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忘却!民间首次公祭六四死难者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3.04.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从未忘却!民间首次公祭六四死难者

清明前夕,数位前八九民运参与者和民间知识分子,首次公祭“六四死难者”,他们认为因为国家抹杀这段历史,这些时代理想者的灵魂无处安息。

(德国之声中文网)清明前夕的4月1日,数位"八九民运"时期的参加者和民间学者安宁、陈卫、于世文、马少方、胡石根、赵常青等人,在河北正定县殡仪馆铭德堂,举行对"六四死难者"的悼念仪式,他们念出部分死难者的名字,并致公祭词。这是"六四事件"发生24年后,中国大陆首次较大规模的民间公祭活动。

公祭词中写道:"'六四事件'中疯狂的子弹、坦克夺去一批满怀梦想和激情的年轻人的生命,这不仅是死难者家人的痛苦,亦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悲剧。24年中,国家从未公示死难者姓名和具体人数,也不允许任何形式的公祭活动,更未给死难者家属和公众一个说法,这些死难者的灵魂无处安息。"

收听音频 07:24
直播
07:24 分钟

从未忘却!民间首次公祭六四死难者(音频)

据悉,公祭活动发起人陈卫和于世文,在"八九民运"时是广州中山大学学生,"六四事件"后,两人遭当局监禁一年半。发起人表示,正定县为新晋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政治之旅启程的地方,在此公祭是提示习近平,莫忘其父亲习仲勋亦是"六四屠杀"的反对者。习近平近期提出"中国梦",这个梦应该正视民族之殇,将中国推向宪政民主的方向。该活动未受到当局警方阻挠,于世文在活动结束遭河北、河南两地警方问讯24时后被释放,组织者要求警方向当局转交公祭词,警察口头应允。

除"天安门母亲"群体持续要求当局"平反六四"外,民间在官方封禁此话题的背景下,近年来也有小规模的抗议和纪念活动。2007年6月4日,有民众在《成都晚报》报缝中以广告形式刊发文字:"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中国官方迄今未见对六四的解禁和平反迹象。

***NUTZUNG NUR FÜR DIE CHINA-REDAKTION UND AB DEM 25.5.2011 4 JAHRE***** Titel: Violent confrontations Beschreibung: Before daybreak of June 4th, PLA troops force their way into the capital and converge on Tiananmen Square. They have blocked off all approaches to the Square. The army throws tear gas and shoots at students and citizens near the square and in other areas of the capital. The civilians throw stones at the soldiers. Buses and cars are set on fire. Some people are crushed under tanks. The number of victims is not known. Der Autor des Buchs ist Feng Congde, ein Anführer der Studentenproteste während des Massakers auf dem Tiananmen 1989. Alle Bilder dürfen nur mit Zusammenhang über die Berichterstattung des Buches Die Republik auf dem Platz des Volkes – Tagebuch Mai/Juni 1989 und nur für 4 Jahre genutzt werden. Das Copyright lautet für alle Bilder bitte Copyright © 64memo.

"六四事件"镇压现场

"公祭是一种拒绝遗忘的表达方式"

"八九民运"前学生领袖之一的马少方,当年为北京电影学院学生,学运期间曾任北京高自联常委,后入狱三年。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公祭是一种拒绝遗忘的表达及追求自由的实践方式:"我们在一个物欲的社会里,很多人被强迫遗忘,或自我欺骗,记得就是一种拒绝遗忘,对于一种罪恶,对于悲惨的历史,记住就是为了不让罪恶和悲惨再发生,记住也是我们的一种基本良知;另外我觉得这种表达方式也是自由主义的实践,我们在自由主义的理论中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其实这都是成熟的宪政理论,今天的中国应该更多的寻找自由主义的实践,在实践中能不能形成真正的追求自由的力量很重要。"

但马少方也表示,他与其他"八九民运"人士多年来的坚持,重点只有两个字"真相",他认为没有建立在真相基础上的官方赔偿、没有对"六四事件"真实定性的说法,都是对"死难者的污辱",因此24年来不再冀望当局,而是更注重民间成长对国家和社会改变的力量。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出版人鲍朴也向德国之声表示,公祭从民间层面是一种坚守记忆,从另一层面也是给执政者的直接压力,如果没有这些压力,当局会封锁历史并对他们的罪恶继续保持沉默。

A student protester puts barricades in the path of an already burning armored personnel carrier that rammed through student lines during an army attack on anti-government demonstrators in Beijing's Tiananmen Square, early June 4, 1989. A govenment soldier who escaped the armored vehicle was killed by the mob. Pro-democracy protesters occupied the square for seven weeks; hundreds died in the early hours of June 4, 1989 when troops shot their way through Beijing's streets to retake the square. (AP Photo/Jeff Widener)

"如果不开枪,中国将开启另外一种历史"

"这就是开枪的后果"

鲍朴也是八九一代,其父亲鲍彤曾任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因反对镇压六四而被判入狱7年。2009年鲍朴在香港出版根据赵紫阳口述录音整理而成的《改革历程》;2010年他出版《李鹏日记》未果,两本书中都有大量和"八九民运"及"六四事件"有关的内容。

鲍朴向德国之声介绍,根据他整理的资料及父亲的介绍,八九民运期间学生提出的"反腐、改革、民主"等主张,其实在中共内部也有一批力量蕴育改革,早在学运几个月前的1988年中共十三大二中全会上,赵紫阳曾作工作报告,已经通过政治改革方案。学生诉求与中共高层中一部分改革力量"不谋而合"。在"六四事件"当晚,"改革之梦"被枪声打碎,也使中国进入到另外一种历史际遇中。

鲍朴表示:"20多年过去了,有了更多的历史资料,我们知道在那样的历史关头,邓小平用武力的解决并不是唯一的方式,而如果不采取武力解决问题的话,意味着当时中国的政治改革就会向前走一步,而不是退后20多年,到现在政治改革还没有摆到政治台面上去,13大通过的政治方案也没有实施,现在的领导人不停改换语言,但实际的效果就是把政治改革无限期的推后,这就是开枪的后果。"

Zur Berichterstattung über das Buch Die Republik auf dem Platz des Volkes – Tagebuch Mai/Juni 1989 . Der Autor ist Feng Congde, ein Anführer der Studentenproteste während des Massakers auf dem Tiananmen 1989. Titel: Visit of Zhao Ziyang to the square Beschreibung: Unexpectedly, General Secretary Zhao Ziyang showed up on the edge of Tiananmen Square before dawn of May 19. Chief-of-Staff Wen Jiabao accompanied him. He rumbled through begging students to stop the hunger strike but offered nothing other than the famous farewell-ish line, “We have come too late. We deserve your criticism.…I am old, I really don't care any more... !!!!ACHTUNG!!! ***NUTZUNG NUR FÜR DIE CHINA-REDAKTION UND AB DEM 25.5.2011 für 4 JAHRE: Alle Bilder dürfen nur mit Zusammenhang über die Berichterstattung über das Buch Die Republik auf dem Platz des Volkes – Tagebuch Mai/Juni 1989 und nur für 4 Jahre genutzt werden.**** © 64memo

"八九一代,他们的青春与激情"

"八九一代,被剥夺青春的一代"

24年后的今天,1989年的春夏之交的历史,成为印有"八九一代"标签的人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亦是刻进生命中的记忆。鲍朴向德国之声表示,多年来午夜梦回,常常会忆起青春沸腾的日子:"那是中国最后一代还对中国公共事务能够去倾入热情,对政治和社会问题还有强烈关注心的人,后来就渐渐没有了。八九一代是被剥夺青春的一代。"

2012年8月22日晚间,《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主编徐怀谦在家中跳楼身亡曾引发中国网友对"八九一代"的讨论,很多年轻一代对"八九一代"的陌生,及与徐怀谦同时代的人的悲情与挣扎交汇在网络间,从另一侧面折射出这段不可回避的中国历史。中国知名作家余世存曾作《八九一代是丑陋的》,其中写道:"八九一代人至今没有总结出自己一代人的性格、精神和使命,因为八九一代人跟上几代人一样仍未能展现自己的个性、畏天悯人的生命厚味和关怀广大的热诚,甚至至今跟政府一样不敢直面六四,不敢直面六四那跪着造反的事实。因此,八九一代人也糊涂地过日子……。"

对此马少方认为在中国丑陋的体制下,好几代都在重复相似的"丑陋":"我觉得余世存骂得很好,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的丑陋不是在人性,而是我们生活在现实的制度之下,这样的制度必然的把我们制造成丑陋的一代,不仅仅我们是丑陋的,我们上一代也是丑陋的,下一代也是丑陋的,所以这个制度下,人们无论是主动遗忘还是被动遗忘,都是制度下的必然结果"。马少方认为所有坚持记忆的人在对抗丑陋,那些公祭也是唤醒更多的人对抗丑陋。

作者:吴雨

责编:雨涵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