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平台 | 互动平台 | DW | 05.08.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

网友来函摘要:中国的民主实现只能靠内部矛盾激化;江门抗议的成功,只突显了中国施政决策的高度不确定性。

欢迎网友通过电子邮件,或德广的中文脸书、推特、博客以及中文网上意见反馈,对网上报道内容或是中文部发表个人观点、意见与建议。


网友电邮互动

@137845:中国医疗体制改革,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等只是一半成功一半失败。社会弱势群体,包括农民和农民工,得了大病比如癌症与白血病等,受益寥寥无几,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最终还是倾家荡产。然而国家的补助资金,几乎一半都被医院和卫生部门变相的贪污了。他们钻的正是医疗制度的漏洞。

@131345:日本政府在钓鱼岛问题的一系列举动可以看出日本政府软硬兼施,随机应变的能力远超越中国政府。中国政府将古代智慧孙子兵法三十六计都遗忘了。

@xiaomingeuropa:我反复观看了7月24日晚,西班牙一列火车在西北部城市圣地亚哥附近脱轨的视频。载有218名乘客的火车是以190公里的时速冲入限速80公里/小时的急转弯处时,最先脱轨的不是火车头,而是后面的车厢。
在我看来还有一个最至命的原因,就是铁轨的急转弯处与水平地面是平行的。没有与水平地面形成一定物理量的夹角。这样的急转弯道不能最大限度的刻服由于列车超速驾驶的离心力。没有完美的体现技术进步,也为未来列车最大安全行驶留下了不确定的因素。


网上意见反馈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核电建设:政府支持 民间忧虑
@lucian:继2006年厦门PX事件后,中国环保运动持续不断,从四川德阳、江苏启东到宁波镇海不胜枚举。上个月再度爆发环保抗议游行,这次的地点是在广东江门,主角则是核能工业。从江门市政府发布公示,到项目告停,不过10天左右的时间,就让这个号称投资370亿、完成后可供给未来核电发展规划五成燃料需求之计画取消,其内部的政治运作相当值得玩味,也部分反映了中国当前社会所面临的问题。

本次的抗争活动被部分人士视为是中国民主的进程,不过有三点需要注意。第一,该核燃料加工厂是中国核能工业的重要规划,设若不在江门,也有许多地方政府希望能得到兴建的机会,就如同厦门PX没有消失,而是迁建。因为这与地方财源(无论是政府或个人)息息相关,庞大的背后利益导出相似的结果:政府不会依循正常管道与民众协商,只盼寻求容易妥协的地方。由于环保活动受到的关注较多,就重大争议项目来说,若是受到全国性乃至于国际性的瞩目,地方政府通常会迫于压力退让。但其他类型的征地,如地产开发,因不具邻避效应,地方政府与商人的行事更加肆无忌惮,导致无数血腥的强拆及伤害致死事件,而中央在这方面上却极少干预,也少见司法公正调查,等于变相鼓励地方政府以暴力手段扩充GDP,以达成中央目标。

再者,江门抗议的成功,并非代表公民参政得到充分的发挥,相反地,它只突显了中国施政决策的高度不确定性。在中央维稳第一的考量下,地方政府的专权也得退让,原因在于地方官员乃是中央(或说党)的安排,其政绩则是拔擢的关键。目前,无论是地方首长或党委书记,多是空降部队,不但非由民选程序产生,在权力上缺乏制衡;且与驻地甚少关联,亦难说对乡土有多少感情。因此,即便进入数位时代,中国人民还是与过去无异,只能期待爱民如子的地方父母官,更有甚者,过去还有代天巡狩申冤,而现在信访者多凄凉以终。

最后,层出不穷的环保抗议事件,彰示著中国人民已不如以往地信任官方,失去了理性对话的空间。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下,中央往往会扮演著明君的角色,而地方政府往往则成为祭旗的对象,对于落实真正的地方自治毫无助益。这种模式表面上换取了政权稳定,但并不涉及政治结构性的改革,让人民得不到学习民主的机会,事实上只是在社会中埋下了更多的未爆弹。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居住北京成为一种奢侈
@seraph_sky:其实大城市的房子越来越贵是正常的,因为人多了,房子自然就要贵了,不然进来的人更多。其实慕尼黑同样如此。现在慕尼黑的外来工作人越来越多,房东租房时还要挑三拣四只租给那些自己认为可靠的人,比如会说德语的人,哎,刚来德国的不会说的德语的人真是无奈啊。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新华社文章狂批公知,谎言被揭成笑话
@seraph_sky:我早上在新浪网看过这篇报道,晚上就看到了德国之声这篇的批判,也是我料想之中的事情。
新浪网的这篇报道有点夸大,但是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就是,解体后的苏联远远不如前苏联,现在的俄罗斯无法与美国抗衡,而前苏联却可以,这就是铁证。所以苏联解体没有带来明显的好处。德国之声这篇报道也没有拿出具体证据有力证明现在的俄罗斯比以前强,只是简单地生硬地反驳了新浪网的报道,所以显得没有多少说服力。是的,中国的问题多多,但是问题再多,与中国解体相比,再多的问题也是小的。万一中国真得和苏联一样解体,中国老百姓受苦将比现在多得多。毕竟现在中国的老百姓大部分还是不错的,至于媒体报道的一些负面人物毕竟占全中国很小比例。我发表这样的评论,是我对我周围人的观察,绝不是为了维护中共的利益。因为我毕竟在国外生活好多年了。我学会了如何真正客观地看待和分析问题,当然这个很难。但是我尽力了。
本人认为,中国需要改革,需要民主,但是确实要吸取苏联的教训。西方的民主可以学习,但是不能直接拿来,因为中国几千年的文化是不能一下子砍掉的。民主的实现一般有两条路,一是借助外力强行入侵,二是靠内部矛盾激化,促进自身改革。现在看来中国只能走第二条路。所以外媒的再多批评好像无法起到多少正面的促进作用,因为就算再不听话的小孩也是不喜欢别人批评的,对于国家也是一样。可是大部分人天生就喜欢批评别人,有时不管别人是否真的错,而自己从来不喜欢被批评,有时明明知道自己错了。这是人类的滑稽弱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王林遁身香港,谁“成就”了“大师”?
@johnlu08:中国大陆人的无知与无耻成就了王林。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德国人也“被精神病”?
@Chineseorusa321:中国有一亿精神病人这个统计数据,是中国官方故意的错误。尤其在中国的黑监狱,公安局安康医院是完全由警察管理的,其上级领导是公安局监所管理处,它管看守所、劳动教养所、强制戒毒所和公安局安康医院。而管一般医院的卫生局无权管公安局安康医院。另外,公安局安康医院的警察公开声称他们是监所而不是医院,只不过把杀人的暴力精神病人的刑期定为正常人的三分之一左右,即正常人杀人要判死刑或无期徒刑,而精神病人杀人一般六到八年就放。
但公安局安康医院被大量用来中国政府的高压维稳需要,因此大量长期关押持不同政见人士和上访维权人士,被德国政府接到德国政治避难的王万星先生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说到精神病妄想,我发表过一篇文章:那些抱着不可能实现的共产主义理想的中国共产党员,是真正的妄想患者,而西方国家和中国的民主人士追求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和司法独立的人士,是国际公民社会的正常人。共产党必亡,自由民主一定会在全世界实现,现在美国政府的威权主义倾向,也会在国会和舆论的监督下自己改正。


***

本栏目为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


联络我们的方式
北京市9029 号信箱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邮编:100600

Deutsche Welle,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