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年 - 西柏林次文化索骥 | 文化经纬 | DW | 24.0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似水流年 - 西柏林次文化索骥

著名英国摇滚乐歌星大卫.鲍伊的新歌“Where are we now”,向西柏林的昔日投下怀旧的一瞥。充满传奇意味的“老西柏林”何以令人难忘?我们依循岁月的痕迹回放当年。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月初,隐退多年的摇滚歌星大卫鲍伊(David Bowie)又发表新作,追忆流逝的岁月。听来低回、深思的曲子,带着一丝忧伤。专辑封套采用他当年在西柏林申贝格大街(Schöneberger Hauptstraße)住房的旧照,街上的许多酒馆儿和俱乐部,如今已不复存在。

西柏林夜生活

Westberlin Subkultur

克劳迪娅.斯柯达的服装秀

女服装设计师克劳迪娅.斯柯达(Claudia Skoda)是大卫.鲍伊的老友,但大卫的新作并不令她感到欣喜,因为太晦涩、伤感。谈到七、八十年代的西柏林,对斯柯达来说是一种愉快的回忆。那时没有今天这样的经济压力,人们"随心所欲"地工作、生活。斯柯达于1973年开创了自己的服装品牌,她的毛织品服装取得了国际性的成功。斯柯达乐于提起昔日的西柏林,那是一种没有悲情,对年轻岁月的回味。

回忆当年,生活的精彩之处主要发生在夜晚,在俱乐部,那时还叫"迪斯科";他们听迷幻音乐、看现场演唱会,直到清晨时分歪倒在一家酷儿酒吧里,然后再到"裤裆大街"(Ku'damm)上的意大利咖啡馆吃蛋糕…..斯柯达笑谈着少年轻狂的糗事。那时柏林没有宵禁,她说:"在晚上的Party聚会中,辩论时政必不可少,例如有关审判恐怖组织"红军派(RAF)"、朋克运动(Punkbewegung),和占据空屋事件(Hausbesetzerszene)等。

Berlin 1979 Disco

80年代柏林"迪斯科"舞厅

"再有就是横穿市区的柏林墙:"东边"远在天边,又近在眼前;西柏林居民可以同时接收东边的新闻广播,而东、西两边相同的童话人物却有着不同的解读版本;天壤之别的两个世界,紧紧相邻,今天再也不可能发生的事。"

回眸

沃尔夫岗.缪勒(Wolfgang Müller)刚完成一本撰写西柏林次文化的作品,一版1500册,三个星期就销售一空。在这不到600页的书册中,作者如万花筒般记述了发生于那个年代的故事、一些短暂印象和对某些事情的反思,其中没有怅惘,也不夸张,笔触生动,时而稍显怪诞。

Westberlin Subkultur

“Die Tödliche Doris”实验乐队

朴实无华的缪勒最怕的就是僵化的成见和单薄的解释。他学的是艺术专业,但认为西柏林的画廊模式太保守,出于"自卫"他改行搞音乐。80年代初,他和朋友组织了一个名为"Die Tödliche Doris"的实验乐队,在"绝妙外行音乐节(Festival Genialer Dilletanten)"上初试啼声。

巧思绽放的空间

显然,这种自由,有时略显外行的精神面貌,就是西柏林次文化的写照。柏林市政府一方面向艺术家群体提供高额补贴,给予他们尽情发挥的空间,而另一方面却忽略他们的存在。

许多逃避兵役的年轻人都涌入西柏林,因为根据当时法律,凡是在那儿报户口的男子都不用当兵。那时西柏林的观光业并不发达,但总有一些好奇的外国人迁居西柏林,想体验生活在"前线"的滋味,如大卫鲍伊。

缪勒出生于德国北部沃尔夫斯堡(Wolfsburg),他认为,西柏林是那些不堪80年代经济剥削压力者的避难所,并认为柏林墙也有其优点:通过它,使西柏林衍生出一个另类生活型态的群聚区。

Berlin - Grafitti in Berlin

柏林墙

今天的柏林对喜好尝试新鲜事物的人,无论是在夜生活、艺术领域或专业项目等方面,同样具有相当吸引力。许多80年代被视为可耻和离经叛道的事,如今已成为主流、时尚。除了冒险者外,一些投资人也看上了柏林。他们虽然带来了资金,但也促使物价上涨。

今夕何夕?

缪勒表示,柏林有一个地方仍然保留了老西柏林的美好面貌,就是在新克尔恩城区(Neukölln)的"圣街画廊工作室(Galerie Studio St. St.)"​​,一个很难定义的场所,它集画廊、歌厅和沙龙于一身。经营者、男扮女装的尤薇莉娅(Juwelia)的特点是,待人不分贫富,众生一视同仁。

"圣街画廊工作室"一个色彩鲜艳的展示橱窗照耀着大街,里面是闪烁的粉红世界,墙上挂着大大小小的绘画作品,题材有蛋糕、欢庆的人群、穿了丝袜交叉着的长腿,和香槟酒瓶等等,几乎全是尤薇莉娅自己的画作。金色长发的尤薇莉娅带着好奇和愉快的眼神,亲自接待顾客。

Westberlin Subkultur

圣街画廊工作室

她抱歉地表示,由于客人不多,今晚没有歌舞表演,摆放屋角的钢琴,沉默无声。坐在缎面沙发椅上的人们互相攀谈,一对英国情侣走过来说,他们打算明天到柏林米特区(Mitte)去涂鸦。沙龙里没有饮料单,人们有什么喝什么,走的时候把钱丢进一个罐子,多少随意。凌晨1点,客人微醺上路,庆幸发现了这么个好去处。啊,柏林!我们爱你,一如既往!

作者:Ilin, Anna 编译:杨家华

责编:苗子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