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感染人数近亿 欧洲大陆疲于应对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1.01.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全球感染人数近亿 欧洲大陆疲于应对

迄今为止,全球范围内,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累计已达九千万例,而死亡人数也已接近两百万。过去十个星期内,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翻了一番。在欧洲大陆,多数国家也在第二波疫情中受到严重冲击。

Coronavirus Belgien Brüssel Intensivstation im Krankenhaus

比利时布鲁塞尔一家医院正在抢救新冠重症患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去年十月,全球新冠感染人数为4500万。而霍普金斯大学周日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新冠感染人数已达90005787例。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以2220万感染病例高居全球感染人数榜首,比排名第二的印度高出一倍。印度目前感染人数为大约1050万例。

欧洲国家历来以医疗体制健全、医疗资源丰富而闻名于世,但是,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一些国家也显得措手不及,防疫措施漏洞百出。

德国

第一波疫情期间,德国高效的防疫措施受到国际社会普遍好评。然而,时至今日,德国在防疫领域的好名声,也早已烟消云散。

去年九月,当德国总理默克尔发出警告,宣称圣诞期间每日新增感染人数有可能会高达19200例,很多人对此报之一笑,认为这纯属痴人梦呓。

有鉴于此,尽管默克尔总理呼吁尽快采取严厉的限制措施,但德国各联邦州州长十月中旬仍只就一项“轻度停摆”达成共识。十一月初,德国疾控中心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宣布,德国单日新增病例已经突破两万大关。于是,十二月中旬开始,德国全境被迫采取了更为严厉的防疫措施。

在疫情最为严重的图林根和萨克森州,州长不得不承认他们当初低估了疫情的危险程度。图林根州长拉姆洛夫( Bodo Ramelow)接受《法兰克福汇报》采访时表示:“总理说的是对的,我对形势判断有误。”萨克森州长克雷奇默尔(Michael Kretschmer)也对当地媒体表示,即便民间肯定会有抵触情绪,但我们还是应当更早地采取严厉的限制措施。

Symbolbild I Homeschooling im Lockdown

德国的中小学校仍处于关闭状态,网络教学的效果也差强人意

官方的错误不仅表现在没有及时采取应对措施,防疫准备工作也做得很不充分。事实上,病毒专家一直都在不厌其烦地强调,进入冬季后,疫情会加重,将会出现第二波感染高潮。

令反对党和医学家极为不满的是,整个夏天,政府并没有为即将到来的第二波疫情做好防范准备。无论是地方卫生防疫部门,还是中小学校,网络设施都极其不完备,以至于面对第二波疫情,数据传输和网络授课方面都遇到了难以克服的困难。

丹麦

第一波疫情期间,丹麦的表现也相当出色。去年夏季,皮尤中心的一项民调显示,95%的丹麦人对政府的防疫举措感到满意。

然而,水貂事件却使政府的名誉扫地。丹麦拥有大量的水貂养殖场,一些水貂体内发现变异的新冠病毒后,有关当局下令宰杀全部人工养殖的水貂,以遏制这一病毒传染给人类。于是乎,一千五百万只水貂瞬间遭到宰杀。

然而,匆忙掩埋的水貂尸体很快腐烂膨胀,顶出了地面。且不说空气中弥漫的臭味,居民们更担心,地下水也会受到污染。现在,当局已经决定今年五月将水貂尸体再次挖掘出来,然后进行火化处理。

Dänemark Coronavirus Tötung von Nerzen

由于担心疫情,丹麦使用毒气宰杀了上千万只水貂

丹麦阿尔豪斯大学生物医学研究所的帕鲁丹( Søren Riis Paludan)教授担心,宰杀水貂的行动可能会给丹麦带来严重后果。去年12月,他对《金融时报》表示,水貂事件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我们有三个星期没有讨论感染病例正在迅速上涨的事实,疫情和感染人数一度成了次要的事情。”

12月中旬开始,丹麦关闭了学校,餐饮以及绝大多数的店铺。近日来,防疫措施又被进一步收紧。

荷兰

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荷兰政府并没有要求民众在公共场合佩戴口罩,只有搭乘公共交通时才是例外。因为,政府并不认为佩戴口罩有利于防疫。直到去年九月底,政府才发出佩戴口罩的建议。12月1日起,在封闭时的公共场所,佩戴口罩已经成为义务。然而,早在去年七月,世界卫生组织就已发出佩戴口罩的防疫建议。

荷兰政府的疫苗政策也招致强烈批评。反对派和医务人员以“杂乱无章”“丢人显眼”等激烈措辞批评政府的举措。直到一月6日,荷兰才迟迟开始接种疫苗的工作,比德国等欧盟邻国整整晚了十天,尽管订购的疫苗早已运抵荷兰境内。

荷兰当局在采取防疫措施方面总是慢半拍,确实令人不解。毕竟第一波疫情来袭时,荷兰的医院就已不堪重负,不得不将部分病号送到德国接受救治。

比利时

不得不说,即使是在疫情爆发之前,比利时医疗系统的名声就无法和其他欧洲国家相提并论。而疫情对比利时的冲击也就可想而知。该国卫生部长范德布鲁克( Frank Vandenbroucke)去年十月就已坦承:“我们即将经历一场海啸。” 当时,比利时的医院已经人满为患,大量患者被送往邻国救治。由于人手短缺,很多已经感染病毒的医务人员仍不得不继续工作。

欧盟医疗机构的统计显示,依照人口比例,比利时的感染率一度曾高居欧盟榜首。十月底,十四天内十万居民的感染病例曾高达1774人。由于政府采取了严厉的防疫措施,目前局势已经有所缓解。

瑞典

在相当长的时期内,瑞典采取了与欧洲其他国家截然不同的防疫策略,并因此引起广泛争议。该国拒绝采取强硬的防疫措施,而是呼吁民众理性防疫,希望通过病毒的自然传播,达到群体免疫的效果。然而,今年秋季,感染人数突然暴增。

古斯塔夫国王发表的圣诞讲话中,批评该国迄今为止的防疫措施已经失败。他说:“我国的死亡人数非常之高,这太可怕了。”上周五,瑞典议会通过决议,授权政府可以在必要情况下发布关闭店铺的命令。

奥地利

一年前,奥地利滑雪胜地伊施戈尔因发生聚集性新冠感染,一度成了整个欧洲的关注热点。事后独立的专家调查显示,奥地利政府在伊施戈尔疫情传播问题上存在失职和失误。目前这一滑雪胜地再次对公众开放,但是由于冬季体育爱好者大量涌入,有关当局不得不收紧了防疫措施。

Österreich Corona-Pandemie Skigebiet Semmering

奥地利:本国民众可以尽情滑雪,但境外游客则必须接受隔离

疫情引发的危机仍在不断升温。去年12月初,全民检疫措施并未能激发民众的参与热情,更何况政府的准备工作也相当不充分。总理库尔茨有关外来移民将病毒带入奥地利的言论引发一派批评声,因为相关的数据显示他的言论毫无根据。接种工作开始后,尽管库房里存贮着大量疫苗,但接种工作的进展却异常缓慢。有鉴于此,现在要求卫生部长安舒波尔(Rudolf Anschober)辞职的呼声越来越高。

法国

按照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数据,法国是继英国之后,感染人数最多的欧洲国家。因此,法国也采取了极其严厉的防疫措施,比如宵禁和限制活动范围。由于医疗系统面临瘫痪,去年春季和秋季,法国都曾向德国转移重症患者。

由于接种疫苗的工作进展缓慢,法国地方政治家不断批评巴黎当局防疫无能。法国北部奥特洛地区的医生洛朝伊( Michaël Rochoy)对德国之声表示:“我们法国简直成了国际笑话,一个医疗体制如此发达的国家,怎么一切进展的都如此缓慢呢?”

Frankreich Brest Medizinpersonal Intensivstation

法国第一线的医务人员一直在高负荷工作,图为布莱斯特一名已经连续工作数月的医生

新冠疫情也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影响:一家供电公司致电用户,呼吁大家节约用电。由于法国多数家庭使用电暖气,目前已经出现了电力不足的问题。这一方面是由于气温下降,另一方面也是由于疫情造成的线路检修缺失。

不过,疫情阴影笼罩下的欧洲大陆上,也有个别国家基本做到了独善其身。第二波疫情来袭之后,挪威和芬兰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冲击。

 

更正:本文此前版本中提到,默克尔“发出警告,宣称圣诞期间每日新增感染人数有可能会高达192000例”。此处数字有误,应为“19200例”,目前相关数字已经更正。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