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肉”能否救地球? | 科技环境 | DW | 10.11.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人造肉”能否救地球?

为了应对畜牧业造成的高温室气体排放,越来越多人选择吃纯素。不少人造肉公司也推出了几可乱真的替代肉。究竟“纯素肉”是否有助于对抗气候变迁?

(德国之声中文网)纯素主义曾经的出发点是为了健康和动物福利。但如今纯素食运动的目标已经发生偏移,越来越多人愿意为了地球而放弃吃肉。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全球约有15%的温室气体来源于畜牧业。在面临当前的气候危机时,"新纯素主义"开始崛起。

单单是在英国,超市中以植物性元素取代动物制品的商品(许多号称低碳饮食),其销售量在过去两年内就增加了31%。人造动物产品在2019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来自加州的"超越肉类公司"(Beyond Meat)今年五月公开募股后,股价飙升近500%。

另一间人造肉公司"不可能食品"(Impossible Foods)创始人、斯坦福大学生物化学教授布朗(Pat Brown)希望在2035年前,以植物元素制造的肉类替代品能将畜牧业挤出市场。他上月对《纽约客》表示,"我们将这份任务视为拯救地球免予环境灾难的最后机会"。

但此类高度加工的人造肉品牌,是否真是减少畜牧业排放及防止土地退化的最佳方法?

气候拯救者?

"政府间气候变迁问题小组"(IPCC)和约翰·霍普金斯宜居未来中心(John Hopkins Center for a Livable Future)接连发表的报告皆强调,在饮食中减少动物性产品对于环境有所助益。超越肉类公司委托密西根大学制作的生命周期评估报告也指出,比起相应的肉类制品,该公司用豌豆、绿豆分离物、椰子油、甜菜根汁萃取物等成分制造人造肉汉堡、香肠和肉排,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90%,所需的水分、土壤和能量分别减少99%、93% 和46%。

尽管如此,牛津大学的环境研究学者史宾曼(Marco Springmann)表示,替代肉产生的温室气体大约是未加工植物蛋白的5倍。他指出,高技术加工的替代肉对气候的影响"大概介于未加工豆类和鸡肉之间"。

"如果纯粹从环境角度来看,这还是能对缓解气候变迁做出巨大贡献。"史宾曼对德国之声如是说。"只是这样的贡献不如鼓励健康饮食来的大,例如多吃蔬果、坚果、种子、全谷物、少量加工的豆类和扁豆。"

豆类和小扁豆等荚果是对环境最无害的矿物质和蛋白质来源。因为豆类能固定大气中的氮气分子,不需要会造成温室气体排放的农药。史宾曼说,最环保的方式是吃豆类,若想增加口感,可以将豆类捣碎制成素食汉堡。

尽管如此,英国"绿色联盟"(Green Alliance)的资深政策分析师布兰德迈尔(Caterina Brandmayr)仍表示,如果爱吃肉类的人士能偶尔改变口味,或多或少能缓解气候变迁。布兰德迈尔所属的"绿色联盟"曾发表报告,呼吁政府资助低碳食物创新研究,例如植物成分替代肉或实验室培育人造肉。

关键在于满足各式各样的饮食方式及口味的需求。"我们需要应付各种饮食偏好,尽可能让更多人从健康的植物性饮食及较低的环境影响中获益。"

素食垃圾食品?

史宾曼是一份主题为饮食变化对环境及健康的"协同效益"报告的共同撰稿人。报告中指出,朝植物性饮食转型可以在2050年前减少食品相关的温室气体排放达70%,并最高减少10%的全球死亡率。

第二点也指出了替代肉品的另一项问题,史宾曼认为人造肉中"仍有相当多垃圾食品"。因为在加工豆类及许多其它食品时,高钠含量会造成营养流失-汉堡王贩卖的无肉汉堡"不可能汉堡"(Impossible Burger)里头的含盐量就比其经典"华堡"(Whopper Burger)更高。

布兰德迈尔确信,随着食谱不断改进,人造肉汉堡的健康价值也会有所改善。她表示:"这仍是值得鼓励的。" 布兰德迈尔认为,这类食品能推动食肉者过渡至植物性饮食。

不过商人热衷于制作出口味真假难辨的人造肉,意味着此类食品里有大量人工添加成分,难保没有损害环保或不健康的成分。

史宾曼指出,制作"不可能汉堡"时就添加了血红素铁分子,这是利用转基因技术从植物中萃取出的成分,用于增加"肉味"。他表示,血红素铁分子通常只存在于肉类中,食用红肉之所以被认为会增加患结肠癌和直肠癌的风险,就是因为里头含有血红素。

新纯素风

美国旧金山的人造肉公司JUST五年多来推出了许多商品,以植物成分替代肉以及其它动物产品。其液体鸡蛋用途广泛,例如制作炒蛋或是法式土司,里头主要使用高蛋白、非转基因的绿豆分离蛋白。

JUST公司声称,其液体蛋比一般蛋类所耗费的水量低98%,需要的土壤也少了86%,更少了93%的碳足迹。虽然这类高价产品吸引了新素食主义者,但加工豆类消耗的能量令人质疑,而且加工过程中还会丧失纤维及营养。

人造肉受到许多"弹性素食主义者"的欢迎。这类素食者偶尔会在汉堡王里选择"不可能汉堡",或购买麦当劳与"超越肉类公司"合作推出的人造肉汉堡,以抚慰自己的良心。这可能是迈向全素饮食的第一步。不过这些速食连锁餐厅并无意用人造肉取代所有肉类产品,如今看来,这只是为了迎合广大消费者口味的做法。

今年一月,全球投资者曾要求快餐业巨头减少其消耗的水以及肉类和奶制品生产所造成的碳排放。如今汉堡王及麦当劳等全球连锁餐厅推出全素肉类,似乎是对此作出回应。

这多少算是一种进步。不过,如果新纯素主义者希望对抗气候危机,或许应该回归传统方式,选择豆腐或非转基因豆类制作的肉类替代品。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