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私营电视台民调惹争议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3.02.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俄私营电视台民调惹争议

俄罗斯一家私人电视台就列宁格勒保卫战进行的一次问卷调查引起巨大争议。这家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电视台因此面临被关闭的风险。

(德国之声中文网)1月27日是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解放70周年纪念日。二战中这座城市被德军围困、轰炸了近900天。希特勒下令不夺取城市,这样就不用为城中居民供应食品。根据纽伦堡审判中提到的数字,围困期间有63万多人死于饥饿和严寒。此后这一数字又被上调,据目前最大胆的估计,可能有150万人死于这场围城之战。列宁格勒包围战被视为纳粹德国最严重的战争罪行之一。

在这一残酷战役结束的纪念日之际,莫斯科"雨"(Doschd)电视台在网上发起了一项问卷调查,问题是:如果当年向德军投降是否能挽救城中数十万居民的生命?54%的人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这一民调引发了一股愤怒的浪潮。该电视台通过有线电视、卫星和网络传播,其中多个服务商停止播送该台节目;圣彼得堡市检察院正在考虑以"极端主义"的指控对该电视台立案调查。但许多俄罗斯知识分子认为,对这次问卷调查的激烈反应只是一个幌子,目的是让这家反对派的电视台噤声或彻底关门。

St. Petersburg Tamara Krylova Denkmal 26.01.2014

许多俄罗斯人心目中,列宁格勒的解放是一场胜利

来自基辅独立广场的现场报道

私人经营的"雨"是一家收费电视台,一年的订费是1000卢布,约合22欧元,此外在网上也可免费收看。在俄罗斯这是一家与众不同的电视台,几乎三分之二的节目,不管是政治脱口秀、新闻还是分析性或实验性的形式,都是现场直播。而在国有电视台几乎只有体育赛事是直播。"雨"让那些被其他媒体封杀的反对派人士出镜,例如反腐败活动分子纳瓦尔尼(Alexej Nawalny)就在这家电视台披露杜马议员以及高层官员们未申报的财产和房产。

令一个例子是对乌克兰反政府示威活动的报道。官方媒体将基辅独立广场上的示威者称为"极端民族主义者"和"犯罪分子";"雨"则报道警方的暴力镇压以及总统亚努科维奇让乌克兰"普京化"的政策。

Ukraine - Proteste auf dem Maidan Platz

基辅独立广场上的另一种声音

没有良心的挑衅?

在有关列宁格勒战役的问卷调查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的指责刚一爆发之初,电视台主编卡辛(Ilja Kaschin)就在推特上表示了道歉,并删除了问卷。但此时俄罗斯议会已经开始介入此事。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以及杜马中的共产党和自由民主党议员都认为,这样的问题是对战争牺牲者的嘲弄,是一种试图为纳粹恢复名誉的犯罪行为。同时,许多普通的俄罗斯人也认为,试图动摇苏联战胜国的神话也是一种理应受惩罚的亵渎行为。

而为"雨"电视台辩护的人士,立场也有分歧。"社会专家意见"基金会的负责人雅科文科(Igor Jakowenko)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关于列宁格勒战役的问题本身及其表述都不能成为发动一场道德审判的理由。作家和二战老兵阿斯塔菲亚夫(Viktor Astafjew)也提出过类似的问题:什么更重要?是建筑和机器还是人?国家为人而存在还是人为国家?

俄罗斯联邦人权专员卢钦(Wladimir Lukin)认为虽然这是一个失败的问题,提出的时机也选择不当,但他在接受国际文传电讯社采访时坚决反对为此关闭这家电视台。

以德国为鉴

Tag des Gedenkens an die Opfer des Nationalsozialismus Bundestag Daniil Granin

格拉宁(左) 在德国联邦议院与德国总统高克(中)、总理默克尔

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指责还是辩护的一方都以德国作为借鉴。在纪念列宁格勒战役结束70周年之际,德国联邦议院邀请来自圣彼得堡的95岁高龄作家格拉宁(Daniil Granin)对全体议员发表讲话。

俄罗斯网络机构的发言人安培隆斯基(Wadim Ampelonski)严厉谴责"雨"电视台的问卷,并将其与格拉宁在德国联邦议院的发言作对比。他在接受国际文传电讯社采访时说:"对比在战胜国发生的媒体丑闻,德国社会和媒体表现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公民和道德成熟水平"。

俄罗斯记者辛亚夫斯基(Boris Sinjawski)得出的结论却截然相反。他撰文称,与俄罗斯杜马的议员们不同,德国联邦议院中的议员们在倾听格拉宁讲话时感受到的是震撼,而不是愤怒。而俄罗斯杜马议员愤怒的原因是,一半以上的俄罗斯民众仍然坚信共产政权打造的战争神话。他写道,俄罗斯仍然没有从斯大林那顶鸭舌帽的阴影下走出来。或许有一些个人做到了,但作为国家还没有。

作者:Alexander Warkentin 编译:叶宣

责编:乐然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