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坎民主成为“两会”镜子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5.03.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乌坎民主成为“两会”镜子

国际媒体借全国“两会”之机聚焦乌坎民主。乌坎经验成为中国“自下而上”民主试验新的例证。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全国"两会"召开之际,被称为基层民主试验田的广东乌坎村再次成为媒体焦点。前任村支书私自卖给开发商的土地难以全部收回,村民酝酿再一次集体抗议行动,现任民主选举的村委会副主任力图劝阻。但是,村委会的工作困难无以缓解。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乌坎村委会副主任杨色茂近来一直在撰写一封致村民公开信,警告大家不要爆发新一轮暴力抗议。他担心新一轮抗议会给广东省委镇压的借口,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出动武力。

知情者说,杨色茂也担心新的抗议行动爆发之后,一年前和现任村委会主任林祖銮共同作为带头人抗议前任村官腐败的他将会无所适从。村民们对民主选举的新村委会的工作充满了抱怨,认为他们辜负了村民的重托,部分土地无法收回,收回的土地也没有收到预期的回报。杨色茂表示,很多村民"缺乏理智,他们没有正确分析局势,有些人甚至想要通过暴力来达到目标"。

据路透社报道,民主当选的村委会成员庄烈宏已于去年10月退出村委会。他对记者说,"我发现自己什么事都做不了。" 路透社报道认为,乌坎未能克服根深蒂固的腐败,显示以基层抗议来推动中国变化的巨大困难。在乌坎之上的,是一个庞大的地方、区域和国家级的党的控制和既得利益集团,以使习近平来推进改革,恐怕也无能为力。

新一届村委会兑现了对村民的部分承诺,修复了道路,并为单身母亲和老人设立了一个福利基金,并在村内张贴公布财务报表,就公共项目进行公开招标。但是,要收回所有土地,则面临上层并非民主机制的官僚体系。三名村委会成员告诉路透社记者说,人大代表李炳支从前任村支书手里购买了25亩土地,涉及到诸多官员、银行高管和其他官员,有强大的关系网,乌坎村委会难以收回。

媒体记者向更上一级的政府机构申请采访时,均石沉大海,也成为小范围的民主被大范围的专制裹胁的一个证据。

Villagers gather at a polling station set up in a school compound to cast ballots for an election to select village committees in Wukan village, Lufeng city, south China's Guangdong province, Saturday, March 3, 2012. The villagers who staged a rebellion against local officials they accused of stealing their farmland voted for new leaders Saturday in the much-watched poll reformers hope will set a standard for resolving the protracted disputes that beset China. (Foto:Vincent Yu/AP/dapd)

乌坎试验:小范围的民主被大范围的专制裹胁

"自下而上"民主失败的新例证

位于广东省的乌坎村于2011年9月开始爆发维权活动,抗议前任村委会主任长期专权,腐败丛生,村务不透明,私售土地。当年9月21日数千人聚集在陆丰市政府大楼及派出所抗议,成为延续长达半年的一场民主运动,并首次在中国暴力维稳系统中取得了胜利。2012年3月,乌坎村民一人一票选举出新的村委会,被认为是中国底层民众维权历史的里程碑。

上海东方卫视对乌坎民主进行了回访,发现新的村委会面对很多困难,一筹莫展。当初领导村民勇敢维权、被视为民主英雄的林祖銮,当选新的村委会主任一年之后,情绪沮丧,后悔当初卷入维权活动。该报道以"乌坎民主陷入困境"为题,以视频或文字形式在网络空间广为传播,很多网民认为这种现象证明了"民主不适合中国"。

《金融时报》引述评论者的话认为,相关新闻标题具有误导性。这不是民主的问题,而是民主不够的问题。"乌坎村委会之所以步履维艰,是因为它是在一套威权体制之中运行"。亲历乌坎民主现场的基层民主活动人士熊伟3月3日发表微博称:"杨色茂,挺住,你不能辞职,而是要带领乌坎村民代表向陆丰市政府请愿,抗议市政府的不作为。陆丰市政府,必须就乌坎村东海大道旁的土地问题,给乌坎村民一个说法。"

根据中共"十五大"报告提出"扩大基层民主,保证人民群众直接行使民主权利"的要求,从1998年开始,中国大陆学者和基层民主活动人士积极推动官方进行基层民主试验。先后在四川、山西、广东、河南等省的个别乡镇,分别尝试乡、镇政府或党委、人代会负责人直接选举。一些参与、观察和研究该项试验的政治学者均认为,这些改革推动了基层民主的进步,但是其意义远远低于预期。有人认为,乌坎民主虽然以抗争的方式获得,但是其自下而上的民主试验具有相同的命运。

一份由深圳大学黄卫平教授带头的研究小组在报告中对基层民主的后果进行评估时说,"开放党禁、实行民主政治后,原来长期垄断政权的政党可能早晚会面临下台的命运。这一结论不利于大陆高层决策者推进基层政权民主选举的决心,大大增强了他们的政治风险意识。这是目前乡镇长选举方式的改革能否进一步扩大和规范的主要心理障碍。"

作者:张平

责编:任琛