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干达反腐记者状告政府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7.01.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乌干达反腐记者状告政府

乌干达的腐败现象泛滥成灾:警察明目张胆地索取贿赂,官员买豪车、住豪宅。记者塞克瓦(Edward Sekeywa)向腐败正式宣战。

(德国之声中文网)庭审只进行15分钟后就被宣布延期。原告塞克瓦(Edward Sekeywa)却可以保持耐心。他不会放弃。因为乌干达政府不愿提供一些理应公开的信息,这名该国最勇敢的记者将其告上法庭。塞克瓦怀疑国家公职人员大量购买土地所有权,因为在那些最新发现原油的地方,当采油公司在那里设立采油井架,这片土地的所有者将获得高额赔偿金。

有关部门却不愿向塞克瓦提供有关土地归属问题的信息。而根据法律,他们有义务公布这些信息。早在2002年,议会就通过了一项法律,规定国家公职人员必须公布他们及其近亲的财产关系,旨在打击腐败。塞克瓦的律师金马泽(Isaac Kimaze)解释说,这项法律规定是公众知情权的一部分。

金马泽继续说:"申请获取这些信息,塞克瓦其实只需填写一张表格。然而我们却没有这种表格。"该项法规出台已有11年之久,负责此事的乌干达道德与伦理部迄今为止都未能制定一份申请表格。

检察官却把责任推给了东非联盟,该联盟计划为这种案例设立特别法庭,但至今都没有付诸于行动。因此检察官就又将此案的受理时间推迟了两个月。

乌干达日益腐败

乌干达在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全球腐败指数"所调查的177个国家中排名140。这一东非国家每年的排名都有所下降,去年甚至滑落了十位。

腐败在乌干达如家常便饭。塞克瓦介绍,警察拦住司机张口要钱已司空见惯。百姓办事如登记汽车,必须行贿官员也近乎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他补充说,甚至国家预算巨额款项莫名消失,以及部长和法官等国家公职人员买豪宅、开豪车都已习以为常了。

Immobilien als Geldwäscheanlage für korrupte Beamte

公职人员为何可以住豪宅?

塞克瓦要向乌干达的腐败现象宣战。38岁的塞克瓦是一份调查性月刊的主编,工作中他经常碰壁。这些障碍是一种加大其获取信息难度的手段。

但塞克瓦不会因此而退缩。相反,他想从环境部门知道,在自然保护区建房是由谁批准的;他想知道,完工两周后就倒塌的桥梁是谁造的;他还想知道,为何农林部国务秘书有钱购买价值10万美元的奔驰车。

塞克瓦坦言,梳理所有这些信息的工作十分艰难,而且需要耐心和恒心。因为一起国家向皮包公司提供赔偿的丑闻,他想从负责地质鉴定和审阅过政府和一家水泥厂签订的合同的部门询问相关情况。

塞克瓦回忆说:"这个部门离这有40公里远。我去了5次。他们就让我等着,然后告诉我明天再来。后来他们又说,我不能看这些资料,因为我可能会顺手牵羊。再后来他们弄丢了我的申请,我又要再申请一次,"他补充说:"另外还要能够顶住压力,我曾被指责为反对派政治家。他们想迫使我放弃。但是我们的原则是永不放弃。"

迄今为止,塞克瓦一共提交了36份申请,没有一份得到答复。因此他要将所有相关政府部门告上法庭,共36个案件。他为此成立了一个非政府组织,一个国际基金会将资助其聘请律师。

老百姓是腐败官员的帮凶?

塞克瓦认为,腐败现象在乌干达如此猖獗,老百姓也有责任。他说,如果社会大众提出质疑、要求公开透明,这些腐败的官员则不会好过。但是据塞克瓦的观察和经历,乌干达人民不但一味纵容,有时甚至包庇他们。

Stau durch Schlaglöcher in Uganda

人们抱怨公路失修, 却纵容官员腐败

"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应该别去惹这些人才对," 塞克瓦继续说:"这些问我的人同时也抱怨,医院里没药、马路上有坑。但是他们却让我不要招惹这些应该负责的人。一名月薪大概1000欧左右的官员一个月可以盖4、5个百货公司,这怎么可能呢?他的钱从哪里来却无人问津。我们应该醒醒了!"

制造有法可依的假象

塞克瓦依照打击腐败的相关法律要求公开透明,但是这些法规仅迄今为止都未被付诸于实际。例如早在2005年就颁布的《信息自由法》,直到2011年才出台执行该法的具体规定。

塞克瓦解释说:"这些法规不是为我们乌干达人而制定,而是为了取悦西方的援助国,制造存在控制机构的假象。"政府因为制定了六项反腐败法规而沾沾自喜。"但是确实有依法办事吗?没有。现在我们乌干达人有了检验这些法律的机会。我在我的这个项目里就是在做这件事。我们给政府施压,使法律具有实效性。为什么(法规出台)11年后连一张申请表的都没有?目前这些法律仅是一纸空文。" 塞克瓦如是说。

塞克瓦的项目不无危险,因为他也调查许多部长及总统家人的财产关系。他已多次受到死亡威胁。他曾经给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Yoweri Museven)写过一封投诉信,穆塞韦尼邀请塞克瓦谈话,意在了解其项目。穆塞韦尼对其主意表示肯定和赞扬。自此以后,塞克瓦再也没收到过死亡威胁。

作者:Simone Schlindwein 编译:安静

责编:石涛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