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恩晋升在阿富汗引起愤慨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3.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克莱恩晋升在阿富汗引起愤慨

德国联邦国防军上校克莱恩3年前下令轰炸昆都士附近被劫持的油罐车,导致上百人死亡或受重伤,尽管如此仍晋升为将军,令阿富汗人感到愤慨。

ARCHIV - Der deutsche Oberst Georg Klein, aufgenommen am 6. September 2009 in Kundus, Afghanistan. Die Generalstaatsanwaltschaft Dresden will voraussichtlich am Freitag, 6. November 2009 darueber entscheiden, ob im Zusammenhang mit dem verheerenden Luftangriff auf zwei Tanklastzuege in Afghanistan Ermittlungen gegen den Bundeswehr-Oberst eingeleitet werden. (ddp images/AP Photo/Anja Niedringhaus)------------- FILE - In this Sept. 6, 2009 file picture, German colonel Georg Klein is pictured at the German base in Kunduz, Afghanistan. The accidental killing of civilians by NATO forces has infuriated Afghans and has deepened skepticism in the West over the war, particularly in Germany, where the Kunduz airstrike has become a major political issue. NATO has prepared a classified report on the incident which has been submitted to German political leaders. (ddp images/AP Photo/Anja Niedringhaus).

德国上校克莱恩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联邦国防军上校乔治·克莱恩(Georg Klein)在阿富汗声名狼藉。因为是他在2009年9月3日至4日夜间下令轰炸昆都士营地附近两辆被劫持的油罐车,导致约100多名阿富汗人被炸死或炸伤,其中部分人伤势严重,而且大部分是平民,包括许多儿童。尽管这一错误决定造成严重后果,但是克莱因从未被起诉。

"正常的晋升程序"?

尽管3年前发出的错误命令导致一场灾难,克莱恩仍然被提升为将军,在联邦国防军看来,这纯属"正常"的晋升程序。德国媒体对此大多持批评态度。一家媒体发表评论说,被联邦国防军认为"完全正常"的程序,无论从道义还是从外交政策的角度出发都说不过去。西方人将无法再赢得阿富汗人的心。"

克莱恩的晋升以及德国的整个阿富汗政策令受害者家属的律师卡里姆·珀帕尔(Karim Popal)感到失望。他说, "克莱恩上校和当时的军官威廉在德国居然还得到晋升,我觉得这是打在阿富汗老百姓脸上的一记耳光。"

珀帕尔同昆都士的受害者家属和亲属保持着密切接触。他们已经向联邦政府起草了一份详细的信函,要求对造成其亲人死亡的责任者进行审判。这位律师表示,对于这些人来说,克莱恩上校的提升等于是对他们的侮辱。

对"半心半意的帮助"感到恼火

人们对2009年9月4日夜间发生的惨剧仍然记忆犹新。赛义德·拉苏尔(Sayed Rasoul)的兄弟在这次灾难中丧生,从此他负责抚养着兄弟留下的几个孤儿。生活的拮据几乎使他陷入绝境。他说, "给我们的帮助杯水车薪。如果我们早知道,我们不会长期获得帮助,3年后没有人再想到失去父母的孤儿,我们是不会接受当时的赔偿条件的。"这一事件的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庭的审判。

3年前在轰炸油罐车事件中受重伤的努尔·贾安(Noor Jaan)听到责任者在德国照样升迁的消息也感到愤慨。他说, "我失去了一只手,我的肩膀少了一半的骨头。他们答应给我进行手术治疗,但是至今什么也没有发生。"他说,早知道他们不会全心全意地帮助我们,当初我们不会同意他们的赔偿条件。当时,91名遇难者和11名重伤者的家庭分别获得德国联邦国防军5千美元的赔偿金。

努尔·贾安说:"我们从没有原谅过克莱恩上校。如果德国政府原谅了他,我们感到非常失望"。今后几天,遇难者亲属和重伤者将发表其公开信。珀帕尔律师将继续帮助他们争取合理的补偿并希望所谓的昆都士事件有一个公正的结果。

作者:Waslat Nasrat-Hazimi 编译:李京慧

责编: 李鱼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