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四名維吾爾人將被遣返中國 聯合國遭質疑立場消極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2.04.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傳四名維吾爾人將被遣返中國 聯合國遭質疑立場消極

近日傳出4名維吾爾人在沙烏地阿拉伯政府遭逮捕,並將被遣返中國。人權團體告訴德國之聲,這顯示對維吾爾人來說「世界上沒有地方是避風港」,穆斯林國家更為中國的跨境鎮壓大開方便之門。

Türkei Hemdullah Abduweli

52歲的維吾爾宗教學者艾米都拉・外力 (Hemdullah Abduweli) 2020年11月在麥加遭警方逮捕後被關押至今,現在傳出可能面臨遭遣返回中國的風險。

(德國之聲中文網)旅居挪威的維吾爾學者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最後一次收到來自維吾爾女性阿布拉·布赫里切姆(Abula Buheliqiemu)的訊息是4月9日。阿尤普說,她傳了兩段影片與數則語音訊息,向他哭著求援。

阿尤普告訴德國之聲:「她在訊息中哭著求救,並告訴我她正開車前往沙烏地阿拉伯首都利雅德。隔天上午,另一則訊息顯示她已經抵達利雅德,當地警方告訴她,中國大使館會派人與警方討論將他們遣返回中國的相關事宜。」德國之聲無法單方面核實消息的真實性。

根據人權團體「國際特赦組織」與「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4月4日發布的消息,布赫里切姆與她13歲的女兒,3月31日在沙烏地阿拉伯麥加遭警察逮捕。

除了這對母女,將一同被遣返中國的還有另外兩名維吾爾男子——52歲的維吾爾宗教學者艾米都拉・外力 (Hemdullah Abduweli) ,以及布赫里切姆的前夫努爾買買提·如孜(Nuermeiti Ruze)。他們2020年11月在麥加遭警方逮捕後被關押至今。

事實上,外力早在2020年被捕之前,就曾向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表示,中國駐沙烏地領事館要求沙烏地當局將他遣返中國,擔心自己會有生命危險。他當時說:「在我向沙烏地當地的維吾爾人發表演說後,我開始遇到麻煩。我認為中國政府人員聽說了我的演說,並對此感到十分生氣。沙烏地當地一個維吾爾人跟我說,沙烏地警方正在找我,因為中國使館叫他們把我遣返回中國。」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在外力與如孜被捕後,布赫里切姆尚能與前夫保持聯繫,直到3月20日,她接到來自如孜的最後一通電話,他在電話中向她重述自己如何向沙烏地阿拉伯當局表示,自己寧願死在沙烏地阿拉伯也不想被遣返回中國。沒想到數天後,便傳出布赫里切姆與13歲的女兒也被逮捕的消息。

熟悉整個事件發展經過的阿尤普告訴德國之聲,在事發前,他曾嘗試說服布赫里切姆盡快離開沙烏地阿拉伯,因為他擔心她可能有遭逮捕的風險。然而,布赫里切姆當時表示,她不能丟下前夫與外力,因為要是她搬回土耳其,便沒人可以存錢並照顧他們。阿尤普說:「我告訴她,她會有危險,我警告她,當她被逮捕時,我沒辦法做任何事情,我只能與記者分享事發經過。」

「保護衛士」的倡議總監哈斯(Laura Harth)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目前僅知道布赫里切姆與其13歲的女兒遭當地警方拘留,並可能已被帶到利雅得。她說:「這並非正式逮補,外界也未收到任何正式的指控或驅逐通知。」

德國之聲曾嘗試多次致電沙烏地阿拉伯駐中國大使館,但至截稿之前,都未取得任何回應。

穆斯林國家幫中國迫害維吾爾人?

過去幾年,不少穆斯林國家都曾傳出逮捕當地維吾爾人,並將他們遣返回中國的事件。去年12月,摩洛哥一間法院曾裁定要將維吾爾運動人士伊迪熱斯‧艾山 (Yidiresi Aishan) 遣返回中國,後來因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發布臨時措施才成功阻止。此前,埃及與沙烏地阿拉伯也都曾傳出將維吾爾人遣返回中國。

針對外力與如孜兩人可能遭沙烏地阿拉伯遣返回中國,聯合國人權專家4月1日曾發表聯合聲明,呼籲沙烏地阿拉伯當局立即允許兩人跟家人聯繫,並確定他們的下落與命運。聯合國少數群體問題特別報告員費爾南·德瓦雷納(Fernand de Varennes)與宗教或信仰自由問題特別報告員艾哈邁德·沙希德(Ahmed Shaheed)在聲明中說:「據報導,這兩人在沙烏地阿拉伯的家人最近遭到報復,我們對此也感到不安。」

Türkei Hemdullah Abduweli

外力早在2020年被捕之前,就曾向媒體《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表示,中國駐沙烏地領事館要求沙烏地當局將他遣返中國,擔心自己會有生命危險。

過去這個週末,全球多國的維吾爾社群也在沙烏地阿拉伯駐各國使館前發起示威行動,要求該國政府停止將4名維吾爾人遣返回中國。面對維吾爾人長期在穆斯林國家承受相關風險,世界維吾爾大會的倡議主管阿金(Zumretay Arkin)告訴德國之聲,這個現象表明:對維吾爾人來說,世界上沒有地方是避風港,因為無論他們到哪,即便有適當的居留證件,維吾爾人仍無法感到安全。

她說:「穆斯林國家在中國政府的要求和壓力下,為中國政府的這種跨國鎮壓帶來便利性,這是一種嚴重且令人不安的模式。我們正努力幫這對維吾爾母女尋找律師,但目前要預測案件會如何發展仍有難度。我們只能希望公眾的壓力會有所幫助。」

「保護衛士」的哈斯補充道,目前有部分國家嘗試透過外交渠道向沙烏地阿拉伯施壓,而她希望公眾對這起案件的關注,也能防止當局做出任何迅速且不可逆轉的決定。

聯合國人權高管立場被質疑

海外維吾爾人遭受自由甚至生命風險的同時,聯合國人權高管的立場也受到質疑。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3月曾傳出將於5月訪問中國,並稱她的團隊可能很快可以進入新疆當地視察人權狀況。在此之前,巴舍萊嘗試申請視察新疆多年,但中國政府始終未核准她的申請。

不過,維吾爾團體卻對巴舍萊在中國政府迫害維吾爾人一事上的立場,抱持懷疑態度。世界維吾爾大會的阿金告訴德國之聲,雖然巴切萊特上任後,她的辦公室在多個場合與維吾爾人權團體接觸,但巴切萊特本人卻未直接與這些組織接觸。

她說:「巴切萊特針對維吾爾人相關議題的發聲非常重要,因為她擁有調查罪行的權力。自她上任後,我們也不斷敦促她處理與維吾爾人受到迫害相關的議題。她上個月突然宣布5月可望到新疆視察,但這個議題的相關細節一直缺乏透明度,我們也很關心她是否能獨立進入所有的地區。我們想知道她是否會被允許訪問再教育營,以及在中國嚴格執行新冠防疫政策的情況下,她是否能與民間社會、運動人士或其他個人會面。」

德國之聲嘗試聯繫巴切萊特的辦公室,但至截稿之前,都尚未得到其辦公室的回覆。

對於該如何防止海外維吾爾人也陷入同樣的風險中,世界維吾爾大會的阿金與「保護衛士」的哈斯表示,她們的團體都在透過不同方式,試圖減少維吾爾人對於前往或旅經特定國家可能帶來的風險。哈斯向德國之聲表示:「保護衛士在網站上發布各種旅遊建議,讓外界可以知道哪些國家與中國有引渡條約,哪些國家有較多將活動人士驅逐或遣返回中國的案例。」

阿金則說,世界維吾爾大會也持續告訴維吾爾人,某些國家與中國有深厚的關係,若他們持中國護照進入這些國家,可能面臨風險。她說:「我認為人們都知道,如果他們使用中國護照,並且在特定國家,他們會面臨風險。但過去幾年,即便人們對這些風險有普遍認知,他們卻未必做出更好的選擇。」

哈斯說,她了解部分維吾爾人為了躲避這些風險,而嘗試逃跑,但她認為逃跑反而可能讓相關風險變得更大。她建議:「他們應該與人權組織聯繫,或是團結起來,將相關訊息與彼此分享,並避免冒著風險到穆斯林國家或中亞國家旅遊。」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