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债务危机领会“吃一堑长一智” | 经济纵横 | DW | 31.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从债务危机领会“吃一堑长一智”

欧洲深陷债务危机。这是许多发展中国家面临了几十年的问题。正在法兰克福举办的一个展览探讨的问题是,通过危机可以吸取哪些教训。

epa03302674 European Commissioner for Monetary Affairs Olli Rehn (L) and Cypriot Finance Minister Vassos Shiarly (R) address a news conference at the end of an EU Ecofin finance ministers council at the European Council headquarters in Brussels, Belgium, 10 July 2012. Eurozone finance ministers agreed to sign off on an aid package, worth up to 100 billion euros (123 billion dollars), on July 20 and grant Madrid a first installment worth 30 billion euros by the end of the month. At an overnight meeting in Brussels they also agreed to give Spain an extra year to cut its budget deficit. EPA/THIERRY ROGE +++(c) dpa - Bildfunk+++

欧洲财长会议

(德国之声中文网)债务危机可以让人学到很多东西。如学会如何避免犯错误,以及如何让背负沉重债务负担的国家经济重振等等。例如1952年,年轻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外债约达300亿马克。如果当时70个债权国坚持要求德国采取强硬的紧缩政策以及全面偿还债款,德国可能就不会创造后来的经济奇迹。

1953年年初,德国的所有债权国在伦敦签署了一份债务减免协议,同意为德国放宽支付条件,以使西德的经济获得喘息的机会。根据该协议,德国的债务被减免了一半,还有一部分债务免息,剩余债务被改为长期贷款。

与此同时,该协议还为德国跃升为出口大国奠定了基础。发展中国家减免债务联盟(erlassjahr.de)的凯瑟(Jürgen Kaiser)说, "债权人和德方一致认为,德国绝对不能动用自己的资金储备,而只能动用所获得的贸易盈余来偿还债务。"

ILLUSTRATION: Eine griechische Euromünze steht vor anderen Ein-Euro-Münzen, aufgenommen in Frankfurt (Oder) am 14.06.2012. Foto: Patrick Pleul

希腊欧元


 

只用盈余偿还债务

当时,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只有在贸易顺差的情况下才出钱还债。因此凯瑟认为, "如果现在让希腊也采用这种办法,并表示,只有希腊获得贸易盈余后,德国人才来要钱,希腊人就能够长期促进出口,吸引大批德国游客,直到他们填补了所有债务漏洞。"

希腊在德国购买了数十亿欧元的武器。许多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对德国武器都不陌生。几十年来,他们通过贷款向工业国家购买武器,修建水坝或者公路。当他们无力偿还利息时,只需拨打一个电话给巴黎俱乐部。凯瑟说: "几十年来,发展中国家已经学会打个电话报告所遇到的困难。"(译者注:巴黎俱乐部是成立于1956年的国际性非正式组织,现时由全球最富裕的19个国家组成,专门为负债国和债权国提供债务安排,例如债务重组、债务宽免等事务。。)

自1956年以来,巴黎俱乐部同85个丧失债务偿还能力的发展中国家签署了400多项债务重组协议。但是对于大多数负债国家来说,像年轻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所获得的优惠条件只能是他们的梦想。因为所有债权国始终坚持必须全部偿还所有债务。直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他们才表示愿意就减免部分债务进行讨论。从2000年开始,他们只免除了几个最贫穷国家的全部外债。

---

欧元危机

和希腊一样,当时,所有负债的发展中国家也常被要求实行严厉的紧缩政策,导致其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现在回想起来,当年所犯的"最大错误是,对稳定经济,促进生产,特别是对亚洲危机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谈判对手扮演多重角色

由于没有国家破产法,缺乏一个能够就债务问题做出决定的中立机构,因此负债国很难在谈判中维护自己的利益。 希腊的谈判对手比如"三架马车"等,实际上始终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机构。而这些机构扮演着债权人、审核专家和裁定人多重角色。

因此,制定国家破产法成为发展中国家减免债务联盟(erlassjahr.de)的主要诉求之一。 1953年,年轻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在伦敦签署的债务减免协议已经朝着这个方向迈进了一步。为解决意见纠纷,当时还在科布伦茨成立了一个由德国和主要债权国家的法官组成的一个仲裁法庭。对于如今同三驾马车展开谈判的希腊来说,这也只能是一个梦想。

作者:Andreas Becker  编译:李京慧

责编:李鱼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