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黑夜:香港警察声誉受重创?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07.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元朗黑夜:香港警察声誉受重创?

在港片当中,「香港警察」呈现着公道正义的一面。 但是在「反送中」浪潮中,一连串的警民冲突却显示出警民关系已经大不如前。 香港人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警察失去信心的?多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Hongkong Proteste (Reuters/T. Siu)

香港警民关系已经大不如从前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反送中”示威浪潮当中,香港警察多次因为执法力度引发争议,促使民众将“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纳入示威诉求。 在港府持续迴避的情况下,7月21日元朗白衣人无差别攻击民众的事件更是让香港警察的消极态度浮上台面,将累积已久的民怨一次引爆。

弹丸之地香港700多万人口,警力超过3万人,是亚洲警民比例最高的地区,以世界尺度来说也「名列前矛」。 前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王永平,曾经在董建华和曾荫权班子担任问责官员,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分析,警队在97主权移交前后的管理制度和编制没有明显改变,变的是政治气候,连带影响警队风气。

不同诠释

王永平认为,2014年占领运动是警民关系的分水岭,自此警队经常成为政治磨心,导致个别警员在压力和情绪失控下对示威者滥权施暴。 部分人因此被提告定罪,进而引发同袍不满,甚至公开批评法官,警队形象在短短几年间急速恶化。 「政府利用警察作为维稳工具,慢慢磨损了警队应有的法治观念。 他们觉得帮你(政府)『讲义气』做不受欢迎的工作,出手重了却被控告,你就是不公道不够义气。 」

同一个事件,站在民众角度却有不同诠释。 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钟剑华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2014年占中时发生7个警察把人带到暗角打人的“七警事件”,在7个警察被判刑之后,香港警察首长也还是不愿意向公众道歉,还维护被告,使得民众对警察印象变差。

钟剑华说: “虽然警察制度在回归前后没有太大改变,但是随着香港人与北京的关系慢慢变差,示威游行增加,担当治安大任的香港警察在执法时,开始给人比较偏重政府的印象... 在示威民众与警察互动的过程中产生许多矛盾,也让香港人对警察的印象改观了。”

6月18日,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公布了1997年以来,市民对香港警务处表现的满意程度调查结果。 当中可以看到,1997年时,市民的满意度净值将近7成,一直到2006年甚至攀升到了78%。 但是之后便逐渐下滑,到最近一次统计的2019年上半年度,满意度净值只有22.3%。 这也就是说,将近有一半的香港人对警察「改观」。

香港教育大学助理教授何家骐曾经在2015年在题为《灼见名家》的撰文中解释,香港人对警察的评价转变,可能与香港公民意识抬头有关。 他认为,在晚期殖民时期和回归初期,香港皇家警队的主要工作是办理重大街头罪案、维持治安,其塑造的负责、专业精神和中立等形象也广泛获得许多市民的认同。 但是在香港主权移交之后,公民意识崛起,官民冲突浮现,香港警察对公民示威、抗议游行执法,其标榜的「政治中立」便会遭到质疑,让警民关系受到伤害。

钟剑华也认为,随着过去几年香港内部的政治气氛越来越激烈,港府在应对香港民众的诉求同时,也逐渐提高警队的能力。 其中,在装备上提高能力尤其明显。 「以前没有水炮车,现在有了。 以前没有那么轻易用布袋弹跟橡胶子弹,但是近年全都用上了。 所以你说政府会不会多一点利用香港警察的能力来加大控制民众,明显是有的。 」

观看视频 02:09

香港“最黑暗的一夜”

元朗黑夜:「两个小时由黑帮管治」

对于7月21日元朗的无差别袭击事件,前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王永平认为是「令人震撼的转折点」,应该另作别论。 他形容那是香港史上第一次的恐怖袭击,更加是对警队声誉的致命打击。 「恐怖之处是,香港一向是以治安良好闻名的国际城市,部分地区竟然有两小时由黑帮管治,警察完全失纵。 这是荒谬和难以置信的,反映政府可能已经无力控制局面。 」

这样的局面在香港上演时,民众对警察执法的申诉管道却是相对不足的。 王永平说,目前监督警队的监警会(IPCC)并没有法定调查权,成员由政府委任,从梁振英任内开始大换血,民主派成员都不获续任,现在几乎由建制派把持。 王永平质疑﹕「监管机构变质,没办法给予市民信心,大多数人根本不认同监警机制度之有效之说。 是否令犯事的警员更加有持无恐? 这可能是结构性问题。 」从管理公务员的角度来看,他认为政府应该马上把当天的警官停职进行调查。 他相信唯有由法官主持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才能恢复警队信誉。

钟剑华也表示了相同看法。 他说,“监警会是比较独立的投诉部门,但是第一,其性质比较偏向针对整体的警察情况,而非个别警察的行为来处理;第二,虽然是包括不同人士的委员会,但是最近几年,香港政府在委任时候,越来越倾向跟政府同气的那些人。 你看过去几年去警监会投诉的事件,能够最后对投诉人有利的裁定的,不超过百分之一。 ”

至于监警会之外的另外一个救济管道「投诉警察课」,钟剑华说,该单位是警察队里面的一个部门,所以若有感到警察执法不公平而去投诉,几乎等于是警察投诉警察,很难成案。 钟剑华认为,这些原因都让民众失去信心,就算监警会主动出来对反送中的事件展开调查,民众也仍然继续呼吁政府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

然而,针对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诉求,香港政府至今始终没有正面回应。 24日,鉴于前一周末的元朗无差别袭击事件,民间团体开始酝酿7月27日在元朗举办「光复元朗」大游行。但是,元朗当地十八乡相识委员会主席又去信元朗警区指挥官强烈反对,宣称若警方批准,「一切严重后果由警方负责」。 警察夹在当地乡绅与示威民众的中间,又将再次面对困局,稍不留意,就要跌进骂声里。 对于香港警察,乃至于整个香港而言,这个黑夜还没见到黎明。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