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一代”的挣扎,官媒主编自杀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八九一代”的挣扎,官媒主编自杀

人民网官方微博确认该报大地副刊主编徐怀谦坠亡消息,他生前曾写下:敢想不敢说,敢说不敢写,敢写不敢发。多位网友齐悼这位“八九之子”,并指很多八九一代在独立精神与管制之间痛苦抉择和挣扎

(德国之声中文网)8月22日晚间,多位中国媒体人在新浪微博上发出消息,称当天下午《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主编徐怀谦在家中跳楼身亡;8月24日,中国官媒人民网新浪官方微博确认该消息,并指他生前曾罹患抑郁症,其后香港《文汇报》及多家外媒也报道了此事。

收听音频 03:41
直播
03:41 分钟

“八九一代”的挣扎,官媒主编自杀 (音频)

徐怀谦现年44岁,“89民运”期间他正在北京大学就读中文系,毕业一年后被分配至《人民日报》文艺部工作,后获中国社科研究生院文学硕士学位。现任《人民日报》副刊“大地”主编。著有《智慧的星空——与思想者对话录》、《拍案不再惊奇》、《生命深处的文字》等文集。他生前曾写下 “我的痛苦是敢想不敢说,敢说不敢写,敢写不敢发”、“有人说这是一个平庸的时代,一个物质的时代,一个娱乐的时代,一个缺乏大师的时代,可是,我们不能把什么过错都推给时代,一个人左右不了时代,却可以左右自己的脸,它可以不漂亮,却不可以没内容。”


自杀是一种无奈但保有尊严的人生选择?


徐怀谦跳楼自杀身亡消息传出后,多位网友在悼念的同时,亦发起对八九一代精神与使命等话题的讨论。中国自由评论人莫之许评论道:“以我这么多年观察,还是不甘边缘想入主流这个意识最害中国知识分子,如甘于江湖,其实也就解决了一大半了,但似乎甘于江湖就是那么难啊,尤其是在体制内混上几年之后,主流的好处食髓知味,再难舍”;

Zum Buch Die Republik auf dem Platz des Volkes – Tagebuch Mai / Juni 1989 FLASH-GALERIE

"八九一代"今何在?


网友“威廉退尔”也在Twitter微博上发出评论:“既没种说真话,又心存良知,那自杀就是一种既无奈但却有尊严的人生选择;1989年的北大中文系毕业生能到那家臭名昭著的传媒工作,应是一种积极的双向选择之结果。连震耳欲聋的坦克履带声都唤不醒的知识人作出的此一人生选择,他必须承担起良心的拷问与选择的责任。徐君的自杀事件,让我想起了毛太祖生前对知识分子的一个精彩比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再由此比喻,我想到了知识分子的独立品格一问题。此国在1989年之后的现状,难道与此国知识分子普遍丧失独立品格的事实无关吗?”
亦有网友翻出中国知名作家余世存的旧文《八九一代是丑陋的》,其中有言 “八九一代人至今没有总结出自己一代人的性格、精神和使命,因为八九一代人跟上几代人一样仍未能展现自己的个性、畏天悯人的生命厚味和关怀广大的热 诚,甚至至今跟政府一样不敢直面六四,不敢直面六四那跪着造反的事实。因此,八九一代人也糊涂地过日子……。”网友也指很多象徐怀谦一样的“八九一代”被贴上沉重的历史标签,一直在独立精神和专制管控中痛苦抉择和挣扎。
中国知名民主人士郭永丰向德国之声表示:“目前中国的体制,要么成为与政府决裂的人,要么完全奴化。他也算八九一代,经历过八九民运,却在谎言巢穴苟活,何等分裂,有自杀的勇气,没有反抗的斗志。”


“在利益和现实间,很多人将八九精神深埋心底”


重庆历史学者、民间思想家王康向德国之声表示,如果从年龄和生命段来划分,徐怀谦确属“八九一代”,但他能在大学毕业后既进入官媒《人民日报》工作,可以判定他是通过了中共当局的政审,而他今天的选择,亦和很多依然在坚守的八九一代根本不同:“他只是自然生命和年龄刚好处在那个时间段而已,把他和八九一代联系起来是一个误读,八九一代是伟大的一代,他们的使命远远没有完成,他们怎么会跳楼自杀?”

Das Buch Die Republik auf dem Platz des Volkes FLASH Galerie

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打出的"中国魂"标语


王康也表示23年过去,有很多人在当年也作出和徐怀谦一样的选择,这批人至目前 已经成为社会中间力量,包括很多人进入体制内成为官僚,或有相当一部分的人下海经商,这些人将“六四”情结在心底深埋:“在中国官员也好,商人也好,他们都很有发言权,如果六四情结还在的话,也是埋得很深,在巨大的现实和利益间,这两种人世俗化程度很高了。”
王康认为对八九精神最为执着的坚守者,大多散落民间:“他们的人生根基在六四,他们不是忘不忘的问题,而是怎样将当时的事情继续下去。”他也认为如果这一代中间力量在挣扎中确定明晰道路,这才是“八九一代”这个标签真正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作者:吴雨
责编:李鱼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