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那道隔离墙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1.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以色列:那道隔离墙

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修建的隔离墙,是为了阻挡巴勒斯坦的袭击者。然而,其走向却继续引发争议。

(德国之声中文网)春日的阳光下,克雷米森(Cremisan)山谷风景如画--修道院、橄榄树、梯田。天主教慈幼会的修女在此开设一家巴勒斯坦儿童的小学,修士酿造著名的克雷米森葡萄酒。位于耶路撒冷与伯利恒之间的山谷是一片绿洲。然而,田园风光或将很快消失。

特拉维夫特别法院裁定,以色列穿越山谷建造隔离墙的计划"妥当"。理论上,推土机现在就可以工作了。对这里的巴勒斯坦居民而言,这是沉重的打击。据联合国统计,以色列与以占领的约旦河西岸之间的隔离墙约708公里长。其中,62%已完工。六年多以来,克雷米森山谷的巴勒斯坦居民试图改变隔离墙的线路。他们向以色列法院申诉,每周举行户外礼拜仪式。

天主教人权组织圣伊维斯协会(Society of St.Yves)顾问亨莱恩(Anica Henlein)表示,法院确认隔离墙修建路线,意味着修女的巴勒斯坦学校将留在巴勒斯坦一边,但三面都被隔离墙包围。相邻的慈幼会修士和修道院则留在以色列一边。两者之间将修建一座大门,由以色列士兵把守。亨莱恩表示,目前唯一的途径是向以色列最高法院申诉。她希望会获得改判。

Suheir Hashimi hat den Bau der Sperranlage von Anfang an miterlebt vor ihrem Haus. Copyright: Tania Krämer

哈希米亲身经历自家门前建起一道墙

阻碍?保护?

对巴勒斯坦人来说,隔离墙首先意味着日常生活的不便。一些农民的田地突然到了隔离墙的另一边;耶路撒冷人的城市被切割。联合国人道主义协调办公室的道尔芬(Ray Dolphin)指出,以色列有关部门承诺修建大门,允许农民进入田地,但是,农民必须持有通行证,而通行证很难拿到。

对以色列人而言,隔离墙首先是出于安全考虑,为了防止恐怖袭击。以色列军方发言人莱尔纳(Peter Lerner)表示,这是最关键的。"十年前,人们不可能去咖啡馆、乘公交车、去购物中心,因为邻座的人引爆炸弹的威胁始终存在。"2000年巴以冲突期间的自杀式袭击事件,成为以色列民族记忆的烙印。莱尔纳认为,修建隔离墙后,以色列人可以相对安全和自由地生活,就像在世界其它地方一样。

有争议的修建路线

特别是隔离墙的修建路线引发争议。它穿越丘陵和山谷,分隔东耶路撒冷的村庄和阿拉伯人居住区。海牙国际法庭2004年裁定,以色列应保护本国国民安全,但隔离墙必须按照所谓的"绿线"修建,才符合国际法。"绿线"是1949年的停火分界线。但以色列人权组织B'Tselem估计,85%的隔离墙计划建造、或已经建造在约旦河西岸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也就是越过了"绿线"。

大部分巴勒斯坦人批评的也不是隔离墙本身,而是其走向。居住在东耶路撒冷近郊的巴勒斯坦人哈希米(Suheir Hashimi )亲身经历自家门前建起一道墙。她说:"我可以理解对安全的需要,但是,如果他们想建隔离墙,就在他们一侧修建。现在他们在阿拉伯居住区中间建墙,把许多巴勒斯坦家庭分隔开来。"

Mauer Ostjerusalem: Beliebtes Motiv bei Touristen: Israelische Sperrmauer bei Abu Dis in Ostjerusalem. Copyright: Tania Krämer

东耶路撒冷的隔离墙甚至成为游客喜爱的留影地点

以色列面临新的威胁

以色列认为,这道隔离墙起到防护作用。过去数年来,恐怖袭击的数量明显减少。但扩建工程进展并不顺利。专家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工程昂贵、复杂。以色列最高法院正在处理许多申诉,许多巴勒斯坦人要求拆除建在自己土地上的隔离墙。还有一些修建路段在政治上过于敏感,难于施工。
 

特别是,以色列所面临的威胁近年来发生变化。邻国叙利亚爆发内战,埃及穆巴拉克政权下台。以色列反恐专家伽诺(Boaz Ganor)认为:"阿拉伯之春,也让恐怖主义组织如基地和萨拉菲势力更接近以色列边境。对以色列的防御而言,隔离设施仍十分重要,以阻挡恐怖分子的渗透。"

作者:Tania Krämer       编译:苗子

责编:李鱼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