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 北京观察 | DW | 13.01.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北京观察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中国异议作家余杰突然携带子前往美国定居,他的这种举动不是逃避现实,而是出于无奈。在中国,异议人士的只能有三种命运,要么噤声,要么入狱,要么流亡。余杰的举家赴美让人再一次感受到了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劣程度。

Yu Jie ist ein bekannter chinesischer Autor und hat einige in China verbotene Bücher geschrieben. Die China Redanktion braucht sein Fotos für die Online Bibliothek der verbotenen Büchern. Bild: Bao Pu

余杰

中国异议作家余杰因为不堪当局的骚扰,于1月11日举家出走前往美国,并于当晚顺利抵达美国。据悉,余杰举家出走前,已经将部分个人藏书邮寄到美国,并低价变卖住房。

余杰身上的异议色彩日益浓厚

余杰毕业于北京大学,在毕业后不久的1998年,他便出版了文集《火与冰》和《铁屋中的呐喊》,令中国文坛震撼,成为中国作家群体中一颗耀眼的新星。余杰的的身上原本并没有多大的异议色彩,他的著作在起初基本上都能在大陆出版。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余杰的作品不再仅仅只是发表在大陆媒体上,而言辞也较之以往犀利,这使得他身上的异议色彩日益浓厚。

余杰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被中国的意识形态主管部门打入了另册,他的很多部著作只能在海外出版发行,即使是他自己将其带到国内,也难免被海关查扣的命运。余杰不仅撰文针砭时弊和批评国家领导人,而且还积极参与各种签名活动,他是《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者之一。该文件问世之后,余杰所面对的骚扰便接连不断。

Copies of the book China's Best Actor: Wen Jiabao authored by Yu Jie are piled up for sale at a bookstore in Hong Kong Monday, Aug. 16, 2010. The book by Chinese dissident author Yu who says he was threatened with imprisonment argues China's premier is not a reformist nor a man of the people, as popularly perceived at home, but a mediocre technocrat who rose to power through good acting. (ddp images/AP Photo/Kin Cheung)

余杰作品《中国影帝温家》

处于骚扰中的余杰并未停止写作,他顶住当局强大的压力,在香港出版了《中国影帝温家宝》一书,该书后经德国之声《禁书选读》栏目播出,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这让当局极为不快,这之后,对余杰的控制便更加严厉。(点击下载: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5919737,00.html

余杰为何用脚投票?

媒体人长风在得知余杰举家赴美的消息后称"余杰是被打出国的",并称余杰在2010年曾被警方殴打至休克。另据媒体人覃里雯透露,余杰当年遭受审讯时"手指几乎被折断"。还有信息称余杰曾被裸体拷打和拍照羞辱。这些经历余杰一直都未曾向外界诉说,直到2011年岁末,外界才知晓。

余杰作为一名从事自由写作的作家,竟然遭到当局的这种非人对待,足可见得中国人权状况的糟糕程度。余杰虽然遭到当局的严密监控,但是,他在出入境方面依然比一般的异议人士要自由。余杰早就可以在海外定居,但是,他在此前每次出境参加完活动之后都会打道回府,这显示他对这片土地的深厚感情,如今,他举家赴美,显然不是因为逃避现实,而是忍无可忍的结果。

余杰曾经写过一篇题为《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的文章,表达了他对这个制度疯狂残害孩子的愤怒。如今,他举家去国,相信类似于克拉玛依、沙兰镇、小悦悦、甘肃校车这样的孩子悲剧不会在他的孩子身上重演。

余杰不幸中的万幸

从社会环境上讲,出生在中国的人的确是不幸的,然而,正是因为社会环境恶劣,才能彰显出部分知识分子的良知和勇气。余杰的文章让人感受到了这位作家悲天悯人的情怀,他不畏权势,大胆敢言的精神为其他知识分子提供了一面镜子。

从余杰将自己的部分藏书邮寄到美国以及低价变卖自己的住房看,他此次赴美不是暂住,而是定居。余杰尚可以用用脚投票的这种方式来表达对当局的抗议和终止苦难,但很多敏感人士却必须在国内坚守,因为他们已经被禁止出境。从这一点上讲,余杰还算是幸运的。

这几年,一系列的国内外政治事件让中国当权者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从刘晓波到高智晟,从刘贤斌到陈西,一个个良心知识分子锒铛入狱,刑期动辄十载。余杰倘若不走,他的最终命运或许比上述这些人好不了多少。在中国这样一个专制国度,异议人士要么身陷囹圄,要么在高压下噤声,要么像余杰这样流亡异国,这是无法摆脱的命运。

民主是世界潮流,当中东和北非的专制政权一个个土崩瓦解之后,下一波民主潮所席卷的或许就是中国、朝鲜等国家。当专制已成往事的那一天,余杰或许还可以重归故土,而那些被捕入狱的良心犯们也将重获自由,不再面对权力的恐吓和压制。

作者:刘逸明

责编:吴雨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