国最精英的学子,学生中有很高的比例是高级干部后代。“即使当前事件只是集中在具体的不满上,例如封锁措施,也会被领导层认真对待。“

中国知名公众人物、如今身在美国的方舟子在推特上讽道:“北大才封校,学生就闹事,把万柳公寓的围墙拆了,去劝说的副校长只好和学生打成一片,跟着拆。北大学生没有上大学生好管的。干脆一直封到6月4日,然后再出动坦克进城。” 

(综合报道)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