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任内至少会有两次社会危机?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1.07.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习近平任内至少会有两次社会危机?

昨日,港媒引述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文观点,认为习近平任期内,至少会有两次剧烈的社会运动发生,社运有可能倒逼高层开启真正的民主化进程。

China's newly-elected President Xi Jinping (top L) talks to newly-elected Premier Li Keqiang during the sixth plenary meeting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March 16, 2013. REUTERS/Jason Lee (CHINA - Tags: POLITICS)

China Nationaler Volkskongress 2013 Xi Jinping & Li Keqiang

(德国之声中文网)6月30日,香港《明报》报道,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文在接受该报采访时表示,习近平的任期内虽不至于有类似"八九学潮"一样的运动爆发,但是至少会有两次剧烈的危机发生:"一次是在未来4到5年,会发生一次中等程度的社会危机,但这次危机还是处于中共当局可控范围内。如果这次危机之后没有任何改变;习任期的末尾和下一届领导人刚接班时,还会有一次更大规模的社会动荡";他也认为农民工和失业大学生将成为社会动荡的主要群体。

但他也指出爆发大规模社会运动的重要前提是中共党内出现类似赵紫阳、胡耀邦这样的反对派,对社运持同情态度。在此前提下,一种可能性是反对派被执政当局压制下去,短暂的和平可能换来未来更剧烈的动荡;另一种是在反对派的倒逼下,中共真正开启民主化的进程。

邓聿文是中国知名时政评论人、是包括中文《华尔街日报》在内的多家媒体的特约评论员和专栏作家,一直致力于中国的改革和转型研究。近日,他在中文《华尔街日报》上撰文《对中国政治改革的设想》,指出中共当局应该开放地方领导人的直选,让民众充分享受选举权利;推进党内民主,建立"党内代议制";重构人大,使人大成为中国民主最重要的平台;改革党政不分体制,重构党政关系;以及开放报禁和党禁,使公民能够自由表达和结社等观点。其新著《中国改革新观察》近期将在中国国内出版,邓聿文在其微博中表示,这些就中国当下议题和社会热点的评论,一些内容遭到当局禁止。

Protesters march past Chinese police men in Zhejiang province's Ningbo city, protesting the proposed expansion of a petrochemical factory Sunday, Oct. 28, 2012. Thousands of people in the eastern Chinese city clashed with police Saturday while protesting the proposed expansion of the factory that they say would spew pollution and damage public health, townspeople said. (AP Photo/Ng Han Guan)

宁波民众反PX游行示威活动

"90后可能成为改变社会的力量"

中国知名历史学者章立凡向德国之声表示,邓聿文提及的未来社运主体是"农民工"和"大学生",中共当局也意识到风险。德国之声早前曾报道,高校毕业季来临,今年中国将有创纪录的近700万高校毕业生,等待他们的是黯淡的就业前景,而中国政府非常担心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影响社会稳定;而农民工随着经济的衰退,会沦为城市中的社会底层,也将引发潜在的社会危机。

章立凡坦言正因为如此,这两个群体也是当前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的重点安抚对象:"我认为90后有可能是改变中国社会的力量,现在看来中国就业形势非常严峻,可能未来青年人的就业会是一个问题,当然也还有农民工的问题,他们生活在城市底层,但很多农民不想或是没法回到农村,他们的生活状态会出现问题。"

"经济滑坡,问题将爆发"

章立凡也表示,"胡温十年"四万亿投资、国进民退、房地产开发、大力发展虚拟经济等积累下诸多问题,习李接手后,目前中国社会还未出现大的动荡,总体上是因为经济的支撑,但随经经济的滑波,社会问题将凸显出来。

因此章立凡并不赞同邓聿文对未来社运发生时间的预测,他认为在经济崩溃时,任何一个偶发事件都会促生大的动荡:"如果经济出现滑坡,中共合法性的问题就会出来,现在还未出大事,是因为经济还算在增长,但现在已经开始出现'货币问题'、就业问题等。现在经济增长已经找不到亮点了,在这种情况下,地方财政难以为继,为了救地方财政,就可有推行城镇化。另外我还有一个预测,如果推行城镇化政策的话,有可能会出现对农民的新一轮掠夺,就会出现更大的问题。所以如果出现动荡还是在经济上。"

April 24, 1989 was the first day of the city-wide class strike for almost all colleges in Beijing. Over the next days, the students boycott classes and organize into unofficial student unions. In that afternoon, the Preparatory Committee at Peking University called for a formal student assembly at an athletic field on campus. Thousands of students attended to dissolve the official student union and vote for their own. Copyright: 64memo, Quelle: Juan Ju, DW

大学生会成为未来社运主体?

"不冀望党内'反对派',看好公民社会"

不久前,中共前总书胡耀邦之子胡德华在《炎黄春秋》座谈会上的讲话曝光,提到太子党中"普世派"与"维稳派"之间在价值上的分裂。对比邓聿文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表达的社运重要前提"党内反对派"的出现,章立凡却认为,目前中国高层,政治权力之争从未间断,但并不象上世纪80年代一样,有意识形态上的分裂,因此也很难形成"反对力量"。

章立凡说:"共产党本身已经不太具备自洁自新的能力,我怀疑在目前的体制下,无法对一些事情做出决断。我认为事实上权力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但不能证明党内出现了反对派,更多的是权力之争,而不是政见和价值的分歧。高层上基本是由利益决定的。"为此章立凡把未来改变中国的希望放在公民社会自身成长和兴起的层面上,认为他们才是零星火苗的助燃力量。

作者:吴雨

责编:李鱼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