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平台 | 互动平台 | DW | 11.04.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互动平台

听友网友来函摘要:两个获奖者,待遇天渊别;幸好“抗美援朝”了;“禽流感”还是“基因战”?

欢迎听友网友利用电子邮件、手机短信(137 011 033 07),或是通过德广的中文脸书、推特、博客以及中文网上意见反馈,对网上报道内容或是中文部发表个人观点、意见与建议。

听友网友短信互动


phone:+8615
date:2013-04-11
text:我们常熟这里有禽流感了,不要去买鸡蛋和禽类!

phone:+8632
date:2013-04-10
text:从获奖后,莫言可谓风光无限,先是以名命酒、又是政协委员、近时连老家故里也成了有人探询的地方。使这位长着一颗圆圆的肥头更加发着幽幽的光亮,那对小得不能再小的眼睛几乎迷成一条缝看不见,这些光鲜的光圈罩在头上真是无限。可叹同是诺贝尔获得者、刘晓波先生却在关外古城南山脚下一座高墙内苦受熬煎!都是诺贝尔奖得者,一个成了当代圣人,一个却成了身陷囹圄的囚犯!同在一方土地却是两重天,晓波先生言人言而身遭磨难,莫言因说鬼话所以才得到赏识才风光无限。何为颠倒黑白,什么是善美丑恶?这就是世道的不平,何来好坏天理?为人出入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叫得动听,主人赏识可以随意展示毛皮亮光,而人说能表达实事却得被锁牢笼,这就是强权象征,谁也难说清明!

phone:+8647
date:2013-04-09
text:伊斯兰恐怖份子,到处绑架爆炸杀人;美国,到处挑起战争颠覆政权;北韩,狂妄胡言,制造恐吓和混乱,野心膨胀。

phone:+8617
date:2013-04-09
text:北韩先想让驻北韩的外交官撤离以帮它造势,没成功。又煽动在南韩的外国人撤离以帮它造势,不过战争起不了。

phone:+8682
date:2013-04-09
text:看到俄新式固体导弹的出笼,使人不得不忧心重重,虽然俄这些年无有什么突出,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必定破船有底,俄的底气还在,现实中,中国大陆极力向外扩张,极力同民主世界抗衡。而俄这只北极熊再恢复原气,将对民主社会是场沉重灾难的到来,所以民主世界应时刻保持高度的警惕,防止过去的悲剧重演。

听友网友电邮互动

@bl0917:“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金三世正恩的种种倒行逆施,使我等痛切地悟到:“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只因这场战争消灭了毛岸英!
假如毛岸英不死于“抗美援朝”,则毛泽东有足足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从容不迫地无微不至地培养、教育、造就这位毛二世,以毛岸英的跃进之志,结合毛泽东的托撑之力,外加周恩来、康生、柯庆施等毛系老臣吹喇叭、抬轿子,兼有继母江青(毛岸英的存在,使其政治上的重要性大大降低,但毕竟远胜于无)、异母妹李纳、李敏、胞弟毛岸青、堂弟毛远新等等毛氏家人推波助澜;毛岸英举左手召唤太子党,奋右臂集拢留苏派,组建自家班底,水到渠成。更可怕的是,毛岸英身体健康,生殖能力不俗(半疯半痴的毛岸青,尚且生了个毛新宇将军呢),不愁毛三世后继无人!再者,毛岸英具备四人帮之长(对毛忠诚、有文化),而无四人帮之短(名声不香、政治历史多疑点)。那么,1976年毛泽东驾崩,新皇毛岸英登基,恰值五十出头的黄金年龄,党心、民心、党员之心统统归之,谁不臣服?毛泽东时代结束,没有毛泽东的毛泽东时代旋即揭幕!中华民族的苦难,不知伊于胡底!
万幸,天佑华夏,假美军燃烧弹将毛岸英变为一截焦炭,呜呼哀哉;岸英死,中国生!用林彪的话来说,真可谓“损失最小最小最小,收获最大最大最大!”

网上意见反馈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岛屿主权争议 台湾有话要说
@seraph_sky:我还以为台湾人士曾经的保钓是多么让华人敬佩和赞叹。到后来原来只是为了去捞几条鱼吃啊。捞几条鱼吃还得要得到日本的同意吗,本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怎么还要得到日本的批准呢。真是糊涂和愚蠢啊。哎,现在这个时代,一些人只知道摊上看上去是便宜的那么一点小便宜,而忘了其它更重要的东西,比如尊严。
台湾是想脱离中国,可是有什么理由认为台湾应该独立呢。难道说一个地方想独立就应该独立吗。这个我不大认同。打个比方吧,如果德国的慕尼黑想独立,不知道德国能爽快答应吗。我想恐怕不会吧。我认为台湾不该独立,主要原因是台湾本来就和大陆没有什么区别。并且大部分台湾人都是中国南方人迁移过去的。更重要的是台湾文化和中国大陆没有任何区别,请问为什么要独立呢。难道仅仅因为中国大陆没有民主吗。其实难道非得要西方的民主吗。难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西方民主更好的制度吗,我相信有。中国或许正在走一条不同的民主道路呢,当然了,这条道路是曲折的,为什么不让它试试呢。中国问题很多很多,但总体在不断向好的方面发展。至少中国从来没有主动侵占别国。可是西方国家呢,有民主的西方国家完全不是。印度有西方的民主,但是印度的人民过得好像并不比中国强,不可理解的频繁的强奸事件就是一个小小的例子吧。其实民主也是双刃剑,到最后,好处和坏处几乎相互抵消,所以民主的有和无,平均来讲,长期来看,正负抵消。我发现西方社会有时太民主了,最后导致一个问题讨论来讨论去,总是几乎一半人同意,另一半不同意。所以永远没有结果。于是就无法执行。于是经济就停滞不前,于是生活水平下降,于是人民生活疾苦。有此分析,结论是民主导致贫苦。好像是很滑稽的因果关系,但是我觉得是有道理的。太过民主导致效率大大下降这个结论是千真万确的,这是不是欧债危机的一个原因呢,我想多多少少有点吧。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陈光诚要求中国政府兑现承诺
@Chineseorusa321:当中国有越来越多的觉醒公民时,应当认识到,如今世界是一个契约社会,个人与个人,个人与法人,法个人与法人,法人与政府,政府与政府等之间都存在着契约关系。当发生不遵守承诺时,信誉会被破坏,以后就很难被人相信了。我在中国受过严重的迫害,做过经理人,但我的信誉良好,从不违约,所以赢得尊重。我希望中国政府遵守承诺,停止迫害陈光诚的家属。另一方面,当各媒体知道我是一个诚信的人时,应该相信我提供的资料是真实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中国政府一反常态:主动找德国谈人权
@myapple56:不要总拿中国的死刑人数说事,中国的人口多少,沙特的人口多少。对于那些杀人犯,以及那些严重危害社会的人,就应该处以死刑。死刑的人数和人权无关,公平、正义、相互尊重才是人权的真正体现。严惩那些犯法的人是社会公平的体现。请作者谈人权时不要舍本求末。

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萨斯阴影下的禽流感
@marksky2010:中国出现禽流感,十年前出现SARS。其根源恐怕谁都无法真正研究出来。直接原因可能是环境导致,但愿如此。如果这样,就不太恐怖了,也比较好理解。但是从最近中国媒体上的一些平民评论,也有一些更可怕的可能性。当然我不愿也不敢想象这些带有猜测性的根源是真实的,如果万一是正确的,那这个世界真得太恐怖了。这可比原子弹的杀伤力大。我拷贝几个评论在下面,只是让大家想想其可能性和可怕性。我祈祷着不是真的。但是国家与国家的恨会让一些国家丧失理智的。要知道比魔鬼还恐怖的是什么,是人。当然我也从来不否认,很多人,大部分是向往天使的。

网评一:1998年时,某大国以免费验血查病为晃子,在大陆多个城市对600万人进行血液采集,经过多年的基因研究,以针对华人基因病毒设计武器终于产生。根据俄罗斯权威专家分析SARS的出现很突然,而且SARS只能是实验室研究出来的病毒混合物体,在大自然界在是难以自行合成的。还有一点值得可疑的是白人对SARS有很强的免疫作用,针对华人的生物武器还在不断发展壮大,有两个强国可疑,大家都会猜想到的。
网评二:非典96%死的是华人,这说明什么,病毒只针对黄种人?为什么呢?很有可能是武器,传说中的生化武器,基因战。
网评三:奇怪了,政府一换届就有新的病毒岀现。
网评四:无论是转基因食品的大量输入,还是各种儿童疫苗、黄金大米的针对中国人的基因病毒试验,都透露着国际上一些人灭亡黄种人的阴谋,非典、禽流感,或许都是他们的试验品!
本人评论:这个可是事实,我不得不怀疑某些国家利用中国某些人或机构的贪图小便宜,而让中国人民或儿童进行这些恐怖的实验。到底企图是什么。真心希望世界人权组织进行深入调查,不要惧怕某些国家的威胁,否则是很难查出其真正目的的。哎,还是要说中国人,这么样的实验竟然敢因为一些小便宜而允许在国内进行,而这样看来,是不是中国人最后害了中国人呢。明明知道是狼,反而引狼入室。想不通啊。我也只能叹气了。
网评五:你知道美国从八十年代就在中国采集血样吗,你知道日本在华工厂有很多验血都不去医院吗,为什么,中国的基因已经流失了,几干年都没有的病毒,只能是一种可能,实验室合成,在与自然界的基因重组变异,加拿大已在通辑协带病毒的美籍华人了,醒一醒吧,中国人。

本人感慨,以上的这些东西仅仅是网友的个人意见,但是这些看起来并非无稽之谈。如果是这样,你说这个世界可悲不可悲。如果是这样,世界末日还远吗。研究一个人种的基因,然后去搞一些针对性的病毒,这个想法很恐怖,但是科学上是不难的吧。越想越害怕,不是为我自己,二是为了这个可怜的人类。其实,只要有人能想出这样的可能性,就已经足以说明人类自身的恐怖了。不是吗。哎,人类啊,越想越恐怖。但愿上帝惩罚那些坏人,保护那些好人吧。而我呢,只能在此祈祷了。

***

本栏目为听友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希望来函内容就事论事,谩骂之词恕不刊登。


联络我们的方式
北京市9029 号信箱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邮编:100600

Deutsche Welle,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中国手机短信平台: 137 011 033 07 (您只需支付国内正常短信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