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的一名死囚仍系狱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1.02.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六四事件”的一名死囚仍系狱

随着“六四事件”25周年纪念日愈加临近,当年因反抗军队镇压的抗暴者话题逐渐升温,据 “六四事件”后遭判刑的北京画家武文建透露,至少一名被判死缓的“六四囚犯”仍在狱中。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香港《苹果日报》报道,据北京画家武文建透露,目前所知至少还有一名"六四死囚"仍在狱中。系北京籍的苗德顺,他在1989年"六四事件"时,向着火的坦克扔了一个箩筐,中国当局以反革命助燃纵火罪名将其逮捕并判处草德顺死缓。

据武文建回顾,时年17岁的他在"八九民运"时,因在公交车上呼喊口号,被中国当局以"反革命罪"判刑有期徒刑7年,他于1995年获释。在进入监狱时与苗德顺同关在北京第一监狱,因苗德顺拒不接受当局所认定的罪名,时常遭到狱警施加的电棍击打等酷刑。20多年间,当其他的"六四囚犯"陆续被减刑释放,苗德顺成为例外。现年51岁的苗德顺的服刑时间,已达中国大陆法律规定中狱中服刑的最高期限。

NO FLASH Studentenbewegung 1989 in Peking China

"六四事件"当晚,有北京市民阻挡军车

六四抗暴者今日生活陷窘境

随着"八九民运"、"六四事件"走入公共视野的,大多为目前流亡海外的学运领袖如王丹吾尔开希、柴玲及被指为"幕后黑手"的学者方励之、苏晓康等人的名字。据《苹果日报》援引资料报道,六四镇压后中国大陆约有两万人被捕,其中1.5万人被以"反革命罪"判刑,70多人被判死刑(含死缓);北京市至少有10名市民被以"反革命暴徒"罪名公开执行枪决。苗德顺为其中的死缓犯人之一。这些抗暴者并不被公众熟知,他们的命运也鲜少有媒体追踪。

2014年1月,多家香港媒体报道了"六四抗暴"人士朱更生,因为母亲去世无钱殓葬而借下高利贷,生活陷入窘境。现年48岁的朱更生,正是"六四"事件后官媒央视播放的一段视频中,6月4日凌晨在天安门广场围在一辆点燃的装甲车旁欢呼胜利者之一。六四镇压后朱更生被控"反革命纵火罪"而被判死缓,服刑22年后,于2011年4月获释。狱中高强度的劳动使朱更生的身体和精神都遭受重创,出狱后的他没有生活来源和住处,与母亲相依为命。朱更生的遭遇激起民众反响,有网友呼吁更多的人士关注六四"抗暴群体"的无名英雄。朱更生在电话中告知德国之声,母亲病逝后,他获得了一些朋友的帮助,暂渡难关,但高额的债务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Vover Buchdokumentation Tiananmen Massaker, Mai 2013

朱更生:这段历史总有一天会公之于众

"我们在狱中拒绝认罪,因为我们没有罪"

朱更生也向德国之声介绍,最早时他和苗德顺都关在北京一监,后来苗德顺被转到其他监狱。在他的印象中,苗德顺是一个很有气魄的人,朱更生和苗德顺都是当时拒绝写下认罪书:"他挺让我佩服的,他有自己的思想和自己的主见;他和我一样,没有认罪,在里头认罪才能减刑,我们没写悔罪书,我们认为我们没有犯罪,监狱应该关押的是抢劫犯、杀人犯,我们当时只不过为了社会上不公平的事情,表达老百姓的心声。"

他向德国之声表示,尽管现在无从和苗德顺取得联系,但相信他和自己的想法一致,他们的心中从未对当年的行为感到后悔,亦不曾对今日人们对他们这个群体的忽略感到不平:"不是一代人两代人就能使中国的制度发生改变,得需要许许多多的人,一代人、两代人甚至是五代人去做出牺牲。历史早晚会说明一切的,他们镇压也好,遮遮掩掩也好,但有良知的中国人不会忘记这段历史,随着时间往后推移,这件事早晚会公之于众的。这属于中国的一段重要的历史。"

作者:吴雨

责编:乐然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