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万残疾者无权投票 “太不酷了!”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7.08.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八万残疾者无权投票 “太不酷了!”

“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都享有选举权。”这是德国基本法的明文规定。但是,基本法赋予的这一基本权利却不适用于大约八万名德国人,理由竟然是他们有残疾。听起来很荒唐吧? 但这的确是一个现实,一个亟待改变的现实。

Wahl mit Stimmzettel und Wahlurne Flash-Galerie (Fotolia/Gina Sanders)

(德国之声中文网)于连·彼得斯(Julian Peters)正在翻看报纸。他一边指着默克尔总理的照片,一边说道:"这人是安吉拉·默克尔,她最近和特朗普闹翻了。" 彼得斯看起来很喜欢点评时政,按照他的说法,前总理科尔刚刚去世,绿党领袖洛特女士的声音很甜美。

生活在北威州小城市费尔森(Viersen)的彼得斯现年29岁。一个成年人如何点评时政,本来并不会引起别人过多的关注,但彼得森却是一个同普通人有所不同的成年人。也正因为如此,尽管他很关心时政,却无权参加选举。

彼得森是唐氏综合症患者,受到父母和兄弟的全方位监护。尽管很多人在奔走呼吁,但彼得森却不能在即将举行的联邦大选中行使投票权,而和他处于同样境地的,在德国有八万人之多。

联邦政府残障人士事务专员费雷纳·本特利(Verena Bentele)要求尽快改变这一现状。她说:"我期望,下一届政府的联合执政条约中会纳入这一议题。每一个人都应当行使德国基本法赋予的重要民主权利,即投票权,这一点对我来说,至关重要。"

可以选州议会 不能选联邦议院

尤其令人费解的是, 在北威州的州议会选举中,彼得森却是可以投票的。同样,在石荷州,像彼得森这样受到全方位监护的残障人士也可以参加州议会的投票。难道州和联邦层面上,投票权的含金量有所不同吗?欧盟境内,14个成员国的残障人士可以参加全国范围内的选举。

联合国残障人权益公约德国执行状况监督处负责人瓦伦丁·埃希勒(Valentin Aichele)表示,德国残障人不得行使投票权的做法显然是违法国际法的。德国是联合国残障人权益公约的签署国,而这一公约从2008年开始对所有签约国正式生效。埃希勒及其团队的任务就是检查和监督这一条约在德国的执行情况。他说:"联合国残障人权益公约在德国生效后, 不加以区别地剥夺投票权的做法显然是说不通的。"

Verena Bentele / Behindertenbeauftragte der Bundesregierung (picture-alliance/dpa)

联邦政府残障人士事务专员费雷纳·本特利

在残障人士选举权应当获得保障的问题上,联邦议院各政党中并不存在异议。本届政府的联合执政条约上,联盟党和社民党就曾明确表态:"应减少阻碍文盲和受监护对象行使选举权的法律障碍。"然而,雷声大雨点小,现状并无丝毫改变。原因之一是,现行选举法中亟需修正的条款实在是太多了。

基民盟基社盟坚持通过一个一揽子计划,一并修正选举法中所有现存问题的条款。无奈在一些问题条款方面,执政伙伴内部意见并不统一,因此残障人士被排除在选举之外的问题就被一拖再拖,迟迟不能得到解决。联邦宪法法庭将在今年年内,就残障人士是否应当拥有选举权的问题作出裁决。

基民盟残障人士事务专员乌韦·舒默(Uwe Schummer)表示:"届时,宪法法庭同时也会发布制定新法规的准则。毕竟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专业人士当中,也有很多争议。"

没有决策能力 = 没有选举权

联邦社会部授权的一份调研报告中,专家们指出,将特定人群排除于投票权之外,在法律层面上是可行的。因为它基于一名监护法官就"全方位监护"作出的判决。这类判决必须就个案的具体情况、当事人的心理状态和社会环境进行全面评估。

也就是说,如果法官裁定一名植物人不具备决策能力,那么,他也就没有权利去参加投票,取消其投票权也就是合法合理的。

非理性的行使投票权却是被允许的

但是,很多监护法官却无法完全认同上述逻辑。彼得·伏尔施(Peter Fölsch)曾经担任过监护法官,同时也是德国法官联合会主席团的成员。对于监护法官如何作出裁决,他是这样解释的:法官首先要评估的是,当事人具体在哪一方面不具备决策能力。

伏尔施表示:"在选举时,人也会受到非理性思想的误导。即便是一个平常非常理智的人,也完全可能在选举时作出不理智的决定。" 毕竟理性与非理性是一个很哲学的问题,这也使得法官判案变得更加复杂。

有人说,残障人士在进行投票时更容易受到他人操控,伏尔施对这种说法并不认同。他说:"这不能成为剥夺他人选举权的理由,因为即便是一个完全健康的人,也有可能受到他人的操控。"在这里更应当依法追究操控者的法律责任。

在担任监护法官期间,伏尔施从未剥夺过任何人的选举权。"我从未作出过一例此人需要'全方位监护'的判决,而只作此人需要在某一特定领域需要监护的判决。"对于当事人在某一特定领域需要监护的裁决,法官不需通报选举部门,当事人的名字也不需要从选民名单上清除掉。

Uwe Schummer (Deutscher Bundestag/Lichtblick/Achim Melde)

基民盟残障人士事务专员乌韦·舒默

植物人也同样拥有选举权

联合国残障人权益公约德国执行状况监督处负责人瓦伦丁·埃希勒认为,剥夺任何人的选举权,都是一种违宪行为。他说:"即便是植物人,他原则上也应当拥有选举权,至于他是否真的去投票,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但你不能因为一个无法去投票,就剥夺他的投票权。"

智障人士彼得森:没有投票权,这太不酷了!

埃希勒认为,试图界定某人的智力水平是否准许他去投票是个非常危险的想法。他说:"按照这种逻辑,八十岁以上的老人都得去接受评估,还有那些上次选举中投出错票废票的选民也都需要去接受智商测试。"

智障者于连·彼得森很清楚,他无缘参加即将展开的联邦大选,对此他的评论很简单:"这太不酷了!"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