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学者声援许章润 清华教授:没处可退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03.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众学者声援许章润 清华教授:没处可退

曾获「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的中国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疑因批评习近平遭撤职。事实上,近年来,中国多名敢言教授受到停课和解聘等处罚。许章润一事已经引起中国学术圈和知识份子群起声援,要求清华收回成命,停止错误的处理。

China Ohne kommunistische Partei gibt es kein China (picture-alliance/AP Photo/Ng Han Guan)

许章润遭撤职引起许多中国知识份子声援。作家章诒和等质问清华大学为何强制许章润停课。

(德国之声中文网) 多名中国学者串联要求清华大学收回成命并改正错误,即刻让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复职。德国之声与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联系,她表示已向学院领导提出希望见校领导当面沟通,不过目前为止仍未得到任何正面回应。她说:「没处可退了......先以最大的善意和最好的方式希望许老师的事得到妥善的处置。」

郭于华表示,自己的微博已经被禁言,理由是「近期發布内容违反微博投诉操作细则」。但她说自己刚从日本出差回来,已经一个星期没有使用微博。她认为遭禁言理由相当荒谬,对方才是「违法违规」。

目前校方内部最新的回应是尚未对许章润「做出最后处理」。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凡27日也在英国《金融时报》以「清华应善待自己的优秀学者」为题,表示许章润是「因言获罪」,要更多的清华人和法律人站出来,要清华大学不要「打压学者」,让许章润重回教学岗位。

Xi Jinping (Imago/Xinhua/Xie Huanchi)

许章润疑因批评习近平遭撤职调查。目前众学者先针对学校提出质疑,要校方力挽狂澜,但倘若校方持续置之不理,或者是政治持续伸手干预学术,学者们也表示不排除进一步串联發声。

批习近平清华教授遭撤职

根据多家媒体引述清华大学内部消息,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遭到校方撤销所有职务。他也被禁止上课、辅导学生和进行科研活动等。有关部门也可能对他去年到日本和英国等的学术访问行程进行调查。许章润的友人随后也证实消息。

许章润过去发表过数篇文章,抨击北京极权体制,引起巨大反响。外界怀疑他遭到整肃,要求清华大学提出说明。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在英国《金融时报》發表「哪有学者不表达?」一文,质疑当局令许章润「下课」,「岂非与大学精神背道而驰?」她说:「许章润作为一位法学教授,倡导宪政民主、强调依法治国,原是本分之责,何错之有?」

恐惧成真期待未果

57岁的许章润曾发表万字长文「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对2017年底以来,中国政治与社会的倒退趋势进行了系统性批判,指出中共当局近年来向「文革」倒退,倒行逆施,造成「包括整个官僚集团在内,当下全体国民对于国家发展方向和个人身家性命安危,再度深感迷惘,担忧日甚,已然引发全民范围一定程度的恐慌。」他明确指出,中国要警惕「极权回归」 ,并提出对「个人崇拜」的批评,以及要求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

习近平上任以来对公共言论空间审查日益严苛,学者多怕因言获罪而噤声,像是许章润如此直击时弊,正色敢言之学者已经很少见。现在许传出遭撤职,引发更大争议。

China Musikdirigent beim Nationalen Volkskongress in Pekin (picture-alliance/AP Photo/A. Wong)

许章润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中除了警惕「极权回归」,呼吁制止「个人崇拜」,并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他建议要实施官员财产公示的曝光法案以及平反六四等建议。

愈打压愈反弹

有同样遭遇,被清华解聘的敢言政治评论家吴强日前在人大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一年后接受德国之声专访,也提到有关话题。他对中国言论自由紧缩感到忧心,担心如果连专家学者都无法批评时政,会失去中国改革开放的宝贵遗产。

他说:「这种自由是很难得的。这也是中国市场经济能够发展到今天,能够支撑少数有限的改革开放40年最宝贵的遗产。我很珍惜这个自由。这也是绝大多数改革开放受益者,他们所珍视的。」

他以中美贸易战为例,提到无法直接批评政府的人民转而藉由经贸时事论政。 「去年反响最激烈的就来自民营企业家,以及同情民营企业家的知识份子或替他们工作的普通人等。中国社会没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发展出政治力量或很强的公民社会,因为这被中共从2011年以来看成是导致颜色革命的颠覆性力量,受到很多镇压。虽然如此,(民间讨论中美贸易战)这个改变是中国过去40年改革开放最本质性的变化。

吴强观察到,中国普通社会在过去一年的最大变化,就是往「极化政治」走。在当局的宣传和控制下,「一方面,像《流浪地球》有非常民族主义的表现、拥护的情况。另一方面各种议论、批评、不满也在中国社会蔓延。他说:「很多过去不关心政治,只关心赚钱和生活的人,在过去一年也发生了变化。普通的公众也开始有怀疑和批评等等,民间议论很多。」

提到日前中国学者胡星斗宣布不再接受采访,批评中国没有任何独立思考空间,吴强表示理解。他说:「大学中的学者会直接受到来自大学的,甚至来自教育部、外交部、宣传部门直​​接的管制和噤声的压力。这个压力会通过他大学的体制,通过党委书记等传达给他,而且会有很多直接的警告。」

他最后语重心长的说:「任何一个身处中国大陆的人在社交媒体或对国际媒体发言都会担心,这个担心是无所不在的。剩下的只是说,每一个人怎么样以自己的勇气和信念坚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