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纳粹斗士到红色独裁者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从反纳粹斗士到红色独裁者

今年的8月25日是前东德领袖昂纳克100周年诞辰日。他曾经参加过反抗希特勒的运动,并为此蹲过大牢。后来,他组织修建柏林墙,从受害者变为施害者。对柏林墙下的牺牲者毫无怜悯之心。

Auf dem Flug in die Freiheit. Erich Honecker, ehemaliger Staatsratsvorsitzender der DDR, am Donnerstag (14.1.1993) ueber den Atlantischen Ozean auf dem Flug in die Freiheit. Honecker, hier mit seinem Medikamentenbeutel, war wegen seines Krebsleidens aus der Haft in Berlin-Moabit entlassen worden. Er flog nach Chile, wo seine Frau seit Honeckers Verhaftung lebt. (AP-Photo) 14.1.1993

Honecker fliegt nach Chile

(德国之声中文网)"施普林格出版社关注我的生日。在《图片报》上登了满满一版,不,两版关于我的消息。他们以为自己是胜利者。一个多么原始的社会啊。"这是前东德领袖昂纳克1992年8月在监狱里说的话。两年后,他就去世了。

昂纳克是20世纪的人物:他经历了德国在这段历史时期中所有的政治变革,最后也成为了塑造变革的关键人物之一。他于1912年8月25日在德国萨尔地区的诺因基兴(Neunkirchen)出生,父亲是一名矿工。当时统治德国的还是威廉二世皇帝。六年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二十年代,昂纳克曾经是一名屋顶工人,在父亲的影响下加入共产党。1930年,他成为了该党在萨尔地区主要负责人,获得了去莫斯科留学一年的机会。

反抗希特勒

希特勒1933年上台后,在全德国范围内禁止共产党。而昂纳克也由此开始了被短期拘捕后逃到国外的历程。但他仍然不顾危险多次回到德国,继续秘密从事宣传共产主义的行动。1935年12月,盖世太保发现了他的地下活动,并于1937年以"阴谋叛国罪",将其判以10年徒刑。

1945年3月6日,他成功地从一只建筑队中逃出,藏身于柏林,直到战争结束后加入了斯大林的铁杆支持者瓦尔特·乌布利希(Walter Ulbricht)的队伍。后者当时刚刚结束流亡莫斯科的生活,返回东部德国。1949年,乌布利希在苏联占领区内成立了民主德国,并成为其第一任领袖。

Stellvertretender Ministerpräsident Ulbricht besucht Pionier-Republik Wuhlheide. Am 10.5.50 besuchte der Stellvertretende Ministerpräsident Ulbricht zusammen mit Oberbürgermeister Ebert und Vertretern des Zentralvorstandes der FDJ die Pionierrepublik in der Wuhlheide in Berlin. UBz: Stellvertretender Ministerpräsident mit Erich Honecker im Gespräch. Aufn. Illus Funck 6466-50 10.5.50

乌布利希(右一)和昂纳克(左一)

疯狂的婚姻史

就在领袖乌布利希成为道德标准的同时,他的爱将昂纳克却完全沉浸在疯狂的爱情中,作为共青团主席,他刚结婚不久后就与共青团另一名22岁的女干部玛戈特·法伊斯特(Margot Feist)坠入爱河,并生得一子。1952年夏天,昂纳克同志"疯狂的婚姻史"也触动了东德最高领袖机构--政治局。一直到1955年,昂纳克才和他的前妻正式离婚,并和玛戈特结成连理。后者于1963年至1989年期间一直担任东德"人民教育部"部长。

尽管有老一代共产党员批评昂纳克有作风问题,但他还是在新成立的"社会统一党"中平步青云,于1958年成为政治局安全问题总书记。也是东德政府中继乌布利希后的第二把手。1961年,他接过了修建柏林墙的委任,直到他去世时,还认为柏林墙是"平息世界紧张局势的"一堵"反法西斯之墙"。

勃兰特因昂纳克的特务而倒台

1971年5月3日,昂纳克从乌布利希手中接过了统治东德的大权。在一番考虑后,和时任西德总理的勃兰特(Willy Brandt)在政治上开始相互接近。并使得东西两德于1972年签署了"基本协议",让西德民众能够更方便的进入东德。但两年后,勃兰特从自己的总理府中找出了东德特务纪尧姆(Günter Guillaume),这也使他最终倒台。后来,勃兰特再也没有原谅过昂纳克走的这步棋。

ARCHIV - Der Staatsratvorsitzende und SED-Generalsekretär Erich Honecker (r) wird von Bundeskanzler Helmut Kohl (l) vor dem Bonner Bundeskanzleramt in einer offiziellen Begrüßung mit militärischem Zeremoniell empfangen (Archivfoto vom 07.09.1987). Genugtuung hat Erich Honecker damals sicherlich verspürt. Der SED-Generalsekretär lächelte zumindest, als er vor 20 Jahren von Bundeskanzler Helmut Kohl (CDU) vor dem Bonner Bundeskanzleramt mit militärischen Ehren begrüßt wurde. Dem 75 Jahre alten Staatsratsvorsitzenden der DDR war es trotz großer Widerstände aus der damaligen Sowjetunion gelungen, zum fünftägigen «Arbeitsbesuch» in den kapitalistischen Westen zu kommen. Foto: dpa/lrs/lnw (zu dpa-Korr: Lächelnd in den Untergang vom 02.09.2007) +++(c) dpa - Bildfunk+++

施密特于1987年9月7日第一次接待到访的东德领导人昂纳克

但东西德的关系并没有受此影响。勃兰特的后继者施密特(Helmut Schmidt)以及科尔(Helmut Kohl)都继续奉行政治上接近东德的政策。这其中的高潮要数昂纳克1987年访问波恩,这也意味着科尔其实已经承认了两个德国的合法地位。

柠檬汁:昂纳克其人

不久前,从警卫员海尔措格(Lothar Herzog)口中我们才知道,昂纳克惯自己的可卡犬已经到了极致,每天早上自己给它弄柠檬汁喝。而且,他喜欢雀巢咖啡,而且还喜欢和妻子玛戈特喝西方国家的啤酒,抽HB牌的香烟。所有的这些消费品,都是东德民众可望而不可及的。曾经担任巴伐利亚州州长的施特劳斯(Franz-Josef Strauß)从1983年开始就频繁的和昂纳克进行接触,觉得他完全不像人们说的那样干瘪无趣,而是一个非常能说会道的人。

而正当施特劳斯1987年感叹前来拜访的昂纳克"曾经不止一次的被感动"时,还没有人会想象这种感动会对历史变迁产生怎样的影响:昂纳克的波恩之行没有让德意志民主德国作为独立国家更为固定,而是为了其最后的消失埋下了伏笔。德国前任总统魏茨泽克(Weizsäcker)指出:"事实上,昂纳克的波恩之行没有深化两国并存的制度,而是更为加深了德国统一的思想。"因为波恩之行也使得数百万东德民众申请进入西德。来自德国耶拿的瓦根克内西特(Sahra Wagenknecht)如今是德国联邦议会左翼党团副主席,她1992年的时候还批评昂纳克"过于自由化",而正是这种自由化思想后来成为了东德覆灭的推动因素。

"谁来的晚。。。。。。"

但当时的世界早已经进入了东欧巨变的历史阶段,苏联新上任的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从1986年开始就启动了这一进程。俄罗斯外交官法林(Valentin Falin)回忆说:就在许多像波兰或匈牙利这样的东欧国家意识到,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能让它们从苏联独立出来,赋予公民更多的个人自由时,昂纳克却宣称:"将要苦苦支撑到底"。就在昂纳克大张旗鼓庆祝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成立40周年时,有超过两万名东德人民从东部逃到西部。其中包括6000名于1989年从西德驻布拉格大使馆进入的民众。

所以后来就有了戈尔巴乔夫于1989年10月7日拜访东柏林时那句经典的"谁来的晚,就要接受命运的处罚"。昂纳克当时已经做好了和自己的人民展开血战的准备。当时勃兰特听到这个消息后不得不无奈的摇头,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昂纳克已经向人民军(NVA)签署了行动许可,而且军队已经开枪。当时已经有坦克进入德累斯顿市。

最后,昂纳克还是得感谢他当时的政治局,没有让他以残忍刽子手的形象被写入史册。因为,他的"同志们"拒绝执行命令,并于10月18日将他撤职。1991年三月,他逃往莫斯科,但却又被莫斯科政府重新引渡回德国,为他下达的德国境内开火令接受法庭的审判。

+++ ACHTUNG: Verwendung NUR im engen inhaltlichen, redaktionellen Zusammenhang mit genannter NDR-Sendung bei Nennung der Quelle «Foto: NDR» +++ HANDOUT - Margot Honecker im Gespräch während des Dokumentarfilms «Honeckers Ende» (undatierte Aufnahme). Die einst mächtigste Frau der DDR verteidigt ihre alte politische Welt jetzt in einem NDR-Dokumentarfilm, der am Montag (02.04.2012) in der ARD ausgestrahlt wird. Foto: NDR +++ ACHTUNG: Verwendung NUR im engen inhaltlichen, redaktionellen Zusammenhang mit genannter NDR-Sendung bei Nennung der Quelle «Foto: NDR» +++(c) dpa - Bildfunk+++

东德垮台后,昂纳克的第二任妻子玛戈特携女儿逃到了智利。

"就要接受命运的处罚"

在痛苦中,昂纳克发现,渐入晚年的他被关在柏林的一所监狱中,而这所监狱正是他年轻时反抗纳粹时被关押的那所监狱。他又把自己看作为受害者,并抱怨说:"怎么能昨天还是国宾,今天就沦为囚徒了呢?"由于他得了不治之症,所以司法机关于1993年停止了对他的审讯,并允许他前往智利,与已经逃至那里的妻子和女儿团聚。昂纳克于1994年5月29日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停止了呼吸。

昂纳克的一生充满悲剧色彩。这位曾经反抗独裁的斗士到死都没有意识到,他自己从"一个好党员"渐渐成为了一名独裁者的转变过程。

作者:Tom Goeller 编译:任琛

责编:李鱼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