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访难民”何去何从?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0.06.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信访难民”何去何从?

厦门公交车爆炸案引发了人们对于上访人群的关注。每年至少50万人次的上访者中,大多数人再也无法回复正常生活,绝望之后或投身公益,或铤而走险。

(德国之声中文网)刘华上访13年,和其他老上访者一样,日常生活就是等候、排队、填表、递交材料、被截访、送劳教,劳教期满释放后再等候、排队、填表、递交材料、被截访、送劳教……2012年11月,刘华和同伴再次来到国家信访局,终止了这个过程,打出要求官员财产公开的横幅。

信访局官员和截访者感到不适,对她们说,"有问题来找我们谈谈嘛。"刘华告诉德国之声,她终于看穿了这个游戏,这些人靠上访者维生和牟利,从来不会真正解决问题,只是循环往复地利用他们。自从2012年第二次从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释放出来之后,她再也不去上访了,而是组织生死相依的上访同伴积极参与公益维权活动。

China Volkskongress März 2010

每当“两会”期间,上访和截访的“战争”就会尤为激烈(资料照片)

3月2日,刘华等人来到北京广济桥拉起横幅要求官员财产公开时,远在厦门的老上访者陈水总还在进行最后的努力。年逾60岁的陈水总长期挣扎在底层的贫困生活中,自述因为无钱行贿,无法取得合法执照,开汤圆店被取缔,摆地摊卖麻糍再次被取缔。又因为早年办理户口手续中派出所将其年龄填错,有关部门互相推诿不予更正,无法办理社保,生活无着,长期上访未见结果。

只有初小文化的陈水总学会上网,在微博记录了被官僚推诿折磨的过程。如今,他的微博已被删除,但有网民拷屏保存下来。他在5月13的微博中写道:" 今天又到分局,信访和董科长联系,董科长就说他公休20日再说,联想到董科长的多次忽悠,真不知他公休是真是假,中华派出所多次说没有的材料他能变出来。想想自己一个草头百姓,又无钱孝敬(注:指行贿),被忽悠,应真客(可)气, 董科长书面答复未给, 也只有叹气。"

陈水总也终于看穿了信访,也决定不再重复这个忽悠人的游戏,但他选择了和刘华不一样的方式。6月7日18时许,他携带汽油登上厦门一辆BRT公交车,在公交车行驶过程中纵火,共造成47人死亡、34人因伤住院。他本人也在火灾中身亡。

6月8日晚,厦门警方公布了陈水总的杀人动机:"经过深入、细致的侦查和技术比对,并在其家中查获遗书,证实陈水总因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观厌世,而泄愤纵火。"

China Xiamen Feuer Bus Overlay

厦门公交车爆炸案震惊中国

每年50万"信访难民"

厦门公交车爆炸案引发了人们对于上访人群的关注。文化学者吴祚来说:"陈水总的微博应该印刷,让每位政府人员人手一份,这样就知道,一个人如何被官家们逼疯成魔鬼的。有人跟陈水总谈人道,陈水总有人道可走么?"推特网民@yangpigui说:"陈水总以报复社会的方式,打破了阳面中国和阴面中国的壁垒。可以预见,陈水总们会越来越多。"

中国法律规定,公民可以采用书信、电子邮件、传真、电话、走访等形式,向各级政府、或者县级以上政府工作部门反映冤情、民意,或官方(警方)的不足之处,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等等。这就是信访。国务院办公厅专门设立有国家信访局,各级政府、人大及政协也设有信访办公室。

没有法治的现实让含冤受辱的底层百姓对信访寄予希望。中国国家信访局2004年公布,每年信访案件在1000万件,上访人次超过50万。有专家估计,近年每年实际上访人次达到200万。上访者80%是为基层贫困人群,仅0.2%的上访问题能够获得解决。针对上访大潮,地方政府建立了截访、拘押、劳教或送精神病院等打压系统。

刘华说,她和身边上访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老上访者一样,在经历了被推诿、辱骂、殴打、劳教和酷刑之后,大多身体残疾、精神困顿,再也无法回复正常的生活。大批上访者在北京及各省会城市沦为"信访难民",过着极其贫困的生活。绝大多数人抱着微弱的希望,终身陷入上访与截访的循环之中,直到"死在北京、自然结案"。

"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近年来随着土地及房屋纠纷、地方腐败增多带来的官民矛盾加剧,上访人群不断扩大。网民@果大S说,"话说BRT,一直是厦门的骄傲,这些城市的骄傲里头,从来都是隐藏了贫民的酸楚。"有分析者认为,习近平执政之后更加无视底层疾苦,维稳手段更加强硬,导致很多上访者走向绝望。

China Peking Urteil Bürgerrechtler Hu Jia zu Haftstrafe verurteilt

信访官员和截访者将访民当作牟利工具(资料照片)

绝望者中一部分公开揭露地方腐败、维护公民权利,另一部分寻思报复社会。网民@64tianwang说,"我们应该知道,是政府一次次截访、黑监狱关押、暴力殴打等恶行最终点燃了陈水总点向自己的导火索。"

2011年5月26日,江西抚州市发生连环爆炸案,市内抚州市检察院、临川区政府大楼和及临川区药监局大楼等三处政府办公地遭到炸弹爆炸袭击,造成2死6伤。在爆炸中身亡的嫌疑人钱明奇此前通过微博自述在拆迁中权利受损,艰难上访十年无果,"我该怎么办? 当初我没有向唐福珍、汪家正等人舍身保家抗腐那样做,今不想做第二个钱云会和徐武,逼迫我向董存瑞学习!恳请关注!"他的呼吁没有奏效,直到爆炸案发生,才受到关注。

四川成都的唐福珍、湖南株洲的汪家正分别于2009年、2011年为抗议房屋强拆而自焚身亡。浙江温州的钱云会、湖北汉武的徐武则因为上访遭到打压,前者被怀疑为官方制造车祸身亡,后者被关进精神病院,2011年出逃后再次被抓,不知所踪。董存瑞则为中共宣传的舍身炸毁敌人调堡的英雄。

更多的人想到了杨佳袭警案。北京青年杨佳2007年在上海骑车和警察发生冲突,遭到殴打,投诉一年未果,于2008年7月1日前往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行刺,导致6名警员死亡、4名警员和1名保安人员受伤。相比其他针对平民的报复社会行为,杨佳袭警受到一些网民的称赞,他说的"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也成为网络名句。

作者:张平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