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关押满千日 大牙脱落进食困难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6.10.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余文生关押满千日 大牙脱落进食困难

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周四被关押满千日,辩护律师本周第二次会见他,发现他健康持续恶化,久咳不愈、大牙脱落。妻子许艳说,看守所连热水都不提供。

Yu Wensheng

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10月15日被中国警方关押满1000天。本周他的辩护律师第二次会见他,发现余文生的健康状况比两个月前第一次会见还更差。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在10月15日被关押满1000天,他自从2018年1月便因发表了《修宪公民建议书》後,便被警方逮捕并关押至今。余文生10月13日第二次获得会见辩护律师的机会,他的妻子许艳告诉德国之声,辩护律师蔺其磊与余文生会见了两个小时,过程中发现余文生的健康状况比上次见面时还差。

许艳说:「余文生现在右边上排的大牙脱落,左边的牙齿因松动而无法咀嚼食物。这让他无法咀嚼东西,吃饭进食严重受到影响。余文生律师多次向徐州市看守所申请看牙齿,但看守所都没同意。这样的做法是违反法律规定的。」

除了进食有困难外,许艳说余文生右手的伤势也比8月首次会见律师时更严重。另外,许艳说因为看守所长期无热水,导致余文生咳嗽超过20多天仍无法停止。余文生近期坐板出现身体僵硬的现象,所以余文生现在拒绝坐板。

许艳告诉德国之声:「看守所要提供热水并不是很困难的事,而余文生出现生病的状况,看守所为何不让他去治疗呢?整体来说,余文生的身体状况比首次会见律师时还差,这让我质疑看守所是否故意打压余文生,让他健康状况恶化。」

许艳也提到,辩护律师指出看守所内的伙食不好,余文生连续几个月出现挨饿的状况,她担忧在牙齿无法正常咀嚼,看守所饮食又差的情况下,余文生的身体健康会持续恶化。她向德国之声表示:「我8月便向江苏省高院申请保外候审,让余文生能够去治疗诸多健康问题,但是江苏省高院拒绝了。余文生现在无法得到治疗,我认为以後当局也不会同意让他保外接受治疗。」

律师阅卷受阻碍

此外,许艳还表示,余文生的辩护律师近期在申请阅卷与复制光盘内容时,也面临到法院有意拖延整个程序。余文生的辩护律师卢思位10月12日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复制卷宗的光盘,但由於有87个光盘,法院又不同意律师在中午与下午五点之後的时间继续进行复制动作,导致律师一天只复制了33个光盘。

许艳认为,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似乎有意拖延余文生案件的进度,所以想制造障碍让律师无法顺利复制完所需文件。她告诉德国之声:「辩护律师必须能复制这些案件卷宗,才能够为余文生律师写辩护词。我们也向江苏省高院提出二审公开审理的要求,但我认为法院很可能还是会不同意,毕竟余文生案件的一审辨识以秘密开庭的方式做出判决的。」

国际持续关注余文生案

同一周,许艳与另一名遭中国政府关押的维权律师覃永沛的妻子在10月12日与来自美国丶欧盟丶加拿大丶法国丶瑞典与荷兰等六国的人权官员见面,与他们分享案件近况,并希望各国能继续关注相关案件。

此外,联合国人权捍卫者特别程序的专家10月12日公布了2020年8月13日发给中国政府的联名控告信函,内容指控中国政府对余文生进行秘密审判,并批评中国政府任意关押余文生。联合国特别程序专家也强调,目前为止中国政府都未对控告信做出回应。

许艳告诉德国之声,余文生2018年初被关押至今,她与儿子仅在2018年4月被短暂准许跟余文生视频通话5分钟,之後便再也没被准许会见余文生,或是与他通话跟通信。她说:「我写给於文生的信都被退回,他也没有写信给我。中国政府这麽做是硬生生拆散我的家庭,这样做也是完全违法的。我会继续要求见他,但不被同意的可能性更大。」

德国之声数度致电徐州市看守所与江苏省高院询问与余文生案件相关的讯息,但对话一听到致电者为媒体便立即挂掉电话。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