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邡空降“第一书记”说明了什么? | 北京观察 | DW | 10.07.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什邡空降“第一书记”说明了什么?

什邡事件并没有结束,因为对空降“第一书记”的做法,什邡人民并不买账,继续上街。民众看清了维稳政策发生着变化,“抚民”是假,“抚官”是真。

default

什邡民众抗议

本月初,四川全省GDP排行“十强县”老二的什邡市,因为本省“十二五重点项目”钼铜冶炼厂上马,引发了市民大规模示威游行。市政府调动军警,使用催泪弹和强光爆震弹,在街头进行惨绝人寰的暴力维稳,民众受伤流血,无论妇孺老幼,不计其数。引发数亿网民的愤怒抗议和围观。

基于强大的舆论压力,市政府宣布停建了钼铜冶炼厂的项目,但是随后宣布从本省的上级市德阳空降到什邡一个“第一书记”。此举到底是地方政府随心所欲的自主行为?还是北京胡温中央的维稳新举措?正在引发新一轮舆论的关注。

Proteste gegen Bau von Kupferhütte in Shifang China

什邡民众抗议



“第一书记”自乱中共章程

查考中共91年的历史,中共七大之前,作为第三国际的成员,权力构架完全仿效俄共的模式,由四级领导体制构成:依次为党代会、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书记并没有什么第一、第二之分,诚如毛泽东当时所言:“党委制是保证集体领导、防止个人包办的党的重要制度。”《北京日报》两个月前载文,并引发轩然大波的“总书记只是会议召集人,不具有决定权”的观点,并不为错,完全符合中共历史真实。连“总书记”一职,英文都可以译作“秘书长”和“总干事”。

七大之后,随着毛泽东个人专断的权力越来越大,这才有了“第一副书记”、“第二副书记”之职,跟着还有“第一副司令员”、“第二副司令员”;“第一副主席”、“第二副主席”的称谓,以显示权力的高低和官阶的排行与座次。但是,均限于副职,正职从无第一、第二之分。建国以后,地方党委从省、直辖市、自治区到地、县和乡镇各级党委以至党支部,也曾设置了“第一书记”(以及“第二书记”、“第三书记”、“第四书记”)的职务,但是地方绝对服从中央,服从”伟大领袖毛主席“。

1958年6月9日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召开政治局常委会,中共中央成立财经、政法、外事、科学、文教小组,国务院的五大职能部门连人带马归了中央,周恩来被迫靠边站。毛泽东开始大搞“党的一元化领导”,文化大革命,毛泽东个人崇拜达到顶峰。

1982年9月,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根据胡耀邦个人的坚持,新的章程规定,党中央不再设主席,只设总书记。1984年7月取消了地方党委第一书记,只设书记、副书记。到了1987年11月1日,中共十三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部分条文修正案》,又删去了十二大党章中规定的“党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第一书记必须从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中产生。”的条款,这也就是说,从十三大起,中央纪委也不再设“第一书记”、“第二书记”、“第三书记”,而改设书记、副书记了。从此以后,“第一书记”(以及第二、第三书记)的职务设置和提法就成为了中共的历史。

因此可以说,“什邡第一书记”的横空出世,是自乱中共章法。

“第一书记”结束“一票否决”?

2008年,是胡温第二个执政期的开始之年,6月28日,贵州省瓮安县,因为一中学女生溺水而死,其父母亲属不满意公安局“自杀”鉴定,引发200名中学生的游行示威,很快发展成6千人的社会骚乱,民众焚烧了县政府和公安局的大楼。

此事件引起北京的高度重视,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做出批示:中共贵州省委成立了处置瓮安“6·28”事件工作组;瓮安县委县政府成立应急指挥部;武警总部副参谋长薛国强从北京赶到瓮安指导处置工作。

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发表公开讲话,认为事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开矿、拆迁安置使得民众的利益受侵犯,干部处理这些问题手法粗暴,并肆意动用警力,加上地方黑恶势力坐大,治安欠佳,产生民怨,使黑恶势力能乘机煽动民众冲击政府。中共贵州省委决定抓捕多名犯罪嫌疑人,也同时决定免去瓮安县常委罗来平,公安局长申贵荣的职务之后,县委书记王勤、县长王海平也被免职。

当时瓮安骚乱的处理方式被总结为“一票否决”,是胡温社会治理加强责任制的体现,哪里出现群体事件,哪里一把手就“丢官”。新疆“七五事件”后王乐泉调职,也被看成贯彻“一票否决”。时隔五年,什邡竟然搞出空降“第一书记”,是否预示“一票否决”的结束?正在引发新一轮舆论热点。

Proteste gegen Bau von Kupferhütte in Shifang China

什邡民众抗议



“第一书记”是“抚官”新举措

四川当地于7月5日深夜突然宣布,由四川德阳市委常委、副市长左正兼任什邡市委第一书记,原市委书记、什邡事件的责任人李成金官职不变,协助左正工作。笔者认为如果将此举看成李成金因工作不利和民怨载道已被“削职”,显然不符合事实。网络评论:“一方面满足了群众的呼声,算是给出了一定交待,稳定了民心,另一方面,又不会让其它干部兔死狐悲,稳定了军心。”算得上点中当权者的心机。还有网民评论“这是胡温对坚决执行暴力维稳的官员们的一种暗示,让他们看到李成金仍然是市委书记,而不是群众一闹就下台。”

什邡“第一书记”空降之后,周日(7月8日)大批民众继续上街,说明地方政府公信力在继续走低,听够谎话,受够欺骗的什邡人民根本不买账。

北京的表现又如何呢?据说有对25年之后,重新出现“第一书记”大惑不解的网友,按照中组部网站提供的电话,向中组部询问:“为什么又恢复“第一书记”的头衔?为什么不执行党章?”作为掌管中共副部级以上干部升迁大权的中组部,对此事居然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支支吾吾,无法自圆其说,最后索性说:“我们也不清楚,你打电话去问什邡市委去吧!”

四川省不上报中央,敢空降“第一书记”吗?

作者:鲁直人

责编:达扬

作者简介: 鲁直人,北京作家,长期供职媒体,专注于近现代史、中共党史人物写作。在台湾出版有专集,在大陆多家媒体开设专栏。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