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同性恋恐惧殃及柴可夫斯基 | 文化经纬 | DW | 16.11.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俄罗斯的同性恋恐惧殃及柴可夫斯基

俄罗斯的“民族天才” 柴可夫斯基于谢世120年后的今天,沦为受社会大众议论的话题人物,起因是他的同性恋性取向不符该国意识形态模式。

(德国之声中文网)1893年11月6日,圣彼得堡一个细雨绵绵的秋凉之夜,临近今天的艾尔米塔什博物馆(Ermitage)的马拉亚·莫斯卡雅(Malaja Morskaja)和戈罗可娃雅街( Gorokhovaja-Straße)交叉口的13号门前,虽已凌晨时分,仍停驻着几辆马车。仆人出出进进,记者守候在房屋对面的酒馆里。3点15分传来彼得·柴可夫斯基(Pjotr Tschaikowski)离开人世的消息。

Begräbnis des Komponisten Tschaikowski

柴可夫斯基国葬礼

马莫诺夫(Nikolaj Mamonov)医生宣布其死因为亚细亚霍乱 - 一种19世纪夺去成千上万欧洲人性命的疾病。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率先志哀,并以国葬礼遇这位天才音乐家。

霍乱?自杀?

但是有关时年不满54岁的柴可夫斯基的死因,各种传言不断:有人说,他是因为害怕自己的同性恋倾向被揭露所可能导致的社会丑闻而自杀;或者是:因为他与一名皇室成员闹同性恋,沙皇命令他喝下一杯含霍乱病菌的饮料作为惩罚。总之,各种不同的中毒说法盛传于圣彼得堡及欧洲。

蜚短流长

Tschaikowski mit seinem Neffen Wladimir Davydov zugeliefert von: Anastassia Boutsko copyright: Tschaikowski-Museum in Kilin

柴可夫斯基与外甥之间柏拉图式的精神之恋

曾经研究柴可夫斯基的俄罗斯专家及作家瓦列里·索科洛夫(Valery Sokolov)表示:"唯一令我感到惊奇的是,这种'中毒理论'流传至今"。索科洛夫认为,自杀或他杀的说法非常荒谬。他认为,柴可夫斯基无数的登台演出消耗了大量体力,是导致他健康出问题的原因之一。被柴可夫斯基视为告别之作的第六交响曲"悲怆"(Pathetique)的首演,更耗尽了他的精力,使他极可能罹患了现代人所谓的"精力枯竭症"(Burn-out)。

至于这位养尊处优的绅士名流怎么会感染霍乱,索科洛夫有一个合理的说法:1893年夏,柴可夫斯基曾造访他的哥哥,时任下诺夫哥罗德省(Nischnij Novgorod)副省长的阿纳托利·柴可夫斯基 -- 当时他正致力于对抗霍乱传染病的蔓延。索科洛夫认为这是柴可夫斯基致病的缘由。

同性恋

莫斯科近郊克林的"柴可夫斯基博物馆"馆长波莉达·韦德曼女士(Polida Veydman)表示:"有时读到或听到有人说"柴可夫斯基根本不是同性恋,这全是不爱国的科学家造的谣",只能让我觉得好笑。否定他是同性恋者很荒谬"。 韦德曼指出,你只要阅读柴可夫斯基的信函、日记,就会发现,他对自己的隐私,从恋爱到失恋等等都有坦白的描述。

Begräbnis des Komponisten Tschaikowski

克林的柴可夫斯基博物馆

也有人认为,柴可夫斯基的艺术创作与他的同性恋倾向毫不相干。韦德曼女士否定了这种看法, 她说:"柴可夫斯基的所有作品都具有浓厚的自传色彩,他人格上的重要内涵当然在作品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韦德曼表示,人们不该将柴可夫斯基的天才贬抑在其性取向的格局之内。她说:"发现自己不同于常人的性向,对于年轻的柴可夫斯基来说,已经是一个痛苦的考验。当他在1870年代看到许多他青少年时期的同性恋朋友,借婚姻来掩饰真相,他也采取了相同的作法"。他娶了给他写情书的年轻姑娘安东妮娅·米柳科娃(Antonina Miljukova)。或许,她使他想起了普希金长篇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Eugen Onegin)中的少女塔蒂娅娜(Tatjana)。

中年以后的柴可夫斯基坦然面对自己的同性恋现实,韦德曼排除作曲家曾因其性取向问题遭受迫害的说法,因为当时俄罗斯的上流社会对于同性恋非常宽容。

无关隐私

现代的俄罗斯,无论是社会风气极为保守的人民大众或官方意识形态,在面对国家头号民族作曲家的同性恋问题时,都表现出明显的尴尬。

Der Nussknacker Staatsoper Berlin Flash-Galerie

柏林上演的芭蕾舞剧"胡桃夹子"

甚至总统普京9月初在一次电视访谈中也方向明确地说道:"有人说,柴可夫斯基曾是同性恋者,但我们对他的喜爱与此无关"。接着媒体也展开了保护柴可夫斯基免受谣言诽谤的宣传攻势。然而,不放心的母亲们还是到剧院售票处询问即将上演的"胡桃夹子"(Nussknacker)是否适合青少年观赏。俄罗斯各种荒诞的同性恋恐惧现象也在删除计划拍摄的一部关于柴可夫斯基影片的国家补助经费上表现出来。俄罗斯戏剧导演及同性恋社区经典人物基里尔·谢列布列尼科夫(Kirill Serebrennikov)即使一再强调,他不会从床第视角拍摄有关柴可夫斯基的生平故事,但也无法得到国家补助经费。

柴可夫斯基有德国血统?

有信誉的研究学者如韦德曼或索科洛夫,对于国家发起的"宣传运动"并不以为然。他们表示,既然要 "轰动"效应,他们倒有一些其它材料:根据最新研究结果,这位被誉为俄罗斯最伟大音乐家的柴可夫斯基具有德国血统。

Swan Lake Chinesischer Staatszirkus

中国国家马戏团演出的"天鹅湖"

他的外公 - 父亲法国人,母亲德国人的米夏埃尔·阿西耶(Michael Heinrich Maximilian Acier)- 于19世纪初移民俄罗斯;柴可夫斯基的曾外公米歇尔·阿西耶(Michel Victor Acier)是巴黎的雕塑师,也是德国著名迈森瓷器工厂(Meissner Porzellanmanufaktur)的模型师傅。他在迈森娶了德国姑娘玛丽娅·克莉丝蒂娜·韦蒂希(Maria Christina Eleonora Wittig),他们的儿子米夏埃尔,也就是柴可夫斯基的外公就出生于当地。柴可夫斯基最亲爱的保姆范妮来自说德语的阿尔萨斯(Elsass),所以他6岁就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

作者:Anastassia Boutsko, 编译:杨家华

责编:李鱼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