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健康力量”能走多远?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2.07.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体制内健康力量”能走多远?

河南省委书记郭庚茂宣称“放开说,向我开炮!”的同时,“说真话运动”发起者史宗伟却因“不当言论”被撤销官职。众多民间人士寄望的体制内对话,再一次显露尴尬。

(德国之声中文网)7月1日,河南省委书记郭庚茂向中共宣传的好干部榜样焦裕禄的陵墓鞠躬之后,与基层群众座谈征求批评意见,表示要"真查找、真反思,才有后面的真检查、真改正",要求大家"放开说,向我开炮!"

此时,"说真话运动"发起者、原郑州黄河河务局工务处副处长史宗伟正在为因言获罪而抗争。郑州河务局党组6月17日发出通报称,"鉴于史宗伟近年来参与以下事项:一、参加'同城饭醉'活动;二、在网络发表不当言论;三、2013年6月4日在郑州二七广场静坐。2013年6月17日上午研究决定,免去史宗伟郑州黄河河务局工务处副处长职务,调巩义黄河河务局工作"。

史宗伟在网络发表《严正声明》,谴责郑州河务局党组"没有是非、不顾廉耻、颠倒黑白、倒行逆施",认为自己和同城朋友见面、吃饭、喝酒、聊天没有违法犯罪,在网络发表谈论时事和思想的文章都是摆事实、讲道理,是在行使公民社会权利,尽一个公民的社会责任和义务,而"六四"当天不过是"在二七广场最外边的休闲椅上坐一会","犯的什么法"?

史宗伟接受德国之声采访表示,他的抗议得到一些"德高望重人士"的调解,目前职务已被撤销,但工作和生活还算正常。在采访中他显得谦逊而又谨慎,认为"社会进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能急躁冒进",自己的思考和行动理性客观。然而,在他的工作单位和警方看来,他显然是一个不遵从体制内规则的激进分子。

他在实名开设的推特(twitter)账号上,长期关注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呼吁社会公义。他说,"专制者不仅操控一切资源,还要操控思想,正所谓政治思想工作、意识形态。专制者不仅笃信'谎言说了一千遍就成了真理',而且发明出'掺杂了部分真实的谎言更具宣传效果'"。

他发起了"说真话运动",宣示"说真话是重建社会文化、道德、价值、文明的基本点和出发点"。他说,"我很明白现在在大街上或单位召开的会上大声疾呼立即平反六四可能的后果,我很明白现在说真话所面临的压力、所要付出的代价和牺牲,正如这一年多来我本人所亲身遭遇的一样。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更要说真话,才要在全社会倡起并推展说真话运动。"他在网络发表了若干文章,并开展讲座、"同城饭醉(聚餐交流)"等活动。

今年4月10日,他和知名维权律师许志永等十人在郑州餐叙时,20多名警察及其他人士冲入,以涉嫌传销罪为名把他们带到郑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人民路派出所和治安三大队拘押讯问。他还与以发表《讨伐中宣部》而广为人知的异议学者焦国标保持往来。

BEIJING, CHINA - JUNE 28: An emblem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CPC) is seen on the Tiananmen Square on June 28, 2011 in Beijing, China. This year's celebrations will mark the 90th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ing of the CPC. (Photo by Feng Li/Getty Images)

现有体制内的渠道能走多远?

体制内"正常渠道"一直不正常

史宗伟对德国之声表示,他从事黄河治理工作二十余年,很早就发现现有黄河治理方案有重大缺陷,一直通过体制内"正常渠道"反应问题,从未得到正视。他不明白,为什么事实清楚、道理简单的问题始终无法推动?最初他以为是专业技术问题,随即发现是态度和情感问题,进而了解是体制与文化问题。于是他就开始关注和思考社会问题。

同在河南省的前政协委员赵克罗,因为向政府官员"开炮"反对"平坟运动",在今年3月失去官职。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赵克罗表示,解决社会问题,现有体制内的渠道"走不通"。

史宗伟表示,河南省委书记郭庚茂"放开说,向我开炮!"的口号,跟《人民日报》年初表示要"努力说真话"一样,具有讽刺性的悲壮效果,但仍然值得肯定。他说体制内有呼吁的渠道,同时也有很多障碍。他在推特上对体制内改良表示失望:"有人对后半年的三中全会抱有幻想,这'七不讲'就是三中全会的先声,口口声声的那个梦就是毛式梦、集权梦、皇帝梦!"他还认为,"民粹、民族、国家主义只是专制的化身,其精髓全在于'专制'二字!"他对德国之声表示,目前官方学者与宪政专家进行的宪政争论,"是一个弱智的问题,根本不值得讨论,那就是法制与人治的问题"。

时事观察者莫之许在推特上发表意见认为,"民间人士中一直有种思路,认为大趋势下,中共内部应该有如国民党一样的软着陆愿望,而民间应该配合中共内部有此愿望的人士(体制内健康力量)",但是"如果中共并无落地愿望,所谓的互动就成为单相思。在刚性维稳体制下,以推动互动为目标的各种尝试,也都会被看作是对体制的挑战而遭到压制"。

作者:张平

责编:叶宣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