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多不愁?现代货币理论引争议 | 经济纵横 | DW | 03.11.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经济纵横

债多不愁?现代货币理论引争议

现代货币理论的拥护者认为,央行通过印钞就能支撑国家负债。这项理论在美国遭遇各方批评,但也有来自政坛的支持者。

Symbolbild Staatsverschuldung der USA (picture-alliance/chromorange)

现代货币理论大力提倡:欠债无须懊恼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L·兰德尔·雷(Larry Randall Wray)看来,一切都相当简单。这名美国经济学家25年来致力于研究一条公式,以解决失业、经济萧条和社会不均的问题。他的算式是基于现代货币理论(MMT),这个理论可以追溯至德国经济学家克纳普(Georg Friedrich Knapp)一百年前提出的的《国家货币论》。这项理论大力提倡:欠债无须懊恼。

听起来像心灵鸡汤的一句话,乍看之下完全合理。因为只要一个国家以本国货币借贷就不会破产。根据这名经济学家的理论,国家若缺少收入可以不断向中央银行融资,所以国家可以随心所欲地花钱。兰德尔·雷对德国之声表示,二战的历史示范了"经济奇迹"是如何出现的:"债务是资本主义黄金时期的基石。"

单凭理论,兰德尔·雷只算是经济学的局外人。他与对冲基金经理人、另一名MMT理论先驱沃伦·莫斯勒(Warren Mosler)共同努力多年,使许多原本晦涩难懂的理论得以被接受。但对多数经济学者而言,只靠印钞来为债务融资,听起来过于大胆。"许多人不理解我们。"现年66岁的兰德尔·雷如是说。他认为,错误、含糊的论点助长了对现代货币理论的不良印象。

巫毒经济?

最有力的反对者包括全球知名经济学家,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n)。克鲁格曼曾多次反对现代货币理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形容该理论是一派胡言及江湖骗术。美联储(FED)也对这个理论作出批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今年二月对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表示:"对于那些以本国货币欠债的国家而言债务不是问题的想法,在我看来是大错特错的。"

Voodoo Puppe (picture-alliance/PhotoAlto/M. Constantini)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Kenneth Rogoff形容该理论是一派胡言及江湖骗术

就连对高额公共债务持开放态度的美国民主党人士,也对现代货币理论存疑。奥巴马的前经济顾问、比尔·克林顿任内财长劳伦斯·萨莫斯(Lawrence H. Summers)在为《华盛顿邮报》撰写的客座评论中写道,现代货币理论是"巫毒经济"以及"通往灾难的道路"。他认为,类似于现代货币理论的政策导致委内瑞拉等拉丁美洲国家恶性通货膨胀。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过去几年间委内瑞拉的物价上涨了百分之1000万。

但萨莫斯同意现代货币理论拥护者的一个论点:财政政策必须重回美国政府的视野中心。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8年初刚通过大规模的税务改革使企业受惠,但税改所作出的降低人民负担承诺却实现得相当缓慢。

与此同时,税改的副作用已经出现,即国家缺乏财政收入。美国的财政赤字已接近一兆美元,创下7年来的新高。专家表示,在社会支出提高的同时大幅减税,会对美国财政预算带来庞大负担。现代货币理论的支持者认为,只有该理论能将一切导回正轨。

靠债务脱困

该概念的核心是在金融政策和货币政策之间重新进行分工。一般而言,国家通过税收充实资金,而央行则防止通货膨胀,但现代货币政策提倡的却是反向的做法:由央行担任出资者的角色,向政府融资并为资金缺口创造资本。如此一来将能无限创造债务,以此刺激国内的投资并避免经济萧条。

这项新理论尤其受到自特朗普当选后日益壮大的民主党左翼人士支持。无党派人士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以及美国最年轻众议院议员、29岁的奥卡西奥-科尔特斯 (Alexandria Ocasio-Cortez)都支持现代货币理论,认为该理论能成为政治家们昂贵社会项目的经济基础。这些社会项目除了广泛的就业保障、"绿色新政"、生态工业转变外,还包括推出可能每年将耗费数万亿美元的全民健康保险。更高的国家财政赤字是必须的,但支持者论称,有了现代货币理论和印钞机,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部分现代货币理论拥护者的论点,令保守派经济学家听了胃疼。美国自由意志主义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 )货币和金融替代中心主任塞尔金(George Selgin )表示:"他们用数字来贩卖理论。"他指出,虽然各国可以通过无限印钞,无需担心无法偿还债务,但却并非毫无风险。塞尔金对德国之声表示:"滥用本国货币,可能带来通货膨胀的风险。"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的经济学家萨姆纳(Scott Sumner)也警告,现代货币理论可能带来"可怕副作用"。他表示:"通过借贷欠债来为政治项目融资是糟糕的主意。"萨姆纳称,今日的赤字可能成为未来世代的重担,更好的方式是逐步征收消费税,从而支持美国经济。

japanischer Zentralbankchef Haruhiko Kuroda (Reuters/Ruben Sprich)

日本希望通过印钞,将负债累累且人口萎缩的日本带向可持续增长道路,图为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

现代货币理论的拥护者并非对理论的危险盲目视而不见。面对外界对现代货币理论的成见,兰德尔·雷澄清道:"我们知道其中存在通货膨胀风险。"他表示,美国的货币价值尚未受到威胁,美金依旧是强势货币,而一旦发生通货膨胀,现代货币理论的拥护者也有一套解决方案。"为了压制消费者的购买力,我们必须提高赋税。" 兰德尔·雷指出:"作为补偿机制,我们可以在晚些时候提高退休金并改善社会保障。"如此一来又是一次债务融资。

不过从美国和日本这样的突出案例看来,或许这一切都没有必要。因为美国国债虽然前所未有的高,但并未出现通货膨胀。今年二月时通胀率甚至达到2016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此外,民意调查显示,视减少国家赤字为优先项目的选民比例也不断减少。

日本政府和央行数年前便开始试验现代货币理论的一些元素。该国希望通过印钞,将负债累累且人口萎缩的日本带向可持续增长的道路。日本银行大量购买证券,远胜其它地方的量化宽松措施。日本的通货膨胀迄今也维持在历史低点。

日本央行看似摆脱了经济引力,但许多经济学者仍然觉得充满不定性。日本央行在不丧失信誉的情况下还能持续购买计划多长时间,如同一场走钢索般的平衡运动。这是个惊心动魄的试验,可能为现代货币理论铺平道路,也或许会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