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静制动:反送中运动的下一步?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1.08.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以静制动:反送中运动的下一步?

踏入八月,香港「反送中」运动从百万人游行至今已经持续54天。一幕幕流血和冲突场面过后,示威者正在寻索新的方向,让这场运动走向新阶段。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天,台风刚刚远离香港,一整天滂沱大雨不断。职工盟主席吴敏儿和几位工会干事傍晚来到旺角市区,向下班的民众派发写着「八五罢工」的白色手带。车水马龙的闹市中,扩音器传出他们的呼吁--投身8月5日全港「三罢」(罢工、罢课、罢市),并在未来每逢周一穿黑衣上班以示抗议。

吴敏儿向德国之声表示:「罢工一直是一般『打工仔』的最重要武器。怎么令几百万人有动力持之以恒参与运动,令大家可以继续作出贡献,罢工的象征意义和历史意义很大,点点滴滴为运动凝聚能量。」虽然他们是拥有超过20万会员的主要工会之一,过去带领香港多次工运,但是这次只是参与者。

早在6月12日民间也发动过罢工。一系列的抗议行动最终迫使立法会取消二读逃犯条例的会议,促使政府暂缓修例。相隔接近两个月,网上再有人发起「三罢」,主要诉求转为要求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撤查警方滥用武力等重大争议。

吴敏儿说,由网上自发发起罢工,到联络工会和动员民间参与,只有短短一星期,时间非常紧迫。但经过接近两个月的群众自发运动洗礼,人们已能熟练地在网上组织串连,利用Telegram和讨论区等组织行动。从金融界到医护界,不同专业界别的罢工群组如雨后春笋,在几天之内涌现。

观看视频 06:46

香港仲夏街頭:一場運動四代港人

沉默之声爆发

最近一星期,这场运动还出现了一群稀客--公务员。在民间密锣紧鼓动员的同时,有些公务员也在政府内部默默宣传,呼吁同事出席周五(8月2日)的公务员集会。 「文宣海报现身政府总部的洗手间、走廊、茶水间和墙壁,不少有心人冒着巨大风险,在默默的发声。」创新及科技局行政主任Alex向德国之声展示这些海报,背景是政府总部,用黄色字写着「我们下班后,都是普通人」。他说:「政治中立是指不应在工作上受政治立场影响,但我们离开工作岗位后是香港市民,享有表达自由和权利,而且今次是大是大非问题。」

这次集会史无前例,不但由一群公务员俱名举办,矛盾更直指林郑月娥班子,诉求同样是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香港公务员以往在政治事件中大多保持低调,主要因为「政治中立」的传统和守则。在集会举行前一天,港府公务员事务局局长发信给十多万公务员,强调《公务员守则》规定他们「必须对在任行政长官及政府完全忠诚」,并警告会严肃跟进违规情况。

Alex也是在政府总部上班的一员,计划参与周五集会和下周的罢工。他早前与一群公务员发起匿名联署,要求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回应民间诉求。他表示,元朗袭击事件是他们决心站出来的最大原因,至今已经有来自52个部门,总共1138位公务员以展示职员证的方式参与联署。 「原来大家觉得,公务员出来做一件事的威力很大。」他透露:「政务主任和行政主任这些职系人很少,前者更是未来的正副局长人选,要他们展示证件很可能影响仕途。早前有翻译组同事自行罢工,据了解他要接受纪律处分。我们愿意冒住被秋后算帐的风险也要打破沉默,对市民来说是很大鼓舞。」

他说,同事们在修例风波以来敢怒不敢言,所在联署在极短时间内获许多人响应。「公务员已忍耐了好久好久,真正能解决问题的人不解决,只是躲在后面。我们文官与警队、问责官员已出现严重分化,林郑管治团队完全丧失了管治能力。」

运动转向

「反送中」运动在七月以来出现多次严重警民冲突,流血场面愈来愈多,目前累积已有过百人被捕,数以十计示威者被控以刑罚颇重的暴动罪。 33岁的工程师Sam是这两个月的示威常客,经常在冲突现场留守至深夜,在催泪烟之中运送物资和派发被捕须知等等。在工余时间,他和朋友募捐购买示威用具,在后方支援抗争。就在这个礼拜,他们上网订购了一百多个口罩,打算本周末到抗议现场免费派发。

虽然他认为激烈行动有助向政府施压,但也同意有需要调整策略。「我觉得不要跟警察硬碰硬,因为他们的清场手段愈来愈强硬,我们的人员损失会愈来愈大。我期望接下来可以『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一点,下周的罢工也很重要,如果有巨大影响力就不需要向暴力发展。」在北京的强硬姿态下,Sam对于运动成功机会不感乐观,但他与许多前线抗争者都坚持「会继续做应做的事」,即使被捕风险增加也不会却步。

公务员Alex和工会领袖吴敏儿都异口同声表示,希望罢工能够为不断升温的运动开出一条新出路。 Alex向德国之声表示:「很多运动参与者都认同,勇武冲击对政权的影响力正在递减。大家觉得再这么发展下去,运动会没有突破点,反而陷入僵局。不少人认为踏入8月要转向大罢工,由不合作运动开始撤底瘫痪政府运作,这可能是运动破局的一步。」

大街上熙来攘往,有途人接过吴敏儿递上的罢工布条,轻声说句「加油」,也有的在人潮中默默走过。她和一众工会成员争取时间向途人解说:「政治权利的意义和重要性,绝对高于一天不上班、不做生意,我们都坐在同一条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