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精神病名義行打壓 人權組織批北京讓維穩凌駕人權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6.08.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以精神病名義行打壓 人權組織批北京讓維穩凌駕人權

人權組織「保護衛士」16日發布一份新的報告,揭露中國地方政府或警察幾十年來透過「精神病」的名義將至少近百名異議人士強行送入精神病院。報告作者表示,這個行之有年的作法顯示北京對「維穩」的重視。

Dong Chongyao

2018年因上傳向習近平畫像潑墨而被送入精神病院的「潑墨女孩」董瑤瓊。她曾兩度被送入精神病院,目前與外界失去聯繫。

(德國之聲中文網)長期關注中國人權議題的非政府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週二(8月16日)發布一份新的報告,揭露了中國警察在2015年至2021年間如何運用精神疾病相關的名義,將異議人士送入一般的精神病院。根據該報告,多數遭到此待遇的異議人士通常未經過正常的程序來判定他們是否真患有精神相關疾病。

「保護衛士」在報告中寫道:「這個被稱作『安康』的系統是在1980年代由中國啟動的精神病院系統,主要由警察來管理。大多數受害者被關在普通的精神病院裡,這意味著醫生和醫院與中國政府勾結,讓受害者接受醫學上不必要的非自願住院治療和強制用藥。」

報告指出,雖然中國在10年前通過「精神衛生法」來防止這類型的虐待,但「保護衛士」在研究的過程中發現,該法並未發揮作用,中國的地方警察與政府人員繼續在各地廣泛的透過「安康」系統來打壓異議人士。報告共同作者黛娜(Dinah Gardner)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這是一個有很長歷史的系統,在中國已施行數十年。而直到今天這個系統仍被繼續使用,這也反應了在中國,維護穩定的重要性超過一切,包含每個人的人權。」

遍佈21省的99名受害者

「保護衛士」從二手資料中找到了與99名受害者相關的資訊,而在2015年至2021年間,中國至少有144起非自願住院的案例。其中,有109間醫療院所被點名參與了相關的案件,而這些受害案件遍佈中國21個省份或城市。報告寫道:「這表明中國以精神病名義來進行政治打壓的作法在各地都非常普遍,而且是常規的做法。大多數受害者是中國社會底層的人士,所以他們無權無勢,容易成為目標。」

China | Gedenken der Opfer des Nanjing Massakers

南省湘西自治州永順縣的懷孕女教師李田田因聲援上海震旦職業學院一名因發布質疑有關南京大屠殺官方死亡人數的言論而遭解雇的教師,被警察強行闖入家中帶去精神病院。

「保護衛士」在報告中指出,最驚人的發現是幾乎有三分之一的受害者有被反覆送進精神病院的紀錄,其中有2名受害者至少被送入精神病院超過5次,而且持續時間很長。此外,有約一半的人在精神病院內被關六個月以上,其中有9名受害人被關時間長達10年或更久。該報告寫道:「在三分之二的『安康』案件中,受害者沒有得到法律規定的精神評估,這表明醫院與警方勾結。」

「保護衛士」透露,這些受害者在精神病院中飽受身體和精神上的虐待,相關作法包含被迫接受痛苦的電休克療法、被綁在床上、被迫在床上穿著髒衣服長達數小時並受到羞辱、被毆打或是被阻止與家人或律師通話或見面。

懷孕女教師與潑墨女孩皆為受害者

報告中列舉的案例中,近期最為人知的便是因聲援上海震旦職業學院教師而遭送入精神病院的懷孕女教師李田田,以及2018年因上傳向習近平畫像潑墨而被送入精神病院的「潑墨女孩」董瑤瓊。其中,董瑤瓊在2020年底曾短暫現身,上傳視頻至社交媒體,控訴中國政府持續打壓她,並稱自己已「不再恐懼政府」,要爭取自由。後來,她的帳號從推特上消失,外界也再無任何與她相關的訊息。

而在2021年12月,湖南省湘西自治州永順縣的懷孕女教師李田田因聲援上海震旦職業學院一名因發布質疑有關南京大屠殺官方死亡人數的言論而遭解雇的教師,被警察強行闖入家中帶去精神病院,中國當局指控她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的言論逾越了界限。雖然後來李田田順利獲釋,但她在數月後也於社交媒體上宣布,自己已離開家鄉,並稱自己的選擇是「逃離」。

「保護衛士」在報告中指出,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從未像現在這樣關注「維穩」,中國政府對於任何被視為挑戰其權力的人都會進行騷擾和拘留。該組織指出,中國政府對「維穩」的重視也反應在分配給消除社會動盪的相關預算上。根據其統計,相關的預算規模在2019年達到約1.39萬億人民幣。報告寫道:「最令人恐懼的是,『安康』系統中的受害者往往像是被困在一個噩夢中,沒有法院簽發的判決或有期限的司法程序,他們不知道這樣的待遇何時才會結束。」

報告共同作者黛娜也向德國之聲表示,這份報告的研究顯示中國政府與警察基本上以凌駕基本人權的方式來虐待「安康」系統中的受害者。她說:「對我來說,這份報告最重要的結論是中國的各項系統中沒有問責機制。若任何人落入『安康』系統中,他們會像是落入隙縫般的被遺忘。因爭取權利而入監服刑的人在出獄後,往往會被視為英雄。但若你被送入精神病院,了解實情的人會支持你,但不了解實情的人可能認為你只是一個有精神病的人。」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