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与傅高义怎么进了一个门(上) | 北京观察 | DW | 21.06.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习近平与傅高义怎么进了一个门(上)

习近平新南巡和1月初两个内部讲话,代表新中央的大政方针。胡德华2月底在《炎黄春秋》新春联谊会上对这两个内部讲话严厉批评,近日成为媒体热点。探究一下两个讲话的背景,会得到不寻常的答案。

Xi Jinping, Shanghai Party Secretary, reacts as he is introduced to the media as part of the new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 in Beijing's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Monday Oct. 22, 2007. (AP Photo/Ng Han Guan)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年1月18日,美国哈佛大学汉学家傅高义“十年磨一剑”完成的58万字《邓小平时代》,删去5.3万字,由三联出版社在大陆发行简体版。各个历史时期的高层斗争和六四内容自然是删除重点,但是简体版仍然保留了六四的部分章节,这是89之后首次破禁。

据说简体版的出版发行获得新君习近平的亲批,当然是得先机者的鼎力推荐。

林京耀向傅高义介绍“左王”邓力群的大本营

作者在前言《探寻邓小平》中,列举了他在中国采访过的长长的人物名单,其中有前中共中央书记处研究室理论组学者林京耀。林是邓力群担任中央书记处研究室主任时期反对邓力群的著名人物。据他回忆,他接受傅高义采访,详细介绍了胡耀邦成立的中央书记处研究室被邓力群把持之后,反而成为反对改革开放、反对总书记胡耀邦的大本营。邓力群专门在研究室成立一个班子整理胡耀邦的黑材料。1987年1月10日薄一波受邓小平之命,在中南海主持召开连续6天的批斗胡耀邦的生活会,邓力群做了长达两个半天的主体批判发言,就是长期准备的结果。

Xi Jinping Generalsekretär Kommunistische Partei Chinas

南巡期间的习近平

1982年邓力群曾经让研究室下发过(82中研发9号)文件《特区的八个问题》,指责特区有“合资企业工资高”、“丧失主权”、“租界倾向”、“不能把特区办成第二个香港”等八大问题,当时的广东书记处书记、深圳市委书记吴南生到北京,亲口对林京耀说:“这是给我们总结的八大罪状!”但是得到反对特区的北京大人物的支持,陈云在一份外经部“来料加工“文件上批示:“内销一寸都是卖国。”姚依林说他的脚绝不踏上特区土地。邓力群让研究室还搞过一个“雇工就是剥削”的文件,受到室务委员、理论组组长林子立的反对,当场与邓力群吵了起来,这个文件没有被书记处通过,但是林子立、林京耀清污时期都上了邓力群在中宣部搞的“百人以内黑名单”。

傅高义写邓小平与谁合作?

1987年赵紫阳接任总书记,提出的先决条件就是解散邓力群把持的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并将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红旗》改名为《求是》。赵紫阳后来又成立中央政策研究室,特别说明和书记处研究室不一样。

被捣了老巢,邓力群派系把赵紫阳恨之入骨,称胡耀邦是“说资本主义的”,而赵是“干资本主义的”。六四屠杀之后,邓力群重新成立了左派意识形态大本营——“当代中国研究所”,算是一吐胸中的恶气。

傅高义采访林京耀之后说:“真不好意思,我和中国社科院合作的部门就是当代中国研究所。”

傅高义说他先后在中国采访了12个月,“我也有数次在北京较长时间居住的经历:2006年住了五个月,2007年一个月,2008年数周,2009年一个月,2010年数周。”双方签了合同,合作方式就是全部由“当代中国研究所”接待和买单。

傅高义长长的采访名单中还有一批胡耀邦、赵紫阳的老部下:杜润生、李锐、任仲夷、吴南生、陈一谘、郑仲兵、张显扬等。估计他们接受傅高义采访后,得到了和林京耀相差无几的回答。

朱佳木与邓力群的一所一会

傅高义前言《探寻邓小平》中,多次提到并且深表感谢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兼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朱佳木。朱佳木的父亲是中共副部级老干部,1935年陕北肃反错抓刘志丹,错杀200多人的主要责任人朱理治。朱佳木文革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党史系。1975年被邓力群安排进国务院政治研究室。该室解散后又安排他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担任院长胡乔木的秘书。1980年06月至1981年08月,邓力群又把他调到中央书记处研究室简报组。

Hu Jintao China Rede zu Jubiläum Writschaftszone

中共纪念经济特区成立30周年

研究室简报组编辑的简报只发到政治局、书记处、中纪委第二书记、中顾委常委、还有党内的副委员长。因为发的范围很小,很多被简报点名的人,本人根本不知道。简报密度之高,令人吃惊,1983年已发到900多期。“清污”期间,简报发了上百期“思想战线情况专辑”,李洪林、阮铭、郭罗基都是此时被点名,上了中宣部“百人以内黑名单”的。

书记处研究室理论组由林京耀编辑的《调查和研究》发至省部级,1980年12月刊登林京耀文章《认识新事物,创造新事物》,题目受到胡耀邦在黑龙江讲话的启发。朱佳木给邓力群写信告状:此文违反“四项基本原则”,邓力群下令将该期全部收回。林京耀也给邓力群写信,说“我的文章的‘错误’都是朱佳木读出来的。”朱佳木成为研究室公认的邓力群最疯狂的打手。

1981年8月朱佳木借助邓力群之力调到中共中央办公厅,分配给陈云当秘书。几年之后因为违反纪律,被陈云下令赶出。邓力群立即将他安排到天津港务局过渡。两年之后1987年又调回北京社科院研究生院。此后经过近十年在中央意识形态部门的过渡,2001年12月提拔他为社科院副院长兼当代中国研究所党组书记、所长。

深居北京地安门西大街旌勇里8号的当代中国研究所,绿色的中式大屋顶,富丽堂皇,即是垄断国史研究和出版的独立王国,也是教育、宣传国史的重镇,该所可以直接招收外国留学生博士生。它主办中国唯一国史学术期刊《当代中国史研究》和国家一级社团“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还担负联系与协调各地区、各部门的国史研究工作的责任。1990年该所成立时,邓力群的另一名亲信段若非还在该所创办了一份当当响的左派杂志《当代思潮》,99年因为猖狂反对江泽民的“七一讲话”“让资本家入党”,和另外几份左派杂志一起被封杀。不久当局就准许复刊,但是始终不见再次出笼,据说是因为宋平为他们筹集的钱,剩余部分被分光了。

Touristen vor einem Porträt von Deng Xiaoping

经济特区的邓小平巨幅画像

该所直到2011年5月12日,才变更了隶属关系,成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直接管理的研究所。据说这与“左王”邓力群失聪失明完全丧失思维能力有关,这位十三大被王震向邓小平举荐为总书记的人选,已经是久住北京医院北楼的植物人。2012年4月9日,在当代中国研究所全体干部职工大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任免决定:朱佳木不再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兼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职务。据知情人讲,朱佳木一而再争取退休前能够获得正部级升迁的努力,在社科院受阻后,到中央党校担任正部级副校长的努力也付诸东流。如果邓力群还能理事,结果当然会不同。

十八大前谁占了先机?

2月27日在《炎黄春秋》新春联谊会上,习近平的老乡,在红二代里被称为“中右”的马文瑞的女儿马晓力发言十分耐人寻味,她说:“我觉得对近平他们一代新的领导人,既抱有希望也不能抱有绝对的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我那天就说了,德平大哥呀,你有责任,你难道没责任吗?人家近平没找任何一个红二代,先找了你了(指2012年7月23日的见面),先找你和你谈什么意思?这不是很明白了吗!他那个南方讲话和前30年后30年,我们在座的公知们,拿笔杆子的人有没有责任?有些人给他做了工作,人家十八大前上了五、六个折子给他,让他警觉起来,让他讲话的时候要注意,包括“前30年后30年”,都是人家不断的去渗透,去影响,占了历史的先机,我们占了吗?我们没有占历史的先机,没有历史的主动性,那你就等着挨打,你就等着你失望。”

据悉,像参加《炎黄春秋》座谈会的胡德平、马晓力这样的红二代,属于极少数,超过不了10%。而90%的红二代,都是当今的深度毛粉。不但是毛泽东,也是薄熙来的拥趸。而胡德平三弟胡德华在《炎黄春秋》新春联谊会上赢得满场喝彩和掌声,讲的那个老四中精英饭局骂架的故事,正是红二代意识形态分裂的生动写照。

至于那位占了历史先机,十八大前不停给习近平上折子、去渗透,去影响的人物,正是邓力群最为器重的、如今官场不尽如意的朱佳木。

朱佳木也正是“两个30年”的始作俑者。

作者:高瑜

责编:达扬

作者简介: 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